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调查与思考
发表时间: 2018-07-09来源: 《思想政治工作研究》杂志

  ——以山东省栖霞市为例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一个民族和地区古老的生命记忆和活态文化基因,体现着一个地区的智慧和文化蕴涵,对提升区域知名度,打造城市靓丽名片具有重要作用。山东省栖霞市是胶东农耕文化、道家养生文化等的重要发祥地,孕育了丰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为了解全市非遗传承发展情况,助力打造最具胶东风情的文化展示区、产业聚集区,近期,笔者深入到镇街区和有关部门开展了专题调研。

  一、栖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保护总体情况较好

  近年来,栖霞市相关部门严格按照“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传承发展”的工作方针,全力做好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保护和开发工作,一批珍贵、濒危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得到有效保护和传承发扬。

  1.基础扎实,非遗资源有效挖掘。自2006年起,栖霞市对境内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开展卓有成效的普查和保护工作,获取资源线索1100多条,筛选出保护项目862个,征集实物200多件,建设了栖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档案资料室和资源数据库,并在烟台市率先成立了剪纸协会、螳螂拳协会等一批非遗实业化发展协会,建成了栖霞市奇石博物馆等一批非遗民间博物馆。根据普查成果,第一时间开展非遗申报工作,目前共公布五批总计68个非遗项目,包括螳螂拳等国家级项目2项,丘处机传说、棒槌花边技艺等省级项目8项,栖霞泥塑、栖霞锔艺等烟台市级项目21项;命名了106名市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为非遗传承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2.合理施策,保护体系不断完善。专门成立非遗实业化发展工作领导小组,负责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统筹协调、咨询论证、评审申报和专业指导等工作,并制定出台了开发非遗产业、推进非遗项目实业化发展等一系列政策文件,对非遗产业的保护和发展起到了有力的支持和保障作用。同时,采取举办非遗项目培训、鼓励扶持非遗传承人收徒等多种方式,构建非遗传承体系,促进了非遗资源的继承和发扬。对濒临失传的非遗资源进行文字及数字化记录并整理存档,与专业公司合作,组织张福成等6位非遗传承人演唱了《劈老头》《吕洞宾戏牡丹》等14个经典曲目,拍摄了纪录片《砂大碗》等一批珍贵影像资料,为非遗传承留下了重要资料。

  3.推介有效,品牌影响明显提升。先后编辑出版《栖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资料汇编》《栖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精粹》等系列书籍,并通过在电视台开设“非遗讲座”专栏、面向群众开设非遗成果免费展览等方式,打造了一批非遗宣传阵地;定期组织参加非遗博览会、民博会、民间工艺大赛等展览比赛,引导非遗项目参与苹果艺术节、燕九节、烟台毓璜顶庙会等节会活动,邀请中央电视台《中国影像方志》栏目组来栖霞,就剪纸、花饽饽等优秀非遗项目进行了专题拍摄宣传,有力推动了栖霞市非遗项目走出栖霞、扩大影响。近年来,栖霞砂大碗、泥塑、面塑、剪纸等非遗手工艺品先后获得“泰山文艺奖”“金海棠奖”等多项省内外大奖,涌现出了“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栾淑娟、“民间手工艺大师”衣培娟、“齐鲁文化之星”陈玉录等一批省内外知名的非遗传承人,社会影响力得到不断提升。

  4.市场运作,产业体系初见雏形。按照在保护中开发、在开发中保护的原则,通过“手工作坊与工厂化生产相结合、培育创作人才与营销人才相结合、展现区域特色与时代风采相结合”的“三结合”实业发展模式,以市场化运营方式,将非物质文化遗产转化为地域特色明显、人文内涵深厚的文化产品和商品。经过努力,目前形成了以栖霞非遗产品创意研发中心为代表的产品研发平台,以金永服饰有限公司棒槌花边、牟氏庄园花饽饽等为代表的非遗生产企业平台,以栖霞非遗产品销售协会、太虚宫非遗产品展演销售中心等为代表的销售平台,全市非遗产业化发展体系初步形成。

  二、栖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问题和不足

  栖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取得了显著发展,但也存在一些问题和不足,需予以关注。

  1.保护机制还需完善。当前非遗保护工作存在重申请轻保护的倾向,部分传承人存在“小富即安”思想,认为只要加入了非遗名录就完成了保护和传承责任,或者仅仅把获取非遗资质作为荣耀,对自身传承的项目缺少后续的挖掘和发扬,非遗资源背后更加深刻的经济、社会和人文价值没有得到充分的激发。非遗传承与保护有较高的专业性要求,但当前栖霞市从事非遗保护的人员多由文化馆干部兼任,缺少专业人员的参与和指导,非遗学术研究缺乏有深度的成果,限制了非遗保护传承的深度和高度。

  2.非遗传承后继乏力。尽管栖霞市围绕“非遗”传承做了大量工作,但由于大部分非遗项目市场化水平较低,不能作为谋生获利手段,“学而无用”导致学习意愿不强,而部分市场效益好的非遗项目,则受学习周期长、培养难度大和传承人“艺不外传”等老旧思想影响,导致全市非遗保护整体面临传承人青黄不接的困境。目前全市非遗传承人中,60岁以上占40%,40-60岁占55%,40岁以下仅占5%,结构老龄化严重。同时,还有相当数量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尚未获得“非遗”资格,这部分资源的保护开发相对空白,甚至无人问津,后继无人现象更加突出,若不及时予以发掘保护,极易出现传承断绝,使非遗成为遗憾。

  3.产业实力有待提升。与栖霞市非遗资源底蕴相比,当前非遗产业化整体上存在数量不多、质量不高的问题,既缺乏在“阳春白雪”的高端领域崭露头角,也没有在“下里巴人”的大众领域占据优势。栖霞市多数非遗保护项目传承人以工作室、作坊、店铺为主要形式进行传承经营,人员少、资金少、平台小,极大地束缚了项目的传承发展空间,难以产生较大经济和社会效益,使生产性保护的目的难以实现,部分较好项目也存在竞争力不足的问题,比如棒槌花边、铜盆饽饽等,在胶东地区知名度较高、市场紧俏,但在胶东以外地区几乎无人知晓,与潍坊风筝、天津杨柳青木板年画、扬州油纸伞等非遗产品产业化水平差距较大,很难走出去形成竞争力。

  三、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发展工作的几点建议

  1.完善保护研究体系。在继续做好非遗申报工作的同时,着力构建更加完善的保护研究体系,确保非遗传承得到有效保护、非遗价值得到充分发挥。一是切实加强队伍建设,与学校、科研院所建立非遗培训基地,定向培育一批专业人才,并强化现有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人员培训,形成一支专业、专职的保护队伍。二是加强各级名录项目的挖掘保护,对已入选各级名录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进行分类指导,通过建立电子档案、在乡村文化场所展览等手段,使其进一步传承发扬,扩大知名度、影响力;对尚未获得“非遗”资质的项目尽快做好抢救性保护,保证相关项目技艺后继有人,附加的文化价值长久留存。三是加强非遗学术研究。加强与高校历史文化院系等合作,打造非遗学术研究平台,在抓好非遗传承保护的同时,做好非遗史料、理论等的整理研究,深入挖掘非遗资源背后的历史人文蕴含,最大化发挥非遗资源的社会效益。

  2.加强政策引导扶持。一是加强传承人帮扶。通过土地使用、税费等方面的优惠政策,支持传承人以师带徒,鼓励非遗项目产业化发展,促进非遗项目形成规模、形成影响;加大非遗项目、非遗传承人宣传打造,培育“文化名品、文化明星”,增强传承人对非遗事业的自我认同,增强社会对非遗产业和传承人的价值肯定。二是打牢传承基础。创新非遗传承保护手段,借鉴直播平台开展“非遗+直播”活动,通过新媒体、新平台,着力搭建年轻群体与非遗之间联系了解的桥梁;拓展非遗传承保护方式,通过开展“非遗进校园”、组织非遗成果展览等活动,讲好非遗故事、扩大非遗影响,形成更加浓厚的非遗保护传承氛围。三是建立多元保障。在用足用活专项政策资金的同时,通过政策引导,调动社会团体、企业和个人的积极性,多渠道筹集资金,吸纳民间资本投入“非遗”保护,形成非遗保护保障的社会合力。

  3.做大做强非遗产业。把文化优势转化为资本优势是技艺薪火相传的有效途径,引导部分非物质文化遗产合理市场化是实现永续传承的有益尝试。例如,安徽屯溪成立了屯溪老街保护利用聚集区,设立徽墨、歙砚、徽派石雕等专业生产展示销售区,实现了非遗产品、地方文化特色和地方旅游的有机衔接,具有很好的借鉴意义。栖霞市非遗产业已经实现了从无到有的突破,下步应在合理开发、做大做强上下功夫,深入挖掘栖霞市非遗的名人、名牌、名品效应,继续在“非遗+互联网”“非遗+旅游”“非遗+养生”等新兴业态上下功夫,进一步提升与各业态的契合度。同时,做好资源整合,避免各自为战,借鉴毓璜顶利用整合非遗资源将自身打造为“非遗载体”的成功经验,创新形式手段将自身和周边非遗资源有效捏合,形成“1+1>2”的效果,切实发挥出非遗的生机活力,转化为自身发展的内在动力。 (中共栖霞市委宣传部)

  

责任编辑: 杨 志
新时代加油干
文明影音
文明创建
先进典型
志愿服务
网络公益
文脉中华
书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