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影:为了山区的孩子 我志愿
发表时间:2011-12-20   来源:中国妇女报

  孙影,深圳关爱行动“募师支教”项目志愿者、“爱支教网”总监。从2006年8月起,放弃在深圳的稳定工作,多次赴贵州贫困山区支教助学,为改善当地学生的学习和生活条件多方奔走,5年来,累计参与募集善款370多万元,在贵州捐建和筹建希望小学9所,为400多名贫困生联络到了爱心资助。

  2011年2月,被深圳市委、市政府授予“文明使者”称号,荣获“全国道德模范”、“全国百名优秀志愿者”、“最美乡村教师”、“感动中国”2010年度人物正式候选人。

  11月30日,在北京召开的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上,孙影荣获“全国扶贫先进个人” 的称号。

  12月4日,孙影获颁深圳第三届“义工服务市长奖”。

  “荣誉,是对我过去成绩的肯定,它不光属于我,也属于深圳这座城市。”孙影微笑着说。

  然后,她马不停蹄地奔赴贵州,赶紧“为孩子们做事去了”。

  “面对孩子渴望、期待的眼神,我坚信自己一定会回来。”

  寻梦:远赴山区的“最美深圳女孩”

  今年8月,孙影第十一次背着行囊,沿着5年来走过的路赶赴贵州山区。

  孙影出生于吉林辽源煤矿,她从小的梦想是,像妈妈一样做一名教书育人的老师。

  2005年3月,25岁的孙影从长春理工大学毕业后,南下深圳进了一家高科技公司。本来无缘教书的她,偶然在报纸上看到深圳关爱行动“募师支教”的消息,立即兴奋地拨通了报名电话。

  2006年8月,最终从80多名报名者中胜出的孙影,怀揣寻梦的喜悦,放弃了稳定工作,跟随“募师支教”志愿者队伍,远赴贵州毕节大方县大水乡鞍山小学。

  大方县是国家级贫困县,自然条件恶劣;大水乡更是地处偏远山区,距离县城有3个多小时的车程,是全县最偏远、条件最差的乡。

  刚到学校的那天晚上,当地老师和学生都回家了,学校停电,伸手不见五指。躲在门窗残破的宿舍里,望着四周黑漆漆的大山,听着呼呼作响的风声、草丛里的虫叫声,孙影害怕得难以入睡。

  “那时候我天天哭,觉得自己怎么会到了这样的地方。”对于在城里长大的孙影来说,考验还远不止于此。学校离大水乡较远,每次采购物品要去10多公里外的沙厂乡。当地盛产的洋芋就成了孙影吃得最多的三餐。因为经常缺水,她要去很远的地方担水,每天只洗一次脸,更别提洗澡了。

  初到当地,她浑身过敏,村里没有诊所,只好向乡卫生院求助,乡村医生给她输上一瓶消炎抗过敏的点滴后,就匆匆离开了,半小时后她手背肿了一大块,可医生离这儿有十几里地,天黑了没法再赶过来。她拔掉针头,咬着牙用肿胀的左手给右手扎针,一针又一针,钻心的疼痛让她眼泪直流,感到自己特别无助。

  各种艰辛没有能难倒孙影,可孩子们艰苦求学的境遇却让她揪心。她教的二年级班,有一个成绩优异的女孩叫龙琴,两岁时母亲去世,家境贫寒,四姐妹中已有一个因贫辍学。

  放学后,孙影决定去家访。龙琴家在偏远的深山里,要穿过一条长长的峡谷,翻越深山老林,本地人也要三五成群、结伴壮胆才敢走。

  “就像电影里看到的原始森林一样,两旁是茂密的灌木丛,穿行在高山岩石中间的乱石小路上,不时得猫腰从石头上跳过,而石头上满是青苔,一不小心就会滑倒。”孙影至今仍清楚记得当时得情景。

  就这样,走了一个多小时总算到了龙琴家。

  从此,孙影经常辅导龙琴姐妹的学习。中午还让龙琴到宿舍做作业,给她做午饭吃。如今,龙琴已念初中一年级,成绩名列前茅。

  山里孩子学习基础差,有的连读几个一年级,有的考试只有二三十分,10岁的樊迪不会写自己名字,孙影在他的作业本上工整地写上“樊迪”两个字,一遍遍地手把手教他,让他照着抄写,并鼓励、表扬他,让他学会写字。

  女孩陈丽爸妈都在外面打工,她跟着外婆生活,一天到晚头发都是乱蓬蓬的。孙影经常将陈丽叫到宿舍,给她梳头发,扎辫子。

  她任班主任的二年级有27名学生,由于当地长期用贵州方言讲课,他们不会讲也听不懂普通话,为了纠正学生们错误的拼读习惯,她向学校领导申请,将每周19节课加到23节,不厌其烦地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地教,一遍一遍地讲,直到同学们都掌握了拼音读法。

  ……

  一学期的支教生活结束了,当初同行的10多名志愿者也都离开了贵州,可孙影却选择留下来。

  “那一双双渴望、期待的眼神,看着让人心疼不已。”孙影暗下决心,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一定要帮帮这些孩子!

  2007年3月,经过短暂休假后,孙影再次告别父母亲朋,回到令她魂牵梦绕的大水乡。

  “有了这些好心人的帮助,我更有勇气和毅力把事情做下去。”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姚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