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基层·探访熟悉的陌生人:我来诊疗你心灵
发表时间:2011-10-14   来源:人民日报

田松(右)老师在指导患者进行艺术行为治疗。记者 姜峰摄

  10月13日,“深呼吸,俯身,抬头,伸左手,再伸右手……”伴随着轻快的民族音乐,舞蹈室里田松老师在前面示范,后面几名“学生”一板一眼地跟节奏做着动作——这不是舞蹈班学员的训练现场,而是我们在北京回龙观医院精神病患艺术行为治疗中心看到的一幕。

  “我是心理医生,能解决你的问题,你有什么话请放心跟我说。”走进回龙观医院门诊7号房,崔勇正在对从外地赶来就医的患者进行心理疏导。作为这所公立精神卫生专科医院的主任医师,崔大夫已经从事这项工作22年了。

  精神病科医生和别的医生有什么不同?崔勇举了一个例子,别的医生可能会问:“有什么病?怎么病了?”作为精神科医生,这么问绝对是大忌!而应当和声细语地问:“怎么了?哪儿不舒服?”一上午时间,崔勇只接诊了3名病人,每位诊断时间在40分钟以上,“首诊时间比较长是我们的工作特性决定的,精神病科的医生不仅要懂医学,还要懂心理学、社会学,让真正有病的人得到治疗,对他们的精神进行干预,恢复一个人的社会功能和家庭功能。”

  一个合格精神病科医生还应该有法律头脑。崔勇解释,这是为了防止有些人因为财产分割、法律纠纷等原因,试图以诊断精神疾病为由造成某种结果。

  结束早上的问诊,崔勇带我们来到医院11病区,这里有几十名患者正在接受住院治疗,各种关于精神疾病的介绍牌挂满了病房走廊。“记得以前都不好意思告诉别人我是精神科大夫,只好说自己是‘神经科’的。”崔勇坦言,近年来社会对精神疾病及患者已经越来越宽容,但是仍然了解得不够。他告诉我们,其实精神疾病并不仅仅是人们通常认为的痴傻、疯癫,国际上对精神疾病的分类有三四百种,目前回龙观医院就有精神分裂症、情感障碍、酒精依赖、睡眠障碍等10余个诊疗项目及科室。“我治疗过一名严重酒精依赖患者,30岁出头的年轻人看上去像60岁的老人,由于长期过度饮酒造成了人格改变、智能改变、幻觉、抑郁等精神病症状。”

  在11病区,我们见到了一名“80后”住院医师。2006年来到这里工作的张洁,每天负责配合主任医师观察患者病情、记录病程。大学读的是临床医学专业,“由于不是读的精神病科,初来乍到的时候有过担心,进病房时看到他们的眼神、表情就害怕,担心患者‘冲动’和‘攻击’,但现在不会害怕了,我能理解患者。”张洁笑着说。张洁现在看护着22名住院病人,年龄最小的21岁,最大的73岁,全部是男性患者,“女医生跟男病人交流起来更好。”当然,她也遭遇过病人的“钟情妄想”,一位近60岁的患者,认为张洁和两位护士都喜欢他,想和她们发生肢体接触。她们及时采取了防范措施。

  与其它综合性医院不同的是,我们在病区见到了许多男护士穿梭于各个病房之间。“这里男女护士比例是3∶2吧,比其他医院要高得多。”身材魁梧的男护士李建宾对我们说,看护精神疾病患者确实有一定风险,被患者骂、被家属投诉是常事,有时患者突然冲动起来还会动手。

  李建宾19岁护校毕业后当护士。一次,一位住院病人突然“冲动”,一脚猛踹向他的脸,造成鼻梁软组织受伤。7年护士工作下来,李建宾身上留下不少伤痕。由于病人的特殊性,护理人员还要为患者洗脸、洗澡、换衣服、盛饭等,照顾他们的饮食起居。

  为了使治疗更加完整、系统,减少患者家人负担、社会负担,回龙观医院在病人康复治疗方面进行了许多探索。跟随崔勇来到艺术行为治疗中心,我们陆续看到了音乐、书画、舞蹈、戏剧、计算机、手工等9个特色治疗室中治疗师的工作场景。在50多平方米的陶艺治疗室里,李国忠大夫站在4台拉胚机前,给我们展示了由患者亲手制作的泥塑作品,“制作陶艺的过程,有助于帮助患者集中注意力,规范他们的认知活动和意志行为活动。”为了治疗患者,李国忠自学了制陶手艺,这种“陶艺治疗法”他已经实践了12年。

  出于帮助患者适应社会的考虑,崔勇自己设计了家居操作治疗室、社交技能训练室等治疗场所,看着患者操作厨具包饺子、煮饺子,他开心地笑了。作为精神科医护人员,工作收入往往只有同等医院、同级医生的1/3或1/2,“不可否认周围人有挺多的误解,但我还是会坚持下去。”张洁告诉我们她正准备攻读精神疾病治疗方向的学位。

  “很多患者有着长期病史却迟迟没有就医。其实不少精神分裂症患者如果及时治疗是不会耽误正常工作和生活的。”崔勇希望社会公众能够进一步提高对精神疾病的正确认识,“正视精神疾病及患者也是社会的一种进步。我觉得我的工作挺神圣的。”

  链接

  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精神卫生中心统计,我国15岁及以上成年人精神疾病患病率约为17%,其中抑郁症约为5%,焦虑症约5%,药物、酒精等物质依赖症约5%,重度精神疾病患病率为1%。我国重性精神疾病患者约1600万人,并有逐年增多的趋势。与此不相适应的是,目前全国注册精神科医师不足2万人。每10万人仅有精神科医师1.46名,只有国际标准的1/4。北京市精神疾病科医护人员和病床数在全国比例最高,医生也只有不到1000名,护士不到2000名。(姜峰  孔祥武 记者 王君平整理)

责任编辑:王跃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