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日报林火灿:“记得带着媳妇来咱们家转转”
发表时间:2011-08-08   来源:中国记协网

  8月4日,根据新闻战线“三项学习教育”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的安排,我们来到了延安市吴起县,开始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的体验之旅。

吴起县白豹镇王湾村村民郭对芳正在教经济日报记者林火灿用藤条编织篮子 朱东摄

  我们第九小组的目的地是位于吴起县白豹镇东北部的王湾村。根据王湾村提供的材料,王湾村坐落于洛河岸上,全村耕地面积1500多亩,2010年全村人均纯收入6820元。

  到达王湾村以后,小组全体成员在王湾村的村口碰头。村干部向我们通报了小组划分的名单。根据安排,我们小组十位成员和一位联络员共十一个人被分到了四户人家。其中我和联络员朱东老师、组长李飞一同被分到村民郭对芳家。

  (一)

  郭大叔家是王湾村共169户人家中的一个普通家庭。

  在开碰头会的时候,我们知道,在我们还没有到达王湾村的时候,郭大叔已经在村口等着我们了。碰头会结束以后,我们跟着郭大叔回家了。

  郭大叔的家离村口有三里多地。我们从穿村而过的省道拐进了一条刚修成不久的柏油路。这条马路不宽,路的两边是规模统一、风格一致的蔬菜大棚。很快,我们就来到了洛河边上,郭大叔的家就在洛河对岸。走过一座几年前修建起来的小桥,一座富有特色的裸露着红石的大山扑面而来。山脚下是一条坑坑洼洼的土路,郭大叔说,这条路是他当年与另外三个村民花了三个月的时间修建起来。我们沿着这条土路往北行进,上了一个小坡,就到郭大叔的家。

  郭大叔的房子是一座上个世纪80年代盖起来的传统陕北窑洞建筑,共有四孔窑洞。在新农村建设中,郭大叔又把庭院和大门整修了一番,还另外盖了两间小平房,所以房子看起来很新。我在后来的聊天中得知,当年,盖这样一座四个孔的窑洞大概要花三千多块钱,而现在,光盖一孔窑洞就要花一万多块钱。

  郭大叔带着我们参观了这四孔窑洞。在这四孔窑洞中,有三孔窑洞都建了土炕,只有一孔窑洞因为是他大儿子娶媳妇时用的新房,“年轻人喜欢时髦,没有修炕,而是放了张双人床”。

  好客而朴实的郭大叔告诉我们,因为担心我们睡不惯炕,而且烧炕的窑洞一到下午就会有一股浓浓的木炭味,所以他跟大儿子商量了一下,决定把这孔有双人床和软沙发的窑洞腾出来给我们住。

  不过,我们还是委婉拒绝郭大叔的好意,决定体验一把“炕上生活”。

  (二)

  白豹镇缺水,王湾村更是如此。

  郭大叔告诉我们,水资源匮乏是家里日常生活的大麻烦。当年,家里的这四口窑洞盖好以后,郭大叔就在院子里挖了一口井。由于当时经济困难,家里根本花不起钱雇人打井,打井的事情就全部落在郭大叔一人身上。

  这位个头不高的陕北汉子,花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硬是克服了地下层层岩石的困难,凿出了一口八米多深的井。这口井,也成了郭大叔家全部生活用水的来源。

  “这口井的淡水出水量很小,门口的洛河水由于没有净化,无法作为日常饮用水。我也曾尝试多挖两口井,但挖出来的都是咸水,根本没法用。”郭大叔说,经过两次失败的尝试之后,他彻底打消通过打井找水的念头。

  现在,每天早上起床以后,郭大叔和爱人宗世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用抽水泵把井里的水抽上来,用小水桶装着提到厨房的水缸里,以作日常饮食之用。这一次抽完,井里得到第二天早上才会有水。一到干旱的年份,这口水井一天的出水量只够装几个小桶,而且得隔两三天才能再抽出水来。

  让我特别感动的是,尽管水如此珍贵,但郭大叔还是每天都给我们腾出一桶水,让我们刷牙、洗脸、洗脚。每次看到我们从地里回来的时候混身大汗淋漓时,他总会向我们表达了“没法给我们提供洗澡水”的愧疚。郭大叔的自责,让我感到无所适从和深深的愧疚。

  在郭大叔家住的这三天里,我深刻体会到了水资源的珍贵和节约用水的重要性,也更懂得了节约用水。比如,用小口杯接水刷牙,把洗脸水腾到洗脚盆里,再稍微添点热水泡脚,等等。

1,2
责任编辑:王跃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