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中国青年报庆鸿:窑洞外面的世界
发表时间:2011-08-07   来源:中国记协网

  离开:“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今年21岁的蔺凤凤,已经数不清是第多少次要启程离开家门口这片青绿的玉米地,和黄土墙头细细的紫色苜蓿花。

  她的家是一片陕北黄土地,延安市吴起县新寨乡齐湾子村。

  算起来,她用了十年时间,慢慢地远离家乡的。齐湾子村的“80后”、“90后”儿女们,离开的路总是相仿。

  在吴起县第一中学念初中,蔺凤凤开始每周回一次家。高中她进了县里前100名的“实验班”,到延安南边的洛川上学,一个学期才回家一次。

  15岁的圆脸小姑娘慢慢习惯了一个人的旅程:从村里到县里搭路过的运输车5元钱,县里坐3小时的长途车到延安,然后从延安北站到延安南站,再坐3小时的大巴或者火车到洛川。

  现在要升上重庆医科大学大四的她,是自己报的志愿。父母只是在高考前来了洛川,在高考的两天间租了个小房子,陪在她身边。高考那年是汶川大地震发生,所以身边好多人猜测“地震了,四川学校报考的人会少一些,录取会容易一些”,也有同学热血沸腾说要“一起到灾区去”。没想到大家都不谋而合,结果录取分数线反而比往年高了几分。

  “除了分数考虑,我没有太向往想去大城市,也怕一下子到东南沿海那么远,气候吃住都不适应,重庆就各方面比较喜欢。强项是生物,也觉得有意思,所以就想学医,没有太多想将来就业前途什么的。”

  第一次去大学报到,是父亲带着她一起出门。“室友都是重庆、四川女孩子,我也比较内向,的确感到别人比自己会打扮。而现在最大的娱乐就是乘车到重庆市区,逛逛街买东西。一般一天下来,能把重庆的大地图一圈走完了。”

  学校有英语戏剧节,大一的时候不懂,就是谁叫就给帮把手,大二的时候做了后勤。大二时她转到了现在的医学英语专业,现在准备在考研,桌上的默写英语单词表还刚写到字母A开头的。

  这个电脑桌面是张国荣的女孩,经常上人人网等虚拟社区网站,也常上网看视频。但回到家里,电话线还是去年刚接通,网线更是还没走进这个农村家庭,她也不能教父母上网。

  网络依然在山外,而有的事情却已经沧海桑田。蔺凤凤上小学时,村里的小学还有100多个同学。而今,随着在本地上学的孩子慢慢不多,村小学已经解散,孩子们要走路去县里上小学了。

  她的弟弟蔺福是1992年生人,不久前刚走出高考考场的大门。他考了339分,超出大专分数线59分。

  第一志愿填了杨凌职业技术学院,他选的第一志愿专业水利水电建筑工程专业,是该校的重点专业,而另一个园艺技术专业,则是父母比较希望的。而他小声说,他最想去的是第四志愿,陕西警官学院。

  那为什么不把这个志愿填靠前点?

  “老师说不好就业。就是对警察的向往,碰一下运气,也不一定实现。”他挠挠头,不好意思地回答。

  高考考完,他跑到离家11公里的乡上“物资交流会”(一年一两次的大型集市,有卖牲口、搭台唱戏、杂耍等活动。——记者注)去做执勤员。他和另一个大男孩住在和家里差不多的宿舍,7点起床,7点半就开市,戴上执勤员的牌子,一直转到晚上11点多。

  这是他第一次赚到完全属于自己的钱。“8天,800块钱,现金啊。”他笑着说,“那几天是真晒啊。”

  封闭式学校,从高一开始就是早上5、6点起床,晚上上自习到10点半。只有下午1个多小时的空闲时间,一般没太多娱乐。学校电脑课一周才一节,一共40分钟,玩电脑也就是开QQ聊天。“看到同学打游戏,一打一晚上,他看得懂,但是不太想玩。”蔺福说。

  “他骗你,他有好多朋友,比我玩得多。”姐姐蔺凤凤笑着说。

  蔺福的几个同学都报考了西安的学校,还有一个好朋友填了和他一样的第一志愿。这个清秀的男孩承认:“将来我不想回来。年轻时候还是应该在外面。”

1,2,3
责任编辑:王跃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