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乡镇卫生院长眼中的基层医改新变化
发表时间:2012-06-25   来源:新华社

  新华社合肥6月25日电(记者 宋斌 姜刚) “群众看病方便了,医药价格便宜了。药商不来医院了,医生安心看病了。就诊人数增加了,服务意识增强了。”谈及近年来基层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带来的新变化,安徽省定远县张桥中心卫生院院长杨栋林如数家珍。

  同时,他对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弱、医生积极性有待提高、村医面临断档等问题也不回避。“我们希望继续不断深化、完善基层医改,进一步巩固医改成果,更好地服务人民群众。”杨栋林对记者说。

  夏收时节,张桥中心卫生院的门诊室里熙熙攘攘,挤满了前来拿药、挂水的病人,因农忙住院病人并不多,杨栋林正在二楼病房查房,其他医务人员也都在紧张忙碌着。

  2010年9月,安徽省在全省推行了以药品零差率销售为突破口的基层医药卫生体制综合改革。杨栋林说,医改给这个服务人口达20万人的卫生院带来了“三增”变化,即门诊人次增长逾60%,出院人次增长1倍以上,医院总收入增长近1倍。

  实行药品零差率销售后,老百姓看病贵得到缓解。“药品便宜了,门诊次均费用从医改前的87.2元降至52.6元。”杨栋林说,前段时间,一位五保户老人患慢性支气管炎住了10天院,共花费2000元,因享受新农合报销和免门槛费政策,个人只掏了180元。

  药商不见了,医生安心多了。杨栋林告诉记者,医改前药商天天到医院卖药,甚至比医生工作还积极,医生收受回扣、拿提成和商业贿赂成为潜规则。“现在药品直接从网上采购,杜绝了药商卖药环节,医生可以安心看病了,我的工作也轻松多了。”

  服务意识增强了,医生进村入户多了。张桥中心卫生院创建驻点医生包保制度,选派8位临床一线医生,与防保站、村医共同组成医疗专业服务队,给农民提供防疫登记、健康教育,以及听心肺、测血压等。从医30年的张传华目前是2个村的驻点医生。“以前我基本没下过村,现在只要有空我就下去,这样既能给患者诊断病情,也拉近了与老百姓的关系。”

  医改给老百姓带来了实惠,但服务能力弱制约了基层医疗机构的发展。“虽然我院硬件设备还可以,但技术力量较薄弱,全院53名职工中没有一个副高及以上职称,而且,这几年每年都有3-4名业务骨干‘流出’。”杨栋林说,这越来越不适应医院快速发展的业务需求。如果不加强技术力量,患者就会舍近求远到市县大医院,势必会增加他们的负担。

  杨栋林觉得职工积极性尚待提高。他说,虽然医改后落实了绩效工资,但每位职工的收入差距并不大,干好干坏体现得不明显。现在医院每年只评选出2名首席医师和3名服务标兵,每月分别补助1000元和200元,除此再无其他奖励,“我们想抓好业务,却苦于没有得力的抓手,希望上级部门能根据医院收入情况,适当返还部分利润,用来奖励业绩突出的医务人员,充分调动全体职工的积极性。”

  乡村医务人员难以流动,村卫生室人员断档,制约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网底”功能的发挥。“全镇54名村医中,40岁以上的占8成以上,后继乏人趋势逐步显现。”杨栋林说,希望国家能出台推进医疗卫生服务乡村一体化的具体政策,进一步明确村医定位,或将其纳入乡镇卫生院编制,促进乡村医务人员之间的“合理流动”,更好地为老百姓服务。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白 羽
分享到: 
4.55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