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动态 重点工作 文明委成员单位资讯 思想理论 法规政策 先进典型 文明创建 文明实践 文明培育 文明影音 文明之光 文明矩阵
黄海波:“余味”无穷
发表时间:2011-03-11   来源:光明日报
     
 
  图为黄海波和他出演的部分影视剧照  

  一个角色,可以成就一个明星。比如,“余味”成就了黄海波。 

  2010年,电视剧《媳妇的美好时代》火了,剧中的男主角“余味”也迎来了他的美好时代——2011年2月2日,大年除夕央视春晚上,更多的观众通过小品 《美好时代》,认识了这个性格憨直却不乏智慧的男主人公“余味”。 

  一个成功的演员,仅靠一个角色远远不够。在成为“余味”前,黄海波就已经是《新上海滩》中的丁力、《激情燃烧的岁月》中的石林、《光荣岁月》中的邹大伦、《笑着活下去》中的杨文榜,“黄海波是好演员”的口碑也由此一点点立了起来。 

  眼下,他主演的新剧 《永不磨灭的番号》即将开播;而他的下一个角色将会在张艺谋执导的电影《金陵十三钗》中出现。 

  十年“出头”,被泼冷水 

  在黄海波演艺事业的 “春天”到来之前,他奋斗了已有十年。 

  尽管少年时代频频触电,又是北影科班出身,但黄海波也有一段鲜为人知的艰辛岁月。 “刚毕业那会儿,有一部电影来选男主角。那部电影一共96场戏,男一号的戏份是80场。有半个月,我天天去,几乎试遍了所有的戏份,心想这角色肯定是我的。片方让我回去等消息,但一等就是一个月。后来等不下去了,一打听,人家都已经开拍了。 ” 

  这一个多月的等待以及希望的落空,成了黄海波后来勉励自己的精神财富。 “回头望,觉得这些挫折都是宝贵的财富。那时候我天天激励自己说,葛优帅吗?王志文帅吗?人家都出来了。只有这样想,我才有勇气继续奋斗。 ”他坦言,自己并非是形象上占优势的演员,就只能严格要求自己必须努力。 “我和海清(《媳妇的美好时代》女主角)都属于努力型,熬了十年才有今天。人家一部戏就能取得的成绩,我们可能需要10部戏的时间。” 

  功夫不负有心人。如今黄海波也算熬出了头,但依然保持着谦逊和努力。 “在我身处逆境的时候,爸妈总是给我鼓励;而在我身处顺境的时候,爸爸又总给我泼冷水。他提醒我说话不要大声,对别人要客气,不要以为观众喜欢你,你就牛到不行了。 ” 

  其实,在《新上海滩》小获成功后,父亲就常给黄海波泼冷水了。比如今年参加春节晚会,“排练时太累,演完后我就病倒了,第二天还在家里躺着呢,爸爸就来找我谈心了,一谈就是四五个小时。他跟我说,现在你事业的小船算是正式起航了,以后要努力,要时刻保持清醒,对人对事要宽容”。难怪,说起他和海清出演的小品《美好时代》获得“我最喜爱的春晚节目”二等奖时,他开玩笑道:“不要表扬我在春晚的小品演得好,只是相对于别人‘骂声少’而已,否则过于骄傲可是要挨我爸批评的。 ” 

  本色“余味”,略有不同 

  因为出演“余味”,黄海波有了一个新称号:“经济适用男”。对此,他笑言:“我怎么也得比经济适用男高一个等次,算是经济商品男吧。 ” 

  《媳妇的美好时代》里,黄海波饰演的“经济适用男”余味上得厅堂下得厨房,长相普通但内心善良,成了当下女青年择偶的首选。私底下,黄海波爱烧菜,会织毛衣,向往小两口共同操持家务的温馨生活。黄海波曾不止一次表示,演余味就是在演自己,生活中的自己和余味的相似度达85%。懂礼貌,不遭老人烦。小区里遇到哪家老人提不动东西,谁要搭把手帮忙,他绝对义不容辞,从不怕暴露“明星身份”。 

  他来上海参加东方卫视大型慈善综艺节目《闪电星感动》,为云南省红河州百福小学的孩子们筹集6万元爱心善款,用以改造拥挤简陋的宿舍。节目录制现场,上海的阿姨妈妈作为“余味”的铁杆粉丝,对黄海波显现了十分的热情,有些换物团中的阿姨甚至借机推销起了自己的女儿,夸“余味”是心目中的完美女婿,弄得黄海波有些尴尬。 

  《媳妇的美好时代》中,“余味”和“媳妇”海清是因为相亲走到一起的。拍完这部戏后,黄海波的相亲经历也骤然多了起来,“都是老妈给安排的。第一次安排时,我觉得太可笑了”。他指指自己,“我这样的需要相亲吗?但是老妈的话,还是要听”。与“余味”不同的是,黄海波不怎么喜欢母亲张罗的相亲活动。 “2007到2008年是相亲活动最频繁的时期,其实觉得这种活动挺可笑的,尤其每次来的对象都是我的影迷,妈妈还硬是要我留对方号码。 ” 

  有次黄海波跟一个军队女孩相亲,对方穿着一身军服来见面,还带来了包括队长在内的6个队友。黄海波请7个女孩一起吃饭,饭桌上好似影迷见面会般热闹,一个个都争着跟黄海波合影拍照,“气氛热烈,可惜毫无感觉”。更有甚者,见到黄海波这位明星就哆嗦,说不出话直冒汗。黄海波只好先点菜,说话尽量放低音量,让对方松弛。 

  虽然没能遇到有缘牵手的人,但是黄海波倒是遇到了不少影迷,“结果相亲就变成了合影、签名。每次老妈还要嘱咐我,记得把女生的电话留下来,这是礼貌”。 

  看着“媳妇”海清步入婚姻殿堂,黄海波是否会羡慕? “找是肯定得找,反正不违反人类生存发展规律,如果同在圈子里的可能会更好。 ”他说:“还是要随缘,有些事情也是急不来的。结婚也不是立马的事情,得花时间。” 

  不惧定型,渴望变化 

  对于自己被业界列为同孙红雷、吴秀波等齐名的“师奶杀手”,黄海波淡然回应:“这是角色的魅力,我还是像以前一样说人话、说实话。” 

  说起来,黄海波已经算是“老”演员了。小时候,父母希望黄海波去学画画,但他偏偏喜欢上了表演。在北影厂办的少年表演训练班中,他被第六代导演张元相中,参演了电影《妈妈》。 

  那一年,他12岁,首次触电也由此激发了埋在心里的表演欲望。 19岁那年,黄海波以优异成绩考入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本科班。他的同班同学中,就有在《媳妇的美好时代》里一起合作的海清。 

  他不是对着剧本依葫芦画瓢的那类演员。在拍摄《媳妇的美好时代》时,他经常即兴加台词,“基本上把我的那些经历都加进去了,像‘你是奴隶主,我是奴隶’‘我永远是你的钱包’等等,这些都是我曾经用来哄女孩的话”。 

  在黄海波看来,第一部真正的影视作品应该是十年前的《高原如梦》,影片讲述川藏兵站汽车连的故事,他在片中扮演一个新兵战士。之后,他演了一系列军人形象,如《激情燃烧的岁月》《惊涛骇浪》等。而他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的经历无疑为这些角色的塑造积累了经验。 “我没有当过一天的兵,但找我演的角色很多都是军人,尤其是在《激情燃烧的岁月》之后,我也一度担心自己被定型。 ” 

  好在,这个担忧在碰到“余味”后消除了。“这是我从电影学院毕业8年以来,碰到的最适合、最接近自己的角色。我希望能塑造出更多让人快乐的角色。 ” 

  这一次,即便自己被打上了深深的“余味”烙印,黄海波不再担心会从此被定型。 “定不了型。我主演的新剧《永不磨灭的番号》即将开播,剧中我演的‘李大本事’,跟以往所有的角色都不同。如果说‘余味’是在摆平一群女人们的关系,那么‘李大本事’就是在摆平一群大老爷们的关系。 ”他主演的另一部电视剧《将军》也将上档,“形象也与以往有很大不同。我挑选剧本看角色,不是坚持不重复,但是总要有点变化的感觉。不能等到观众看腻味了我的形象才变,那样就晚了”。 

  2011年,黄海波的工作日程已经全部排满。 “真的很感谢《媳妇的美好时代》,在余味之后,找我的好戏越来越多了。 ” (李君娜 )

责任编辑:逯 江南
分享到: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