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汉》收录字母词引专家争议
发表时间:2012-08-29   来源:光明日报

  近日据多家媒体报道,百余位学者联名举报称商务印书馆今年出版的第6版《现代汉语词典》收录239个西文字母开头的词语违犯了《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等法规。8月29日,来自在京高校、研究机构、出版社的语言文字领域专家,就《现汉》收录字母词问题,发表了各自的看法。

  长期以来,学界、社会对字母词的使用一直存在不同看法。曾经就字母词使用做过调研的中国传媒大学教授侯敏认为,语言工作者首先要尊重语言事实,要遵循语言的发展规律。一些字母词已经是汉语语言表达的一部分,比如到医院去看病,不用CT用什么词呢?语言是一个工具,没有其他更好的表达方式的时候,这些词必须得用。《现汉》把人们使用的字母词总结、记录下来,是尊重语言生活、语言事实的一种表现。

  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研究员厉兵指出,媒体一定要宣传科学的规范观。近10年,社会上围绕《新华字典》和《现汉》有过几次大的争论,问题几乎都出在规范观上。此次字母词的争论,依然是规范观的问题。现在,规范的概念弄得很混乱,在这种情况下,媒体坚持宣传科学的规范观尤其重要。

  暨南大学华文学院院长郭熙指出,字母词的使用是语言接触中的自然现象,只要语言有接触,就有语言的互相借用,语言的纯洁是站不住的,纯洁的语言只能是死的语言,活的语言一定要吸收新的东西,这就是语言的来来往往。词典收字母词不等于词典在滥用字母词,它只是为语言现象做一个记录。字母词是外来词还是汉语词?郭熙认为,字母词一开始可能是照搬,时间长了就会进一步调整,比如开始用email,后来用汉字“伊妹儿”,现在都用“电邮”了。

  北京语言大学教授施春宏认为,准确评价一种语言现象,不能空谈这个现象好还是坏,应该分析这种语言现象是不是能够及时、有效地满足当下交际的需要。语言是为交际服务的,交际价值是评价语言的一个基本标准。如果把交际价值作为最重要的评价标准,我们对一些特殊现象的认识就可能更加到位一点——没有超时空的那种纯洁和健康。

  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副主任刘青介绍说,科技领域遇到字母词问题比较多,禁绝是很难做到的。总的方针是,反对滥用,但是要完全没有也是一厢情愿。大概统计,科技领域常用的字母词大概有3000条,有的没有中文词,有的已经译成了中文词,但是实际应用时也标注了字母词原文。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副所长刘丹青指出,除了规范的功能,《现汉》还有描写、记录语言生活基本状况的功能,这个功能非常重要、不可或缺。“在中国近百年的语言生活巨大演变发展过程中,字母词的使用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中国人语言生活中每天都不能离开的一个语言事实。”有一种说法认为应该在英语词典中查找这些字母词,但是《现汉》收入的不是英语的或者别的语言里面的缩略词语,收入的是已经活在汉语环境中的字母词,已经出现在中国人交际中的字母词。而且在《现汉》中,字母词只占了0.3%左右,是一个非常小的比例。这样的选择,体现了《现汉》在描写、记录之外的规范功能,体现的是不滥用字母词的导向。不少字母词条目里实际已有了汉字条目,在注解中,引导人们去使用汉字中文的条目,所以不能把这样的责任推给英文词典。《现汉》只是选择了在中国人的中文汉语交往、交流中需要用到的那些字母词,这个功能只能由中文词典来承担。对字母词的收入,就是在语言生活快速发展的背景下,在研究基础上作出的选择。

  《现汉》第六版主持人、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江蓝生认为,字母词是时代的产物,其产生具有必然性和合理性。我们国家产生字母词最早是在20世纪初,字母词进入词典最早是1903年,只收了一条“X光”,其后又有多部词典收入了字母词。《现汉》是把字母词放在汉语词的后面,作为一种特殊词类处理的,其地位跟汉语词是不同的。有些字母词应该进行规范的,不能滥用;有些字母词大家都不待见,必然被淘汰。汉语不会因为字母词的产生而灭亡,举报《现汉》的核心是说它违犯了《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第十一条规定:“汉语文出版物中需要使用外国语言文字的,应当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作必要的注释。”这表明《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没有禁止使用西文字母词,指出需要使用时,要用通用语言文字作必要的注释。《现汉》给字母词用规范的语言文字作了注释,做的就是这个工作。她表示,讨论把字母词使用问题的认识向前推进了一步,不仅对《现汉》的定位、科学编撰具有借鉴意义,对整个社会语言文字的使用也会有很好的推动作用。(记者 庄建 杜羽)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桑小婷
分享到: 
4.55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