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俗文艺更需要原创追求
发表时间:2016-12-17   来源:光明日报

  2016年即将过去,作为一名观众和研究者,回顾这一年的电视剧,欣有所得,也若有所失。

  得之所在,是这一年里,电视剧《三八线》为我国军旅剧创作开辟了新题材,《人民检察官》以新的内容接续了久已不见的反腐题材创作。在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主题展播中,《绝命后卫师》的价值不仅在于它以红军巨大的牺牲来展现征途中信仰的力量,而且在于它在当前“上下交征利”的社会心态中,树立起铁肩担道义的精神光芒。《安居》所讲述的故事中,各怀心事的五个动迁组成员,在改造棚户区的过程中实现了各自心灵的净化。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之际,《海棠依旧》和《彭德怀元帅》分别塑造了两位职位高、境界高的共产党员形象,在深切缅怀的叙事中蕴含着对今天党的各级领导干部和全体党员的鞭策与瞩望。2016年我国电视剧创作在主旋律宏大叙事方面,成绩斐然。

  若有所失的是,2016年我国电视剧、网络剧创作思维还纠缠在“IP”“颜值”“网红”“资本运作”“巨额片酬”这些关键词上,“神剧”还在招摇过市,“谍战”还在大篇幅展开,青春喜好包裹着莫名其妙的古装,家庭故事中没有二三线城市,相当多的作品可以说是“古装题材不历史,现实题材不生活”,新题材新风格的好作品匮乏。

  与此同时,同近几十年来从美国、欧洲、日本等外国引进的热播电视剧作品一样,引进剧依然在国内广大的电视荧屏上“霸屏”。为什么呢?因为许多脍炙人口的外国作品都是大众通俗文艺产品,而其成功则依靠对通俗文艺原创价值的不懈追求。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创新是文艺的生命。要把创新精神贯穿文艺创作全过程,大胆探索,锐意进取,在提高原创力上下功夫,在拓展题材、内容、形式、手法上下功夫,推动观念和手段相结合、内容和形式相融合、各种艺术要素和技术要素相辉映,让作品更加精彩纷呈、引人入胜。”当代中国文艺需要提升创新能力,中国影视剧创作尤其需要培育这种能力。

  深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件事,电视节目和网络节目每天都在做。通俗是当代绝大多数视频文艺节目的共同属性。大众通俗文艺是传播时长最长、最为频繁、传输渠道甚广、收看数量最多的日常性文艺形态。它以滴灌的方式,对社会心态的形成、民众趣味的调节、群体价值观的引导,潜移默化地起着甚大甚广甚巨的作用。在一定意义上,决定一个民族整体素养高低的,与其说是精英群体的素养,不如说是广场群体的素养。因而在电影诞生不久,列宁就指出“电影之于我们是最重要的”。今天,站在“读屏时代”的当口,在考量通俗文艺的力量时,电视剧以及网络剧居于首要位置。

  近年来,引进剧特别是网络同步播出的境外剧,在我国观众心目中,几成“高品质剧”的代名词。尤其青年观众群对其更是趋之若鹜。这不能不倒逼着我们问一问,我们的基层观众在被谁耕耘?国内荧屏的这一亩三分地该怎么种?

  论影像技术,国产剧与韩剧的制作水平难分伯仲;论文化积累的绵长、丰厚,韩剧可凭依的资源远不如我们;论年产量,韩剧更远远被我们甩在后面。但论电视剧情节中的硬伤和软痕,国产剧则远多于韩剧。更需要关注的现象是,在韩国荧屏上没有仿制中国作品的“韩国版XXX”电视剧,但在我们的荧屏上“中国版XXX”剧,却不限于对韩剧的模仿,对美剧、日剧等的“本土化改造”也屡见不鲜。除去在宣传语中一望即知的“中国版XXX”以外,还有更多潜在的对情节安排、角色定位、人物关系的“本土化”改造大量存在。而除去韩剧外,还有其他类型的域外电视节目变体在我们的荧屏上抢占地盘。

  仿制创作,是我国电视节目难见高峰的症结所在。不仅是对域外节目的仿制,还有对国产优质节目的仿制,这种“依葫芦画瓢”借势而上的创作心态,以及在求稳求安心理作用下对“老模式、老套路”的仿制,在我国电视节目市场中相当普遍,严重地影响了新节目自主研发的动力和资金投入。虽然国家广电主管部门三令五申地鼓励原创,但难以抑制制作部门牟取短期利润的巨大冲动。一旦仿制有了巨大的市场,市场就会刺激和催生更多的仿制。如果“弯道超车”成了时尚,就不会有人守规则、取正道了。

  长城如果不是胡乱堆砌起来的,是不会自毁的,容易自毁的都是豆腐渣般的墙垛。以域外或国内高收视率、高点击率的作品为基准,采取逆向工程学的策略,将其中的角色、情节、趣味、桥段这些建筑材料“发掘”出来,不问青红皂白加以改头换面,再以冲刺般的速度拼合到创作之中。如此,何谈“体现中华文化精髓、反映中国人审美追求、传播当代中国价值观念”?浮于表象,躁于快钱,浮躁的结果必然产生廉价的笑声、无底线的娱乐、无节操的垃圾。

  原创是很难,原创是很慢,但原创的市场比仿制更为长远。仿制品只能冒险在本地卖出一个产品价,而原创品在实现产品价值之外,还可能有各种衍生品、各类版权和广大的域外市场。原创所带来的利润,也绝非“复制”“扮演”和“模仿”所能比肩。通俗文艺更需要原创精神和功力。于国,是义不容辞;于己,是利之所在。

  告别2016,迈入2017,我们期待电视行业内的决策者、投资者和创作者,把用在营销上的功夫,转移到节目研发上来,把爆炒“IP”的劲头,转移到创新上来,把吃老本的想法,转移到谋新路上来,把外购节目版权的等量资金投入到创造节目版权的努力中去。中国电视也到了逐步淘汰落后产能,实现高端制造的阶段了。(作者系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理论研究部主任 赵彤)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李 璐桐
分享到: 
更多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