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门舞一出 《九歌》说从头
发表时间:2013-03-03   来源:光明日报

  

  云门舞集作品《九歌》剧照。刘振祥摄

  亭亭夏荷摇曳生姿,荷影伴着粼粼的波光映射在剧院的墙面上,舞者将念想付诸肢体,迎神、礼魂、悼念国殇、歌颂爱情,一场生命的祭礼就此拉开序幕……

  云门舞集作品《九歌》连续三晚在国家大剧院上演,今晚是最后一场。这已经是台湾现代舞团云门舞集第三次应邀将作品搬上国家大剧院的舞台,此前的《行草》和《流浪者之歌》都受到了广泛欢迎。

  云门舞集的灵魂人物是编舞家林怀民,他曾以为现代舞是最难为普罗大众所理解和接受的舞蹈形式。可是看一看今天几乎满场的国家大剧院歌剧院,再翻一翻媒体对这一次《九歌》封箱之前内地巡回演出的反响,观众对其的喜爱,不言而喻。

  旧瓶新酒

  经典需要被一再诠释,而能够在诠释中提出更多的问题让大家产生思考,古老的经典才不会失去它流传于世的活力。这正是云门舞集一直以来努力的方向。

  1975年的《白蛇传》、1978年的《薪传》、1983年的《红楼梦》、1993年的《九歌》……云门舞集早期的作品,都是在旧有作品的基础上,延伸与改编而来的。

  不过,云门舞集的改编始终坚持一个原则——弱化故事情节,用隐喻说话。拿《九歌》来说,历代对这部文学经典的解读多半出自儒家角度。可是林怀民认为,“屈原写下这些诗篇的时候看到的是最原始最野性的东西。”屈原的《九歌》本身是根据楚国民间祭神乐歌改编而成,而林怀民对祭典一直有着极大的兴趣,就连舞团名字中的“云门”二字,也源自古代的祭祀舞蹈。

  即便如此,他也并无意用舞蹈来呈现仿古的祭典,而是尝试从中提炼出一种云门的精神。林怀民装在《九歌》旧瓶里的新酒是他理解中古代文学对今人的意义——上世纪中叶世界各地的变乱,给了他重新诠释屈原诗篇的钥匙——“众生必须无止境地祭拜,是因为神祇从未降临,苦难只能自我救赎。”于是在《九歌》诡谲曼妙的一幕又一幕里,湘夫人、云中君、山鬼……每一个翩然起舞的古代神祇背后,都会有一个身穿西装、打着领带的现代人游走而过,提醒观众神明的轻灵与虚幻,躲不开现实的彷徨与制式化。

  林怀民说:“如果今晚屈原坐在国家大剧院,他也许也会看不明白这样的《九歌》。”

  旅行佛教圣地印度小城菩提伽耶,林怀民在尼连禅河边枯坐数日,感知到修行者与众生一致的彷徨与挣扎,终于给了观众云门的诠释:俗世浮沉者筚路蓝缕,遁世修行者亘古不倦,黄金稻米最终在舞台上汇成了一个无限延伸的圆,一如生命般难以言说,却又发人深省。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王文宇
分享到: 
4.55K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