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革命百年的献礼剧
发表时间:2011-12-29   来源:中国文化报

评剧《林觉民》剧照

  2011年,为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舞台剧作为重要的纪念形式贯穿全年。其涉猎题材范围广泛,以革命和军旅题材为主;展现形式多种多样,有话剧、舞剧、京剧等;参加艺术院团众多,如北京京剧院、中国评剧院、江苏省演艺集团等。遍地开花的献礼剧,在舞台上形成独特一景。

  将“要我写”转化为“我要写”

  武汉人民艺术剧院创作的大型话剧《裂变1911》,讲述了一个发生在辛亥革命首发地武昌的故事。剧情通过革命背景下的武昌一家人在迷茫中的抉择与寻觅,揭示了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的必然性,从而使观众在享受话剧特有魅力的同时,深切地感受到100年前那场伟大革命的深远意义。

  该剧编剧赵瑞泰告诉记者,实际上,这次创作最初只是一个“命题作文”。根据艺术创作的规律,“命题作文”十之八九难成功,即使写得热闹,也只能在某一特定时段引起一阵喧哗而已。赵瑞泰深知,这正是许多献礼剧费力不讨好的重要原因所在。除非将“要我写”转化为“我要写”,才可能有创作激情,才可能写出有价值、有生命力的作品。抱着对革命历史的崇敬之心,抱着“我要写”的创作态度,赵瑞泰在长时间的艰难酝酿后才最终推出了《裂变1911》。

  杭州话剧团的话剧《秋瑾》受到业内专家的广泛赞誉。“杭话的《秋瑾》有一种崇高壮丽又洋溢着诗情的悲剧之美。历史的真实现场与眼前虚拟的舞台,沉潜在人们记忆深处的秋瑾与挥洒着鲜活人性的演员,隔空寻找、同气相求,惺惺相惜、合二为一,重新为我们种植了革命先行者死难者秋瑾的当下记忆。这份记忆,因着对精神气质的更为纯粹的提取与呈现,显得高远、美丽。”剧作家罗怀臻对话剧《秋瑾》作出的评价相当高。

  该剧导演王延松告诉记者,他从未把《秋瑾》当做一部献礼剧去做。执导这部戏,完全是出于一种文化自觉。如今,人们在充分享受现代化所带来的福祉的同时,对于先烈们的记忆却逐渐模糊。为了不能忘却的纪念,把英雄的事迹搬上舞台,帮助人们回顾和“补课”,重排《秋瑾》是出于这个目的,这也是一名有职业立场的剧作导演应该做的事。

  真人真事的挑战

  从北京京剧院的新编京剧现代戏《宋家姐妹》、中国评剧院的评剧《林觉民》、浙江绍剧团的新编现代绍剧《秋瑾》、广东话剧院的话剧《与妻书》等,可以看出,以真人真事为题材的作品已成为献礼剧创作的一股潮流。实际上,如何演绎历史人物、事件及场景,对每一部舞台剧的创作来说,是一个极富挑战性的难题。

  北京京剧院创排的《宋家姐妹》巧妙地攻克了这个难题。宋氏姐妹的故事可谓家喻户晓,而通过老故事呈现新的时代内涵,正是该剧的魅力所在。《宋家姐妹》以1927年大革命危机为背景,围绕宋美龄与蒋介石的婚姻问题展开宋氏家族的亲情与矛盾,虚实相间地描绘了宋氏家族在那个年代所发生的故事。全剧没有落入一般纪念献礼剧的窠臼,而是以小见大,以个人及家族亲情的变化来折射国家的命运。

  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研究员何玉人认为,目前以人物反映革命历史的舞台艺术手法已经比较成熟、多见,可是真正以客观视角把握历史题材的事件性剧目并不多。辛亥革命距今已有100年,新中国已有60多年历史,其中有无数的历史事件可供挖掘,但创作者们往往把目光集中在几个英雄人物身上,造成创作上的重复,可见创作者对革命历史脉络及整体材料的把握还不够详尽、全面。这种现象也可能是由于题材的特殊性,导致管理审批剧作的“婆婆”多,自然也限制了其题材的拓展。

  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副教授胡薇则表示,今年的献礼剧从剧作到舞台呈现的多样性、丰富性和整体制作上的精良,有目共睹。不过,在繁荣的背后,重形式或以技巧取胜的创作和演出的不断出现以及一些演出团体日益追逐舞台形式效应的倾向,尤其需要引起警惕。此外,某些地方戏曲剧种拼命向大剧院、大剧种靠拢,反而失去了自己最宝贵的特色。实际上,去除花哨的舞台包装和炫技,专心致力于戏剧本质的追求,不仅有助于创作者的才华和创造力的施展,而且也能为中国当代剧场摆脱大制作的怪圈而另辟蹊径。没有灵魂的戏剧,最终是无法真正吸引观众的。

  要想办法让它们 长期活跃在舞台上

  对于献礼剧,人们往往有一种成见,认为其是“政治任务”的产物,意识形态色彩转浓,容易变得枯燥乏味,失去对观众的吸引力。而现在,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献礼剧已是“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全面开花。

  北京京剧院院长李恩杰介绍,《宋家姐妹》创作伊始就力求做成一出既有纪念意义又能常演不衰的好戏。从创作到演出,如今该剧已修改20多遍。每一次修改,剧组成员都会听取各方意见,以便使该剧达到最佳演出效果。首先,在京剧表演中加入了乐队演奏,增强表演效果。其次,在传统民乐队中加入小提琴、大提琴等西洋乐器,观众可以听到大提琴和京胡的“对唱”以及柴可夫斯基的《第一交响曲》,以此来表现宋家姐妹接受过西方文化的熏陶。此外,该剧还在场与场之间增加了视频与女声伴唱。这些改良,都是以前的京剧演出中从未有过的。

  同时李恩杰指出,包括献礼剧在内的京剧现代戏,今后的发展应注意两方面的问题,一是在京剧本体上应多下功夫,如唱腔的设计应和传统戏一样,突出不同流派的特点;二是注意满足不同年龄观众的欣赏需要,让他们能在一部戏中找到各自的兴趣点。

  江苏省演艺集团总经理顾欣告诉记者,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之际,也是江苏省演艺集团成立10周年,集团推出了清唱剧《孙中山与宋庆龄》,这不仅为了献礼,也是为了展示集团的实力,更是为了文化责任的担当。他表示,以文艺的形式表达对重大历史事件的纪念是一种好的思路,因此,这个形式既要反映时代,更要承担传承及发扬民族文化的重任。

  顾欣认为,不能为献礼而献礼,不能请几个专家捧个场或评个奖,就将所谓的献礼剧目抛入仓库里,要想办法让它们长期活跃在舞台上,才能起到陶冶人们情操的作用,这才是艺术创作的真正目的。并且,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人们逐渐有了多元的文化需求,艺术市场自然会细分,所以,即使如清唱剧这类在中国并不多见的小众艺术,也要将它发扬光大,以便满足喜爱它的观众的文化需求。甚至,就算一部剧一开始不赚钱,若观众从中看到了出品方的实力和诚意,树立了艺术品牌,引起各方关注,并带动观众看艺术院团、集团其他作品的兴趣,这也是值得的。

  不过,显然《孙中山与宋庆龄》是能够赚钱的。记者了解到,该剧于今年10月在南京首演之后,已经被多个商家看好,其2012年的全国巡演计划都已定下了日程。

  对于献礼剧走市场的问题,不少观众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认为其宣传环节存在一些问题。一是对演出形式宣传不到位。观众刘中华表示,比如说清唱剧这种艺术形式,中国观众对它了解甚少,他身边有不少朋友担心听不懂,放弃观赏,他自己也是鼓起勇气走进剧场,才知道清唱剧有诗一般的歌词与夜莺般的歌声。二是对剧作内容宣传不到位。观众阿毛告诉记者,一些地方院团编排的献礼剧通常是反映当地的历史人物或事件,在当地演出,肯定反响热烈,但到别的地方演出,效果未必就好,因为不是所有人都对“你家乡的文化或历史”了如指掌。此外,地方院团在节目单上用大量篇幅介绍自己剧团,而未对该剧的背景资料进行充分描述,也给观众带来了欣赏困扰。(记者 张婷)

责任编辑:邵紫晖
分享到: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留言文章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443595&encoding=UTF-8&data=AAbEywAAAAcAAB4xAAAAAQAe6L6b5Lql6Z2p5ZG955m-5bm055qE54yu56S85YmnAAAAAAAAAAAAAAAuMCwCFCkqFpWIAnJD6SAdgR1EG_JrYGz_AhRYwSDXVgl5wVp_Wi9K4U5Kv4S3iQ..
留言查看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443595&encoding=UTF-8&data=AAbEywAAAAcAAB4xAAAAAQAe6L6b5Lql6Z2p5ZG955m-5bm055qE54yu56S85YmnAAAAAAAAAAAAAAAuMCwCFDiE7eOy58BVCZDNFom59a2HNXx0AhRUYQyQedbeGlJ9vhs_Tjfhd5ZeVg..&siteid=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