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好病态:向《咬文嚼字》编者进一言
发表时间:2017-01-11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李 陶摄

  先请看一则新潮微博:

  昨晚,偶的JJ带着TA的青蛙BF来偶家吃饭,饭桌上,JJ的BF一个劲地对偶妈妈PMP,说她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PLMM,真是好BT啊,7456

  看得懂吗?不懂?请听我翻译给你听:昨晚,我的姐姐带着她的丑陋的男朋友来我家吃晚饭,姐姐的男朋友一个劲地对我妈妈拍马屁,说她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漂亮妹妹,真是好病态啊,气死我了

  这则新潮微博见于2012年春《广州日报》一篇题为《语言涂成了大花脸》的短文。作者在文中引用这则新潮微博后指出:“语言的生态就这样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破坏;语言的生活,就这样变得越来越粗俗。语言的家世、血统、气质、风度……正在悄悄改变”。此文以《语言涂成了大花脸》为题,是为了表达作者如下的忧虑:“汉语本来就复杂,是世界上最复杂的一种语言,有些无事生非者却惟恐复杂得还不够,极尽恶搞之能事。媚俗显然是要付出代价的,甚至是巨大的代价”!

  我对这位作者的敏锐观察和深刻剖析非常赞同。进入网络时代后,特别是进入人手一机可以随意通过微信、微博发表自己的看法后,就语言表达来说,许多闻所未闻、古怪离奇、匪夷所思的说法出现了,这些说法不依规范、花样翻新、率意而为,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一些年轻人的活泼调皮、追新逐奇、挑战传统、张扬个性等特点,本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我们甚至还应保护其中的积极因素,比如,多思、善思、敢想、敢说等,但对混杂其中的粗俗、媚俗、恶搞等等可能破坏汉语语言生态的行为,则应予及时的提醒、直至批评,决不可哈哈一笑听之任之,更不应持欣赏态度,有意无意参予其中。长此以往,说将来“是要付出代价的,甚至是巨大的代价”该不是危言耸听!

  我第一次读到《语言涂成了大花脸》是将近5年前的事,当时就留下深刻的印象。今天重提此文,则是因为看到《咬文嚼字》公布的2016年十大流行语,其中流行语之十是“蓝瘦,香菇”。编者向我们解释:“其实是‘难受,想哭’的谐音”,编者还借一位没有显身露形的“语言学者”指出:“‘蓝瘦,香菇’的盛行,迎合了年轻人在表达上的游戏化心理,即词语要有意思,又要视觉化。”

  说实在的,《咬文嚼字》编者煞有介事的解释,我怎么也听不进去,满耳轰鸣着的却是“真是好病态啊,7456”声音,两者不都是玩谐音游戏化么?近几年来,《咬文嚼字》为保卫汉语的纯洁性,敢于向名人名作亮剑,每年公布十大语文差错,在社会上产生深广的影响,人们也因此称赞《咬文嚼字》是捍卫古老中国汉语纯洁健康的啄木鸟!如今,“啄木鸟”怎么也赶时髦、居然干起客观上把汉语涂成大花脸的活儿来了?

  流行语的频繁出现,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社会日新月异的变化,作为《咬文嚼字》这样具有一定权威性的语文杂志,每年选择一些饱含正能量的流行语予以公布,有助于开拓人们视野,丰富人们的精神生活,也可以促进古老汉语的与时俱进,并不断丰富中国汉语的词库。但在选择流行语予以公布时,一定要慎之又慎。不是流行得广而多的流行语就可入选,就如同感冒也流行并不值得提倡,其道理是一样的。(陆建华)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李雪芹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