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出新作 2016或成长篇“大年”
发表时间:2015-12-16   来源:北京青年报

    近日贾平凹、王安忆等名家创作的新长篇花落人民文学出版社,预示着明年或许是一个可以期待的长篇“大年”。

  贾平凹的新长篇《极花》约16万字,将刊发于《人民文学》2016年第1期,并于明年1月由人文社推出单行本。该书责任编辑孔令燕此前与贾平凹多次合作,她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贾平凹通常在一本新书上市的时候,就已经在为下一部作品搜集素材或开始写作了,“贾老师是非常职业的创作状态,心无旁骛,通常两年左右出一部长篇,节奏相当稳定。”《极花》写的是妇女遭拐卖,被解救后却又回到原来被卖的村子,通过女主人公的自述展开。孔令燕说,故事取材于贾平凹一个老乡女儿的真实经历,多年以前她就听贾平凹讲过。故事只是表层,作家关注的是社会深层现实,是贫困地区男性的婚姻与家庭问题,是农村的凋敝,是社会发展的不平衡。

  《极花》的故事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今年舆论场中沸沸扬扬的“郜艳敏事件”,不仅凸显社会问题,也在性别问题上造就了截然对立的声音。孔令燕认为,难以站在某一方简单判断是非的事,恰恰给文学提供了机会。“《极花》中当然对女性有同情,对男性的家庭也有同情,但应该说在性别意识上还是一种比较传统的观念。这取决于中国的社会现实,也和作家自身生长的土壤有关。”据悉,和贾平凹此前在人文社出版的《老生》等作品一样,《极花》计划首印20万册,这在当前的“纯文学”领域颇为不俗。“贾老师的作品销量都不错,市场比较稳定。”孔令燕告诉北青报记者。

  王安忆的《匿名》将于本月底面世,约35万字,此前曾在《收获》杂志上分两期连载,这是王安忆完成《天香》之后4年才推出的长篇新作,因而备受瞩目。小说写一个人因为误会被绑架到山中,失去记忆,此后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和事。该书责任编辑杨柳告诉北青报记者,《匿名》或许比王安忆之前的作品要稍微难一点,内容很丰富,叙述很绵密,有故事,但故事是埋在里面的,也有很多关于时间、自然、语言、社会发展等比较抽象的内容。“王安忆是动脑筋的作家,她还是希望每部作品都有不一样的东西,而《匿名》是真正和以前不一样了。” 杨柳表示,每个人阅读这部小说可能有不同的感受,书中对社会下层人群之间那种简单真挚情谊的描写,让她非常感动。据悉,《匿名》首印5万册,“此前的《天香》4年卖了9万多册,王安忆有自己的基本读者群。”杨柳说。

  路内是“70后”的中坚作家,他的新长篇《慈悲》今年在《收获》刊发后,很受好评,单行本将于明年1月推出。“这是人文社第一次出版路内的小说,70后的作品,我们一向出得比较少。”该书责任编辑赵萍告诉北青报记者。《慈悲》约9万字,通过一家人的故事,写一个国有化工厂缠绕的人际关系以及50余年的社会变迁。“路内有工厂经验,在现实生活层面写得很扎实。而且相较于他从前的作品,《慈悲》有很强的历史感。”赵萍说,“路内创造了个人与历史的一种审美距离,是疏朗而干净的,就像站在了历史背后,叙述很节制,冷而准,但其中又有温暖的东西。”据悉,《慈悲》计划首印1.5万册到2万册。

  两代作家的三部长篇,把年底年初变成了文学的季节。显然,无论“纯文学”怎样地“边缘化”,文学创作与文学出版都将按照自己的步调,向前走。(记者 尚晓岚)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尚晓岚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