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文学中的知识分子形象
发表时间:2015-07-13   来源:光明日报

  反腐倡廉是时代的强音。一批小说家怀着庄严的使命意识和崇高的责任担当,创作出众多反腐倡廉题材作品。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知识分子在反腐倡廉文学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在众多小说中刻画的知识分子群像可谓姿彩纷呈。粗略算来,在反腐文学中,知识分子形象大致可分为三类。

  

  近年推出的长篇小说中,知识精英成为反腐斗士的卓异形象。

  刘醒龙在长篇小说《蟠虺》中塑造的文物专家曾本之堪称学界泰斗,离晋升为院士仅有一步之遥。当他逐渐认清了女婿郑雄为一己私利投靠老省长,假借研究与保存古文物之名,官商勾结,从事违法活动之后,断然疏远身居高位的女婿,而将负屈衔冤坐牢八年释放出狱的弟子郝文章聘任为助手。他看中的是郝文章在学术上勇于坚持真理。曾本之为广大知识分子树立了一个反腐斗士的人生标杆。

  老一辈如此,新一代亦紧紧跟进。关仁山的长篇小说《日头》,讲述了发生在改革开放浪潮中,日头村返乡大学毕业生金沐灶带领村民与村霸较量的故事。小说描绘了村民在金沐灶率领下,保护状元槐等象征文脉渊源的宝物,以洪钟大吕般沉雄的音符,颂扬了捍卫和传承优良文化的浩然正气。

  同是写当代农村中知识精英的反腐斗争,刘庆邦的长篇小说《黄泥地》讲述了一位中学数学老师房国春揭露村干部“出卖国家土地,挖良心的土卖给砖瓦窑上烧砖”的罪行。小说结尾,意味深长地评述:“有人说房国春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代表,有人说房国春是中国的最后一位乡绅。”刘庆邦已经深刻认识到,明哲保身和麻木不仁的不良社会风气,是滋生腐败的深厚土壤。

  还有不少作家,敏锐地观察到一部分知识精英在腐败的环境之中呈现出尴尬与无奈的窘态。

  

  学者型作家阎真的长篇小说《活着之上》塑造的知识分子聂致远十分仰慕曹雪芹,认为“他选择了背向主流,背向荣华富贵,背向人们所仰慕和渴求的一切”。但是当聂致远面对学术圈的灰色地带,他感到困惑和迷惘,违心地选择了妥协,他内心充满了矛盾与痛苦,“我对不起司马迁,对不起曹雪芹。”为了给妻子赵平平赢得必需的生存环境,聂致远决定“暂时向生活妥协”,但他的精神信仰没有泯灭。他在参加全省评高级职称时敢于坚持公平公正,坚守住了道德底线,较之《蟠虺》中的曾本之和《日头》中的金沐灶,显然聂致远矮化了。

  迟子建的《群山之巅》从伦理道德层面,描写爱慕虚荣的知识女性唐眉,大学时出于争风吃醋,给比自己漂亮的陈媛下了毒。尔后,她为自己的道德迷失深感忏悔:“她的地狱就是我的地狱,我发誓一生一世守护她,所以把她带在身边。”迟子建塑造的唐眉与阎真笔下的聂致远在最终的道德归宿上有相同之处,知错能改,怀着深刻的忏悔意识守住了道德底线。反腐小说中这类在道德底线边缘的人物具有典型性,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社会问题和文学现象。

  

  在反腐文学中,完全腐化堕落的知识分子也是作家着力刻画的文学形象。

  刘醒龙在塑造曾本之的同时,也塑造了为了攀升高位不惜出卖灵魂的曾本之的女婿郑雄,他执掌楚青铜重器学会的大权,并盗用国家财资3000万元,大搞古文物曾侯乙尊盘的造假仿制,用以牟取暴利。小说的结局是曾本之率领他的团队粉碎了罪恶阴谋,并且找回了国宝真正的曾侯乙尊盘,而且让坏事干尽的郑雄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阎真《活着之上》也塑造了学术圈中的贪腐形象蒙天舒。蒙天舒剽窃聂致远的论文,用贿赂手段破格评为副教授。阎真以现实主义创作手法,揭露了以蒙天舒为代表的知识分子中的败类,用“潜规则”搅乱学术圈正常运行的现象。

  此外,阿来的小说《三只虫草》为反腐题材小说开辟了新的视角,小说以藏族儿童桑吉作为主人公,通过一个天真烂漫儿童的目光审视腐败现象,更加让人震惊,引人深思。

  在反腐倡廉题材文学中,无论是塑造哪类知识分子形象,要想让人信服,让人有所反思,作家都要在深入观察生活的基础上进行艺术创作。深入生活不是一句空谈,一方面作家需要体察世情,洞察人心,对于生活中的知识分子要有入情入理的观察;另一方面,作家要对腐败滋生的环境进行深刻把握,对人与环境的互动影响有一定研究。同时,我们期待作家们塑造更多有血有肉的知识分子形象,尤其是塑造好反腐斗士类知识分子的形象,因为他们代表着时代精神的标杆和文化前进的方向。(何世进)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王文宇
分享到: 
更多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