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师大教授孙儒泳的“院士后”
发表时间:2011-08-18   来源:光明日报

  ◎梁启超在东南大学,其门人罗时实等问:“国粹将亡,奈何?”梁反诘:“何以国粹将亡?”对曰:“先生不见今日读经之人之少乎?”梁勃然拍案说:“从古就是这么少。”

  ◎邓之诚上课,不带讲稿,只带笔记本,但他在上课前不见客,不理事,一人静坐半小时到一小时,凝神静气。既上课,口若悬河,一泻不止,遇到引用史书的,随讲随写,拿粉笔于黑板上用端正楷书一大段一大段写出,既快又准确,很少出错。如果有学生课后去他家问问题,那就最受邓欢迎,盖可以因材施教也。

  ◎上世纪20年代,吴梅执教东南大学,唐圭璋从吴梅学。春秋佳日,星期有暇,师生常同游南京名胜古迹,每到一处,则作词谱曲。学生也常到吴先生家习唱,玉笛悠扬,晚霞辉映,师生唱和,其乐融融。唐圭璋说:我们都学会了吹笛唱曲,对词曲源流及其关系也都有了更深切得体会的了解。

  ◎抗战初期,马一浮由重庆去嘉定办复性书院。行前,贺麟设宴为马先生饯行,熊十力作陪。席上,有一盘菜熊先生尝后觉得味道还不错,叫人把它移得近些,吃得淋漓尽兴。马先生则举箸安详,彬彬有礼。任继愈说:熊十力治学豪放不羁,目空千古;马一浮治学温润和平,休休有容。

  ◎宋史名家邓广铭教授和他的学生张希清合作整理司马光《涑水纪闻》,书由中华书局列入“唐宋史料笔记”于1989年9月出版。在该书的点校说明中,邓广铭明确说:《涑水纪闻》由张希清校勘,书末所附的《温公琐语》由张希清辑校,全书的标题拟制、次第编序、人名索引也“一律由张希清同志”作的,绝不掩人之功,掠人之美。

  ◎傅斯年当台湾大学校长时,常和路旁摆棋的地摊下棋,蹲在地下一走几盘。有人劝傅何必和他们争胜负,傅说:“明知我无法赢他,但我要明了他们的棋谱究竟是怎样的变化。”

  ◎生态学家、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孙儒泳院士科研、教学繁忙,家务及孩子的培养教育等事情全部交给夫人,学生尊称孙夫人为“院士后”。

  ◎胡适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写有一条幅:“做学问要在不疑处有疑;待人要在有疑处不疑。”

责任编辑:谢小燕
分享到: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留言文章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288076&encoding=UTF-8&data=AARlTAAAAAcAABUSAAAAAQAq5YyX5biI5aSn5pWZ5o6I5a2Z5YSS5rOz55qE4oCc6Zmi5aOr5ZCO4oCdAAAAAAAAAAAAAAAuMCwCFAyzFBZQBYWi-b6wGqvjmi__K0jGAhQVZ6eBSqkPvyhvorTrMO3FOG8tog..
留言查看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288076&encoding=UTF-8&data=AARlTAAAAAcAABUSAAAAAQAq5YyX5biI5aSn5pWZ5o6I5a2Z5YSS5rOz55qE4oCc6Zmi5aOr5ZCO4oCdAAAAAAAAAAAAAAAvMC0CFQCHtVQQpT7n0jwEYzyPmbmVwBhRyQIUPu6CCIHlOMO0Z8naa74e7EL97fo.&siteid=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