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与蚊子
发表时间:2011-06-15   来源:深圳特区报

  入夏以来,蚊虫渐多。当人们在闷热的一天里熬过来,想清静入睡时,却时常被蚊子所袭扰。且不说遭它叮咬后令人难忍的瘙痒,单是它的嗡嗡声就足以使人心烦意乱。闲来无事,翻卷诗书,竟然发现众多文人墨客也曾“为蚊所困”,并留下了一首首与蚊子相关的诗词,细细读来,倒也不乏情趣。

  庄子在《天运篇》中写出了被蚊子叮咬后夜不能寐的无奈:“蚊虫噆肤,则通宵不寐矣。”晋朝人傅选则通过《蚊赋》:“餐肤体以疗饥,妨农功于南亩,废女工于杼机。”表达自己对蚊子的愤怒之情。唐人孟郊的《蚊》:“五月中夜息,饥蚊尚营营。但将膏血求,岂觉性命轻。顾己宁自愧,饮人以偷生。愿为天下幮,一使夜景清。”揭示出蚊子吸血是自然本能,为延续生命与繁衍后代才不惜冒险“偷生”。

  地球上的蚊子有三千种之多,我国有三百多种。蚊子分雌、雄两类。雄蚊不吸血,一生全靠吸取花果汁水、露水维持生命;与雄蚊不同,雌蚊的吸血量大得惊人。据统计,一只雌蚊一次吸血的重量是它自身重量的三倍。唐代刘禹锡在《聚蚊谣》中就写出了蚊子的食性特点:“喧腾鼓舞喜昏黑,昧者不分聪明惑。露华滴沥月上天,利嘴迎人著不得。”而宋代文学家范仲淹在《咏蚊》一诗中用“饱似樱颗重,饥如柳絮轻”一句描写了雌蚊吸血后的状态,作者以樱桃形容吸饱血的蚊子,可谓形象至极。为什么雄蚊不吸血而雌蚊吸血呢?北宋诗人梅尧臣在《聚蚊》一诗中给出了答案:“利吻竟相侵,饮血自求益。”原来,雌蚊吸血是为了从血中获取营养,繁衍后代。但这毕竟是一种害人行为,俗话说害人者必害己。钱唐单斗在《咏蚊诗》中说:“喈肤凭利喙,反掌捐身躯。”点明了蚊子害人害己自取灭亡的下场。

  夏夜酷热,刚入梦乡,如果有一只蚊子潜入帷帐,不仅搅人好梦,而且令人心烦。无奈之际,只好秉烛夜战,苦寻通宵,蚊踪难觅,竟致彻夜无眠。清人赵翼深有感触:“六尺匡床障皂罗,偶留微罅失讥诃。一蚊便搅一终夕,宵小原来不在多。”一只蚊子尚且搅得人睡不安寝,如果群蚊来袭,那场面就可谓壮观了。刘禹锡这样写道:“我躯七尺尔如芒,我孤尔众能我伤。”写出了沉沉夏夜蚊声嘈响如雷的情景和那种蚊众人寡的无奈。

  对付蚊子,古人也是想尽了办法。陆游在《熏蚊效宛陵先生体》中表明了自己灭蚊的态度:“泽国故多蚊,乘夜吁可怪。举扇不能却,燔艾取一块。”在渺小的蚊子面前,尽管用尽了烧艾草、燃蚊香,撒蚊药等各种办法,可蚊子家族从来不曾成为濒危生物。如果说陆游的办法是主动防御,那么清代诗人袁枚则提倡使其自生自灭,有诗为证:“白鸟(即蚊子)秋何急,营营若有寻。贪官回首日,刺客暮年心。附煖还依帐,愁寒更苦吟。怜他小虫豸,也有去来今。”

  在古代,也有不少诗人“借蚊喻人”。方孝孺在《蚊对》中借蚊子批判了剥削阶级残害同胞的罪行:“今有同类者,啜粟而饮汤。”明朝人陈大成,屡受奸邪小人欺侮,生活很不如意,他愤而写了一首《咒蚊》诗:“白鸟向炎时,营营应苦饥。进身因暮夜,得志入帘帷。嘘吸吾方困,飞扬汝自嬉。西风一朝至,萧索竟安之。”意思是说,蚊子趁人之困,吸人之血,一旦得志便沾沾自喜,忘乎所以,岂不知好梦不长,一挨秋凉它就死到临头了。诗人哪里是在诅咒蚊子,分明在痛斥那些趋炎附势的奸佞小人。

  夏季来临,漫卷诗书间,小小的蚊子竟在千年古韵中立体丰满起来。(张永生)

责任编辑:王小宁
分享到: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留言文章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212024&encoding=UTF-8&data=AAM8OAAAAAcAABUSAAAAAQAP5paH5Lq65LiO6JqK5a2QAAAAAAAAAAAAAAAuMCwCFDQC1p7UiBf3V6hDe7Bb1X8Sp0x8AhRqq_HlWM69EuTkH0berBX8R7Yr6w..
留言查看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212024&encoding=UTF-8&data=AAM8OAAAAAcAABUSAAAAAQAP5paH5Lq65LiO6JqK5a2QAAAAAAAAAAAAAAAuMCwCFDPCLQ0jLJxLNtVECApMDW2DH9czAhRk5tvvisdf3pGHkHp7yDMXtOnkjg..&siteid=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