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世界》:感动为何常在?
发表时间:2015-04-02   来源:中国艺术报

  3月25日,电视剧《平凡的世界》播出大结局。一部诞生了30年的文学作品,30年后,在网络时代,再次彰显了它的魅力,即一部经典作品可以超越时代、年龄和地域的划分而感染亿万读者和观众。电视剧改编基本忠实于小说原著,在播出期间,多个话题受到网民和观众的热议,我们从制作背后的故事、成功经验、思想内涵、艺术价值等多角度切入,刊发了出品方和专家的文章,以飨读者。——编者

 

  人,不能穷一辈子。——孙少安

 

  我是一个平凡的人,但平凡的人也可以过得不平凡。 ——孙少平

  我跟我爱的人在一起结婚是幸福的。——田润叶

  你笑,我陪你笑;你掉眼泪,我替你抹。——贺秀莲

  我们就是为你们服务的人。——田福军

  没有友谊是最痛苦的。——田晓霞

  记者观察

  网络时代,《平凡的世界》的精神赓续

  十年前,记者第一次读完小说《平凡的世界》是在大学暑假回家的火车上。当时还没有动车。在记者看过的多部电影里,火车都是外来文明的象征,与之对应的就是封闭、贫穷和落后的生活。当看完孙少平放弃了留在城市的机会,放弃了一份清新爱情,回到了矿上,回到了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生活中时,记者掩卷沉思,我们这些火车上的文明看客究竟能否理解《平凡的世界》中的孙少平、孙少安、田润叶、田晓霞们?

  谬论总是出奇的一致。大学期间,作为中文系的一员,初次接触《平凡的世界》的第一感觉,就是“Out”。《平凡的世界》中并没有现代派技法,语言也质朴无华,然而一旦进入了陕北农村的叙述情景,进入了被饥饿所折磨的孙少平的世界,进入了被贫穷所阻隔的孙少安与田润叶的爱情悲剧,记者就完全为《平凡的世界》所折服,生活的魅力永远是最大的,真诚记录生活的文字永远是最动人的。后来得知,《平凡的世界》的出版曾遭遇过一些不顺利的状况,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原因即是在当年各种各样的文学思潮涌入国内的大背景下,《平凡的世界》的确没有那么时髦,没有那么先锋。大浪淘沙,在一切前卫与先锋过后,《平凡的世界》以其对生活的精心摹写、细致还原,把时代的观念、思想、人物、细节、记忆乃至读者当年阅读的感动和气息都一起留存了下来。然而,上述这些在《平凡的世界》文字化为影像后,依然能原汁原味地保留下来并打动观众。

  十年后,电视剧《平凡的世界》的创作、拍摄和播出面对的是更为纷扰浮躁的环境,不仅要面对收视率的硬指标,还要面对网络世界,面对二次元文化、真人秀、美剧、韩剧和各种综艺节目的竞争,谁会看它?答案却是全民。电视剧《平凡的世界》收视率连续两周排在第二,网络点击率超过12亿次,而且《平凡的世界》走进了微信和微博,成为热门话题。潘石屹受《平凡的世界》影响走上了企业家之路,剧中,孙少平与外星人的相遇,孙少平究竟该不该回矿上,孙少安与贺秀莲、田润叶的爱情,剧中的方言乃至片尾曲《神仙挡不住人想人》都成为人们讨论的焦点。

  之前所有被用来质疑电视剧《平凡的世界》的理由都成为成就它的阶梯。《平凡的世界》讲述的1975年至1985年之间陕北农村的人和事,但却恰恰在中国最发达的两个城市,北京和上海的卫视播出,这本身就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如今随着中国经济的迅速腾飞,当年的陕北农村在记忆中逐渐失落,然而,这段历史就仿佛青年观众中理想的二次元世界,《平凡的世界》中在孙少平和孙少安兄弟身上体现的精神和理想却不断地随着中国的城镇化发展走入城市,并附着在城市里为理想拼搏的青年人身上,而这也是电视剧《平凡的世界》在今天大放异彩的群众基础。

  剧中,无论是孙少安百折不挠的拼搏精神还是孙少平“在路上”探索人生的状态,《平凡的世界》及其精神在网络时代赓续,契合了互联网的理想气质,个人成长的诉求和对文艺作品中第二世界的需求。然而,《平凡的世界》能做到这一点并不是偶然的,正是因为其保持了与时代同步的高度和思想价值,才使其获得了永葆青春的观赏、阅读感受和艺术魅力。(记者 张成)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李雪芹
分享到: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