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剧种:生存,还是毁灭
发表时间:2010-07-28   来源:光明日报

  ●上世纪60年代初,新兴剧种达64个

  ●上世纪90年代,新兴剧种尚有47个

  ●日前最新统计显示,新兴剧种仅存15个

  64,47,15……这三个依次递减的数字,是不同历史时期全国新兴剧种的数量。

  新中国成立后,不少地区创立了新的剧种 ,如北京曲剧、吉林吉剧等,这些新创剧种被称之为新兴剧种。至上世纪60年代初,64个新兴剧种成为我国戏剧百花园中的新奇葩。

  30年后,据权威机构统计,新兴剧种尚有47个。

  如今,历经半个世纪的时代变迁和社会变化,新兴剧种仍在递减。近日记者从由文化部艺术司、中国戏曲学会和吉林省文化厅在长春举行的“全国新兴剧种暨吉剧发展学术研讨会”上了解到,我国新兴剧种目前仅存15个,且不少剧种和其剧院团生存艰难,有的剧种仅有一个剧团,有的剧种甚至没有专门的剧团。是任其自生自灭,还是帮助其走出困境?这些,都引起专家学者和从业人员的忧虑和深思。

  植根沃野铸辉煌

  新兴剧种大多诞生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当年周恩来总理说,东北怎能没有自己的剧种,于是我们东北三省就分别创立了吉剧、龙江剧和辽南戏等独有的剧种。”白发苍苍的黑龙江省龙江剧院编剧张兴华深情地回忆道。

  不止东北,北京、河北、贵州、甘肃、广东等地都创立了自己的剧种。这些新兴剧种多是由皮影、曲艺、民间歌舞或山歌小调发展而来,剧目也多是挖掘当地或本民族民间传说,亦或是从母体艺术的唱段、小戏发展成为大戏的。虽然产生的时间并不长,但在领导关怀、专家指点和从业人员的努力下,新兴剧种以鲜明的地域文化特色、浓郁的乡土气息和年轻活泼的舞台呈现,令人耳目一新,涌现出一批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俱佳的优秀剧目,有10个剧种的14个剧目先后获国家级奖项,如吉林省松原县满族新城戏《铁血女真》、黑龙江省的龙江剧《荒唐宝玉》和《木兰传奇》获文华大奖;甘肃陇剧《官鹅情歌》获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十大精品殊荣;吉剧《关东雪》、唐剧《人影》获“五个一工程”奖。此外,吉剧《三放参姑娘》、《桃李梅》,内蒙古漫瀚剧《契丹女》、蒙古剧《满都海斯琴》、唐剧《乡里乡亲》、黄龙戏《无事生非》、梅州山歌剧《桃花雨》以及北京曲剧《烟壶》、《龙须沟》、《茶馆》等,都叫好又叫座,受到专家和观众的一致好评。

  新兴剧种虽是偏居一隅的小剧种,但其浓郁的民间性和艺术个性,受到当地人们的热烈欢迎。如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的新兴剧种就保持了关东风格和黑土地特色;蒙古剧和彝剧饱含草原和边疆的少数民族的剽悍个性;而北京曲剧则以京味见长。这些新兴剧种丰富了人民群众的文化生活,活跃了城乡文化市场,并为继承和传扬当地民间技艺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立下了汗马功劳。

  同时,新兴剧种也出现了像龙江剧的白淑贤、北京曲剧的许娣和张绍荣、甘肃陇剧的雷通霞和边肖等一批获得中国戏剧梅花奖的优秀演员。其中白淑贤曾获中国戏剧“二度梅”,成为新兴剧种的骄傲。

1,2
责任编辑:王小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