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昆《红楼梦》随想
发表时间:2011-03-21   来源:中国文化报

    这几年,《红楼梦》一直是热点,在电视的讲堂有各种版本的演讲,如刘心武的揭秘、王蒙的《红楼梦》,有被炒得沸沸扬扬的新版电视剧,去年朝鲜血海艺术团来华演出歌剧《红楼梦》给人们的印象都还十分新鲜。《红楼梦》不愧是一部耐得住各种改编的杰作,我知道北方昆曲剧院排演昆剧版《红楼梦》也有一段时间了。日前,我在北京电视台的大剧场见证了它的首演。 
    这次上演的昆剧版《红楼梦》的编剧、浙江作家王旭烽,我们是早就认识的。我还记得我们一起去看雷峰塔,在西湖边的茶庄喝茶吃藕粉,我读过她的获奖小说《南方有嘉木》,但我不知道她写的昆剧剧本会是什么样的。我对戏曲史有过一点点研究,知道戏曲剧本的写作有别于一般的小说写作,要求比小说更浓缩,要在较短的篇幅中,将人物的性格、剧情的冲突都表现出来。需要多少知道一点舞台调度,这样才能构建适合的故事结构与人物的出场安排。我们的戏曲多半被翻译成“Opra”,与西方戏剧概念里的歌剧相对应,这也反映出我们戏曲的核心,除了文学,更多的成分应该是音乐,是歌。我们的戏曲有很多固定曲牌,填的是词。写剧本的时候要以歌、以曲的形式把故事写出来,把人物的性格表现出来。因而在写作中填词,不知道填词的音韵规律是不行的,光知道音韵规律,不知道曲牌还不行,知道曲牌,不熟悉不同曲牌的特定意义,其在反映人物性格时的特殊作用,也填不好、用不好。这些对我来说太深奥了,要我填我是不敢的,就是让我去研究,我也会退避三舍。不单是我,我知道很多文学大家,即使对音乐十分通晓,对于写作剧本,也还是不敢轻易为之的。所以才形成了目前戏剧创作界的现象——几个剧种用同一个剧本。 
    到了剧场,我看到了印制精美的节目单,排在导演的后面是对我的同学王焱的介绍,她担任了这部戏演出本的整理。我知道王焱是个戏曲研究者、爱好者,我看过她写的昆剧《凤凰台》剧本,写的是律师事务所的故事,是个现代戏。她喜好吟诗填词,出版过诗词集《笛声又起》,对诗词的喜爱让她具有填好唱词的能力,对昆剧的这份热爱,让她有对昆剧的一份耐心。 
    昆剧《红楼梦》分成上下两本,上本从通灵入世演到元妃省亲,下本从宝玉噩梦演到顽石归真。今天演的是上本,“通灵入世”作为序幕,将宝玉引入。第一场宝黛初见,写了黛玉入府、宝玉摔玉等情节。第二场儿女口角是宝钗黛三人的感情戏。第三场凤姐弄权,以建造大观园为背景,写以凤姐为代表的一群人对于权力、金钱、奢华的贪婪。第四场是宝黛共读《西厢记》。第五场宝玉题咏。第六场是承笞赠帕,讲宝玉挨打后给来看望的黛玉赠帕。第七场宴饮豪奢讲刘姥姥进大观园。尾声是元妃省亲。这些都是《红楼梦》中比较出彩的情节,对于场面的铺排、人物的塑造都相对有利。比如以元妃省亲作结,省亲时那热烈、庄重的场面,人物全都华服出场,既将戏剧的情节推向了高潮,也给了上本一个比较完整的结尾,即使下本不再演,这也是比较完整的一出戏了。 
    戏中的人物宝、钗、黛、凤,政、琏、环、蔷等我很熟悉了,但对于饰演这些人物的演员,我一个也不认识,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们的造型那样华美,很适合他们的身份,造型的青春,更符合大家心目中这些人物本应有的形象。我看过的昆剧极为有限,小时候看的那出救活了昆剧的《十五贯》不算,那时我看的是电影版。最近看的是白先勇先生力推的青春版《牡丹亭》,后来又看了北京南新仓里厅堂版的《牡丹亭》。青春版《牡丹亭》给我印象很深,唱腔的设计与人物与剧情很协调,唱词精美,造型动作徐疾有致,布景亮丽。甚至给我这样一种印象,昆剧就应该是这样的,首先要美,其次要雅,这可能跟白先生古典文学的功底与他对于昆剧的追求有关。北昆的《红楼梦》在台上徐徐展开,白茫茫的背景镂空“红楼梦”几个字,干冰造就的缥缈若仙山灵阁的感觉,给人空灵之感。正如节目单封面上写的这是青春版《红楼梦》,次第出场的演员,从形象、动作、唱词都是充满青春气息的。演员的唱腔,我不懂,不敢随便去评价,感觉与苏州昆剧团略有不同,包括道白、动作等似乎都带点京剧的味道,这应该是导演的刻意追求。北昆《红楼梦》的宣传上说,北昆要打造一场南北结合的大戏,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做到了。 
    这次演出有几个小的安排给我印象比较深,一是由翁佳慧饰演宝玉,二是由田信国饰演刘姥姥。由女演员来演宝玉,本不稀奇,越剧里本来就是,而电影里也有林青霞演的宝玉形象。翁佳慧演的宝玉聪明伶俐、活泼可爱,演得相当出色。刘姥姥“装傻充愣”的形象,田先生表演得特别突出,他用了很多有一定难度的动作,也增加了这一人物的吸引力。可以说,在那一场戏里,在灿烂的贾府美女堆里,刘姥姥显得特别突出。我有一个不大可能实现的想法,我看《牡丹亭》时,由俞玖林饰演柳梦梅,他的嗓音、男性的那种舒展,都帮助他很好地完成了人物性格和人物内心的塑造。我不知道,如果换成男演员来饰演宝玉,会不会给这部本以女儿国为突出特点的《红楼梦》多一点阳刚之气,让人更多地体会到那个一见到女孩就全身酥软的少年宝玉身上,有多一点男性特征。 
    我还想说一点感觉与自己的期待不大一致的地方。北昆宣传的是“豪华青春版”《红楼梦》。或许这指的是演员阵容,我对演员队伍、对导演界没什么概念和了解,但看介绍,所有的人都大有来头,应该算是豪华的。但舞美设计方面,却离我想象的“豪华”还有一些差距。舞台背景、灯光造型都显得比较简单。这次演出的音乐,总体印象不错,柔美中带着几分阳刚。但在配合展示人物内心、展示宏大场面方面,还有相当大的提升空间。当然了,昆剧是以唱为主,唱得好,即使是厅堂版,什么背景也没有,什么音乐也没有,一样动人。 
    从北京电视台的剧场出来,夜深了,地上是五彩的光条。下一本什么时候能演?我还是充满期待,期待下一本像这地上的光条,能闪出五彩的光芒。 (文化部办公厅 彭世团)

责任编辑:王 小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