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名城不能是“鬼城”:从天津老城的际遇说开去
发表时间:2013-05-11   来源:光明日报

  今年4月,国家文物局局长励小捷在西安调研汉长安城遗址保护时提醒,要避免因人口搬迁面过大而成为人们口中的“空城”、“鬼城”、“死城”。这个提醒,道出了当前很多地方政府在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上存在的主要误区。

  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核心是整体保护。而在具体实施过程中,不少地方却是在土地财政、旅游开发及“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指导思想下,将整体保护理解成了“打造文化”、“重建历史”、“再现辉煌”,对历史文化名城实施大规模拆迁、腾迁和改造,最终全国各地出现了一座座“空城”、“鬼城”、“死城”。

  如何切实避免这些倾向,首先要正确认识历史上所走的弯路。天津近十年来的实例,恰好印证了一座历史文化名城如何从拆真盖假、腾笼换鸟,走向整体保护。

  1986年,天津成为国务院公布的第二批历史文化名城。2003年,这座老城在即将迎来自己600岁生日之时,以“危房改造”的名义被整体拆除,只剩下几处文物保护单位,供后人凭吊。老城沦为新的鼓楼商业街,周边建起了别墅区。已故的天津民俗学者张仲先生在老城的残骸上失声痛哭。近十年过去了,这个有着600多年历史积淀的老城厢已成为一座名副其实的空城。入夜,死城一座。

  这是天津无法弥合的伤口!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城没了,但文物名录中“天津卫故城遗址”还静静地躺在那里,地面上20余座劫后余生的历史建筑还倔强地屹立着。幸而,在新一轮的保护规划中,“老城厢历史文化街区”终于出现了。

  意大利租界区曾是天津九国租界中保存比较完整的一个。也是在2003年,这里按“腾笼换鸟”的思路,选出有商业开发价值的历史建筑,以拆的名义腾,其余的历史建筑或被拆或重建。改造开发后,这里成为了“意大利风情区”。腾空的房屋和重建的假古董,大量空置,每座建筑前,不得不安排一位保安看管。《三联生活周刊》记者在一篇专题报道中感叹:“我在天津的那几天,不止一个人在谈话中提到了‘鬼城’这个词,这是天津人用来描述近乎一无所有、到了晚上漆黑一片的‘意风区’,在迁走原住民、整修建筑和等待商业新租户的好几年时间里近乎空城的状态。”如今这里也被列入了历史文化街区,但摆在管理者面前最大的问题,是如何修复此前过度开发造成的破坏。

  弯路不能永远走下去,五大道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不仅是天津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转折点,也成为了《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实施后,国家落实“整体保护”政策的典型。2008年,一个为了旅游的“聚客锚地”工程在五大道的核心保护区悄然启动。但在文保志愿者的持续举报,谢辰生等文博专家的强烈呼吁下,五大道的问题很快得到了国家和天津地方的高度重视。“聚客锚地”工程下马,对原住民的大规模腾迁也宣告停止。5月3日,新公布的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天津五大道近代建筑群、北洋水师大沽船坞遗址”榜上有名。在保与不保、报与不报之间,凝聚了多少人的心血,经历了多少轮的拉锯,必载入历史!

  目前,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认识到了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重要性,但保护方式却有待商榷。比如,开封是要在城外建一座新的汴梁城,大同基本上是把老城里的居民都迁出来住楼房,里面只搞旅游、商贸设施。这种把历史文化名城变成建一座“鬼城”的保护方法实在不可取。希望天津古城曾经的道路能有所启发。(穆 森)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王德伟
分享到: 
4.55K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