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内人言 文物市场造假成了潜规则
发表时间:2011-09-22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拍卖公司造假卖假

  不论多大的拍卖公司,哪怕是北京前几名的大公司,也都无法保证只卖真货不卖假货。一些懂行的买家有时很明确地要买假货,或者买半真半假的物件,回去直接卖出或再加工后卖出,达到以假乱真的目的,最大限度地牟利。

  拍卖行一向是不负责鉴定真假的,即使出具鉴定书,也不代表一定保真。大多数藏品做了鉴定证书,只是为了送礼的时候增面子而已;拍卖的真真假假一直存在着,很多是固有的营销手段。比如,有些委托人,在给拍卖公司提供东西的时候本身就是有真有假,拍卖公司有时碍于情面和多年合作关系而不会戳破,有时会适当在假文物里选择模仿度较高的几件上拍,同时也能在征集量未达到预设目标的情况下确保上拍量。

  有些藏家为了能拍出好价位,甚至可以用一两年的时间专门来造势,通过媒体宣传、出书、出画册等方式,让人们觉得某一种收藏品的升值空间很大,等时机成熟后,再组织拍卖会,这种收益将截然不同。

  博物馆也有可能被裹挟其中。比如,有些收藏家借着与国有博物馆合作展览的机会,大肆展出假文物或者仿造的名家艺术品,对外宣称在某某博物馆展览过,使消费者误以为是真品。

  假也是分不同情况,有的假得非常有价值,比如,后代仿前代的官窑,虽不是前代的官窑真品,但有极高的艺术水平,故而经济价值也很高;张大千仿石涛的作品,可以以假乱真不说,甚至有更高的艺术价值;另外,字画类代笔的情况比较普遍,慈禧的代笔有缪嘉蕙等多人,萧谦中给老师姜筠代笔。

  专家只是小角色

  市场上东西良莠不齐,相对于真文物,假文物似乎更像主流。假的一样能卖出去,有市场的关系,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大量捡漏不懂行的人存在。

  至于专家给出的市场价格,很多专家并不接触一线交易市场,有时报价张口就来,而实际销售根本达不到那么高的价位,造成所谓的有价无市。

  能否交易取决于市场是否有需求,在这个前提下才能谈交易成什么样的价格。放着也不升值的东西,谁买?专家不用对鉴定负责,拍卖行也不用对鉴定书负责,是真是假只能靠拍者火眼金睛了。

  比起为拍品做鉴定书,专家的更大的作用在于,满足国家对拍卖企业技术实力的要求,相关法规规定,艺术品拍卖,作为拍卖一方的企业必须要有一定级别的专业技术力量,不够根本就没有资质。专家们的职称可以用来在外面挂靠收钱,甚至挂名出席都收钱,但是,大多数为了稳妥,往往退了之后挂在某企业,固定帮助一家。

  为私人鉴定会更随意一些,但是为博物馆做鉴定,鉴定书会写得更详细一些,而且绝对不会出现价钱。

  现在可以给出鉴定结论的包括单位和个人。但大多数是按照买方的要求做,至于写不写此品为真,各地也都有出入。比较负责任的单位,出鉴定书的时候会回避鉴定字眼和真假问题,只提此物基本资料与当时可能的市价。而专家则是比较随意的,即使是同一件东西,因为人情的因素可能做出不同的结论,甚至是截然相反的结论。

  是什么纵容了个人鉴定权利的膨胀?监管缺失才是大问题,专家只是小角色。(洪岩)

责任编辑:谢小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