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家村遗宝:贵族私藏 还是皇家“细软”
发表时间:2011-09-07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葡萄花鸟纹银香囊

  唐代是中国对外开放创造奇迹的时代,也是中国古代最灿烂辉煌的时代。

  今天,当我们走进西安“大唐芙蓉园”观看歌舞剧《梦回大唐》的时候,当我们畅游临潼华清池,观看歌舞剧《长恨歌》的时候,当我们巡游唐大明宫遗址公园,观仰气势恢弘的唐代宫殿一角的时候,无不为大唐盛景的美轮美奂而惊叹。但,这仅仅是今天人们按照文献记载对大唐歌舞升平盛世的再现。如果我们能亲眼看看40年前在西安城南何家村出土的313件金银器、金饰品及银铤、银饼、银板,466枚金银铜钱币以及玛瑙、琉璃、水晶、玉器、药材等共计1000余件唐代文物,就更不能不被眼前的金光灿灿所折服。这是亲眼目睹实实在在的盛唐辉煌!

  1970年10月,在西安何家村出土的300多件唐代金银器等珍贵文物,经过40年的珍藏和研究之后,于2010年5月在陕西历史博物馆重新与世人见面。开展一年来,举世瞩目,游人如织。这项被列为20世纪中国考古重大发现之一的“何家村遗宝”以独有的魅力,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

  窖藏大唐盛世一角 金银国宝价值连城

  “迄今为止,还没有一处唐代窖藏文物从数量、种类和品级上能与何家村遗宝相比。遗宝所展示的唐代多彩世界中快乐的生活、神奇的发明、精妙的艺术、森严的等级、文化的融合等等,仍旧像谜一样吸引着学界不断地探索和破解。”著名金银器研究专家、北京大学教授齐东方这样评价“何家村遗宝”。

  曾经参与“何家村遗宝”发掘、整理的陕西省考古研究所原所长韩伟教授介绍了这一重大发现的经过:1970年10月5日,从西安南郊一家建筑工地传来一个喜讯:在距地表0.8米处发现了一个高0.65米,腹径0.6米的陶瓮,其两侧还有一个高0.3米、腹径0.25米的银罐。瓮和罐都有盖;瓮盖出土时被挖碎丢失,瓮中放着体积较大、较重的金银器;罐中放着体积较小的金银器。考古所接到报告后,立即前往清理。大家经过观察后认为地下还可能有文物埋藏,于是决定进行遗址钻探。11日,在距离第一个陶瓮北边约1米处,发现了第二个陶瓮,里面也装满了器物。考古钻探还证明,现在的何家村应在唐长安城的兴化坊内。韩伟教授说:“何家村遗宝是经过考古发掘获得的,出土地点、数量、埋藏时代清楚,就考古而言,确实是划时代的重大发现。”

  何家村遗宝中大量的金银器,使我们认识到唐代金银器皿制造业的发达。早在春秋战国时期,中国已有金银镶嵌工艺;汉代方士崇尚“金银为食器可得不死”的理念,认为金银为食器可延年益寿。到了唐代,占有大量金银器皿成为帝王和贵族们的共同心愿,金银器也成为身份和等级的象征。分析何家村遗宝中的金银器,可知唐代已能提炼纯度达94%至98%的金银,当时已普遍使用了钣金、浇铸、锤、焊接、切削、抛光、铆接、錾刻、镂空等工艺。金筐宝钿花纹金杯和金梳背上焊接的小金珠至今没有脱落,其焊接技术令今人赞叹。

  何家村1000余件精美金银器皿和各类文物,大多为唐代皇家专用,因而从欣赏这些文物中,可以窥见唐代皇家生活的一斑。这批文物中有唐代女性首饰“金镶玉”臂环、金钗、金梳背,还有皇家专用的纯金碗、金箔等,其中最为珍贵的莫过于“镶金兽首玛瑙杯”、“鎏金舞马衔杯纹银壶”。镶金兽首玛瑙杯通体以一块红、棕、白三色相杂的上好玛瑙石雕刻而成,整体如俯卧的兽头,竖直的一端雕成杯口,口沿外有两条凸弦纹,平直的一端雕成羚羊头,双目圆睁,注视远方;两只修长而弯曲的羊角后伸至杯口凸纹处。羚羊的口部装有金帽盖合,金帽取出后,杯中的美酒可注入饮者口中。

  唐诗中曾有“腕足徐行拜两膝,繁骄不进踏千蹄”的诗句。但长期以来,人们不知“舞马”是诗人的想象还是实有。这个秘密因何家村“鎏金舞马衔杯纹银壶”的面世而得到释解。这一银壶上的舞马两膝跪拜、衔杯敬酒、为皇帝祝寿的姿态,与诗中的描绘不谋而合,印证了史书中皇室舞马的记载。

1,2
责任编辑:谢小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