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文化学者解读“龙”形象:设计师是黄帝
发表时间:2012-06-26   来源:深圳晚报

龙年邮票被指为“凶神恶煞”引争议。

中国龙(一)

中国龙(二)

  一直以来,人们习惯把“龙”译为英文的“Dragon”,然而在刚刚过去的龙年端午节当天,台湾著名出版人、民俗文化家黄永松做客深圳市民文化大讲堂时却提出:以龙的传人自居的中国人所崇拜的龙图腾是一个创意设计作品,它与西方凶兽dragon完全不同。

  多少年来,龙是中华民族共同敬奉历史最久远的图腾神,然而,龙究竟是什么?它是怎样起源的?各种观点却五花八门,莫衷一是。有人说它是一种神异动物,有人认为它是云、闪电等自然现象的具体化和生物化,也有人认为,它是远古先民对恐龙的记忆,并因恐惧恐龙而产生龙崇拜;甚至也有人认定它是由西方传入的。

  在对龙文化的长期研究中,黄永松逐渐形成自己的观点:龙是中国文化最伟大的设计,而这个伟大作品的始作俑者,就是黄帝。

  不是“Dragon”而是“Long”

  在黄永松的电脑里,珍藏着海量的与“龙”有关的各种图片,从考古发现的距今8000年多前的龙造型,到各个朝代的玉器雕龙和服饰图案,应有尽有,不一而足。黄永松说,只要稍稍关注一下中国龙八千年来的逐渐演变,仅仅从外形上就可以看出:中国龙就和西方龙明显不同。

  “中国龙,除应龙以外都没有翅膀,头似驼、角似鹿,是集合了多种动物而设计出来的文化形象,西方龙则是蝠翅,鹰头或者兽头,兽身。”

  外形的不同还是次要的。中国龙和西方龙最本质的区别还在于它究竟是善还是恶,而这也正是黄永松希望为龙正名的关键所在。

  2012年年初发行的一枚龙年邮票因为被邮迷们指为“凶神恶煞”,一度引发众说纷纭。票面上,一条大龙正面朝外,双目圆睁,怒口大开,仿佛正在嘶吼。“一脸凶相!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吓人了?”“它在向谁怒吼发威?”不少邮迷大为不满,不过也有人表示支持:“中国龙正需要这种霸气”。

  黄永松认为,设计者显然不够了解中国的龙文化:西方“dragon”喷火守财,为恶多端,是被圣人剿杀的恶兽,而中国龙却为人间慈悲降雨,是圣人赞许的瑞兽,因此以往的中国龙形象往往避其正面,而以侧面示人,呈游动之态,以喻其行云布雨之恩泽。

  “制作龙、凤等工艺品的民间工艺师有一句口诀很说明问题:龙愁、凤喜、狮子笑。中国龙的形象一直是双眉紧锁,但这绝对不是凶,而是愁。因为在中国人的观念中,一个家庭中父亲是龙,母亲是凤,父亲是力挑千钧的一家之主,因而时常面露愁容,神色深沉,不像母亲那样慈祥随和,经常面带笑容。”

  黄永松说:“中国人以龙的传人自居,而中国龙在西方同样发音Dragon,这就使得西方人一下子联想到基督世界的那种恶兽,产生不好的印象。当今中国经济腾飞令世界瞩目,正所谓飞龙在天。今年是龙年,正是我们应该为中国龙正名正音的时候。”

  土生土长八千多年 中国龙不是舶来品

  黄永松说,有太多的证据可以证明中国龙不仅是“土生土长”,而且历史比西方龙要古老很多,所以不可能是西方传入。

  黄永松的电脑中有一张蒙古敖汉旗兴隆洼遗址图片。图片中,石块与陶片堆出了一个清晰的S形龙形,龙首部位放着一个野猪头骨。他说,这就是目前发现最早的龙的形象。距今已经8000年历史。

  “在辽宁阜新查海遗址的原始部落广场中,也有一条19.7米的红石块砌成的龙,距今也有7400年的历史;最早的玉龙也出现在内蒙古,有5000多年的历史。”

  “这些考古都否定了‘中国龙是西方传来’这种假设。一方面,中国龙有自己独立的起源已成为定论,而且年代远远早于西方龙;另一方面,中国龙也有独立的演进过程。”黄永松说,商代之前,龙的起源因为没有文字记载,都是考古引发的假说,而此后龙进入了有史可考的时代。在8000年漫长的演化中,龙从最初商代以前的无角,到商代后有了角,到唐代兼有兽身与蛇身,再到宋代统一为蛇身,至此龙的定型大功告成,之后各朝只是微有调整。

  西方龙的起源和演进则完全不同。黄永松告诉记者,西方的龙从古希腊开始就是以恶为主,古希腊龙称之为Drakon,是英文dragon的前身。

  黄永松说,Dragon最早是凯尔特人的崇拜对象,中世纪维尔京人将自己的海盗船船首雕刻成Dragon的样,而基督教的诞生,使Dragon的命运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新宗教往往将原始神物贬低丑化,比如雅利安人入侵印度后,就将原来土著神阿修罗‘贬’为恶魔。”

  在西方传说中,龙是“海洋中恐怖的生命,具有祸害人,被神消灭的命运”,有很多恶龙的传说。而在西方的英雄史诗,如希腊神话、北欧神话,日耳曼神话中都有英雄屠龙的故事。

  龙是创意设计作品 设计师是黄帝

  而这个作品的设计者,正是黄帝。

  黄永松告诉记者,史记有记载:黄帝“北逐荤粥,合符釜山。”学者们认为,“合符”一意是灭蚩尤后合兵符,另一意则是会盟各部落创造共同的图腾,因此后世才有“画龙合符”的传说,而几年前,河北省徐水釜山顶的一系列重要考古发现则印证了这一点。

  2008年,河北省文物研究所所长韩立森带队,在釜山山顶黄帝庙遗址发掘出了明代的建筑基础和明代崇祯年碑额,金元的建筑残构,唐代陶器碎片,以及距今3500年的商代绳纹陶片,并在其下一米处又挖出残碑,残碑上有残字“黄帝时诸侯合符即(此)……最著龙之先”。

  “通俗地说,‘合符釜山’是黄帝融合各部落的第一次‘建国大会’,它是中华民族的创元盛事,也是中华文化自觉的原点。”黄永松说。

  “那个时候各部族都有自己崇拜的图腾。黄帝就让各部族带来自己的图腾动物。有的部落带了鱼,有的带来老虎。黄帝拿了一个笼子把这些动物放在里面,龙的发音就是从这里来的,也是聚集在一起、团结和谐的意思。黄帝和他的大臣很聪明地把主要的动物特征搬出来,集合成了我们今天龙的图像。”

  南宋罗愿《尔雅翼》说龙的形态有“九似”,即头似驼、角似鹿、眼似兔、耳似牛、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鲤、爪似鹰、掌似虎。而黄帝等人共创的图腾龙,也逐渐作为中华民族的一个符契,成为中华民族大融合、大统一的标志。(陈黎)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卢 阳
分享到: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