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击—回应”视野下的新儒学
发表时间:2015-04-06   来源:光明日报

  现代新儒学是对五四时期出现的全盘反传统思潮的一种反弹和回应。正确理解现代新儒学的缘起、理论特质等问题,需要我们在“冲击—回应”的视野下对五四时期反传统思潮和现代新儒学的内在关联性进行深入的分析。

  五四时期的知识精英是在“古今中西”的纠缠下来探讨中国文化现代重建问题的。面对西学强势来袭,他们的回应之道是将现代化等于西化,而西化又被简化为科学和民主。在这种古今、中西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审视下的中国传统文化,尤其是孔子创立的儒学,自然成了被打倒的对象。反传统(全盘西化)作为一种思想潮流而出现,正是这种对民主、科学两大价值放大和神化的必然产物。

  这种放大和神化可以这样来理解:首先,将西学只简化为民主和科学,忽略了西方文化中宗教、哲学、艺术等多方面的价值;其次,在放大和神化的民主观念下来衡量、裁度中国文化(孔子、儒学),得出孔子、儒家的道德价值“非民主”的结论;最后,在放大和神化的科学观念(唯科学主义)下来衡量、裁度中国文化(孔子、儒学);得出儒家经学形式、天人合一的直觉思维、尽心知性的道德(心性)修养论“非科学”的结论。这又集中表现于后两个方面,即:其一,在民主的“观念放大镜”下,精英眼中的儒学(尤其是礼学)完全是与民主观念对立而与君主专制同构的“封建余毒”“封建思想”;其二,在实证科学的“理性世界观”下,对中华人文价值理想的漠视和贬低,对儒家“天人合一”的终极追求的消解,具体表现为对儒学经学的存在形式、“天人合一”的直觉思维、“尽心知性”的道德(心性)修养实践的冲击。

  当“打倒孔家店”“全盘西化论”甚嚣尘上,儒学的现代存在受到普遍质疑的时候,一批儒家人秉承儒家“为往圣继绝学”的担当情怀起而振衰起弊、阐扬儒学,护持儒家道统,认同儒学精神,力求儒学复兴,以克服近现代中国的“意义危机”,为中国人提供安身立命之所。在五四“反传统”和“启蒙”的思想潮流对儒学的巨大挑战下,这批儒家人归宗儒学,以儒家资源应对冲击和挑战,在回应时代潮流的过程中,他们于自觉不自觉中激活了儒学传统,创立了现代新儒学的思想体系。他们也成为促成儒学现代转化、将儒学推向新阶段的“现代新儒家”。正是在这种“冲击—回应”的过程中,现代儒家人创新、发展了儒学。

  “反传统”与“启蒙”是五四时期的两个基调。与此相应,儒家人所建构的新儒学也呈现出“反‘反传统’”和拥抱“启蒙”的两个基本特质。所谓“反‘反传统’”就是坚守中国文化(儒学)本位、中(儒)西文化互补的基本立场;所谓“拥抱启蒙”就是要以儒家思想为基础,涵纳民主、科学的新精神。因为五四时期知识精英的“反传统”是由其“拥抱启蒙”的要求开出的,现代新儒学的理论重心落在了拥抱启蒙上,即如何调适儒学传统与现代民主、科学之关系。现代新儒学“返本开新”“内圣开出新外王”的文化纲领最能体现这种思想特质。所谓“返本开新”“内圣开出新外王”就是返归儒家内圣之本,融纳民主、科学的现代精神。儒家内圣是“本”,民主和科学是“新”。

  进而言之,如何回应五四时期“反传统”思潮背后的合理性支撑——启蒙价值,应该是现代新儒家的主要问题意识所在。先将被神化的“德菩萨”和“赛菩萨”重新还原为“德先生”和“赛先生”,然后再创造性地诠释儒学、调度儒学资源,实现儒家传统与现代民主、科学的“对接”。具体说来,现代新儒家既接受“五四”宣扬的民主观念,又要捍卫儒学价值,反对主流知识分子对孔子、儒学“专制”“腐朽”的控诉;既承认“五四”推崇的科学精神,又反对那种“科学万能”“科学至上”的泛化科学观,以为体现价值理性,解决“人生观”问题,作为“玄学”(哲学)而存在的儒学的存在提供合法性的依据。一句话,就是既坚守儒学本位,又融化现代精神。这也正是现代新儒学的主要特质所在。

  由此,在“冲击—回应”的模式下来看,现代新儒家的回应之道在于:其一,坚持完整的西学观,强调除了民主、科学外,还要重视批判吸收西方宗教、哲学、艺术等方面的思想精华;其二,面对“德菩萨”的挑战,新儒家学人在坚守儒学本位,捍卫儒学的道德价值的同时,又试图说明儒学价值与现代民主的相容;其三,面对“赛菩萨”的挑战,现代新儒家学人强调理性和直觉,科学和哲学的分际,即为重视直觉思维的儒学与重视理性的科学都留出位置,强调儒学与科学的相容。也就是说,现代新儒家以“哲学”作为儒学的现代生存方式,他们的“哲学”既重视坚守儒学传统的直觉思维,又注意援西入儒,以科学实证的要求来重新“打造”儒学。如是这样,我们发现现代新儒学至少有以下几个方面较为突出的理论特质:第一,援西(宗教、哲学、艺术等)入儒促进儒学的发展和创新;第二,哲学与科学分际,直觉与理性并重视野下对儒学的坚守;第三,以“哲学”作为儒学的现代存在方式;第四,以儒家道德价值(“内圣”)为本,融摄民主、科学作为儒学现代转化的重点。

  可见,如何实现以儒家的道德价值(内圣)融摄民主、科学的现代观念是现代新儒家的理论重心所在,这也是现代新儒家儒学创新论的主体内容。现代新儒学的这个重要思想特质无疑最能反映出现代新儒家对“五四”启蒙基调的回应,也即我们所谓现代新儒学“拥抱启蒙”的思想特质。(宋庆九,曲阜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张慧磊
分享到: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