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思想的时代价值
发表时间:2014-05-05   来源:光明日报

  刘瑾辉 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孟学研究,特别倾力清代孟学研究。近年出版《清代〈孟子〉学研究》等专著两部,在《北京大学学报》、《孔子研究》、《中山大学学报》、《求是学刊》等刊物发表孟学研究论文近20篇。

 

    主讲人:刘瑾辉 时间:2014年4月 地点:扬州大学文学院

    开场白

  夏锦文(扬州大学党委书记)

    各位专家、各位同学:

  《光明讲坛》首次走进扬州大学,便选择了文学院半塘讲坛,扬州大学中国古代文学学科是国务院首批博士学位授予学科,著名词曲学家、唐代音乐文学研究的一代宗师任中敏(即任半塘)先生,便是该学科的开创人和奠基者。几十年来,该学科数代学人薪火相传,继往开来,卓有建树。今天登上《光明讲坛》的刘瑾辉便是其中的代表。

  《孟子》是儒家经典,是先秦杰出散文,具有很高的思想价值和艺术成就,在历史上曾产生过极为深刻、广泛的影响,直至今日依然为人们所珍视。孟子思想博大精深,政治上倡导“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主张具仁心,施仁政;经济上提出恢复井田制度,授田于民,轻徭役,薄赋税,不误农事,制民之产的富民经济观;性善论、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影响深远;强调道德修养是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根本;重视道德教育和意志的锻炼,主张因材施教;“知人论世”、“以意逆志”、“知言养气”的文艺思想影响大。《孟子》就像一座宝藏,在不同时代都熠熠生辉。

  研究《孟子》,不同朝代,关注的内容不同;不同时期,关注的重点有别;不同的学者,治《孟》的角度和方法亦异;对《孟子》的思想研究尤其如此。我们今天要讨论的是不同时期的贤哲是如何挖掘孟子思想的时代价值的,换言之,就是考察从古至今,孟子思想是如何被继承和发扬光大的,孟子思想是如何被“经世致用”的,孟子思想是如何闪耀时代光芒的。

  古代

  《孟子》学渐成显学

孟母三迁 资料图片

  自汉以来,研《孟子》者众多,成果丰硕,并形成了专门学问——《孟子》学。宋代二程合《四书》,朱熹注《四书》,《孟子》入经,孟子地位逐渐提升,更多的人关注《孟子》,《孟子》学渐成显学。《孟子》是入世哲学,所以历代统治者关注《孟子》,借助它教化民众,安邦治国;学者研治它,陶冶情操,丰富思想,提高学识。古代学者在诠释孟子思想时,基本都与当时的政治伦理和社会发展紧密关联,挖掘其时代价值。我们仅举三例说明之。

  董仲舒对孟子天人合一思想的申发

  孟子曰:“莫之为而为者,天也;莫之致而致者,命也。”“尽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则知天矣。”认为天命是人力之外的决定力量,人只要能尽心养性,以天作为心的终极根据,不仅可以“知天”,还可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汉董仲舒明确提出“天人之际,合而为一”的思想,并在此基础上提出天意与人事能交感相应的“天人感应”概念。董仲舒明显继承和发展了孟子的天人合一思想,或者说孟子天人合一思想是董仲舒“天人感应”思想的渊源。那么董仲舒为什么要申发孟子的天人合一思想呢?他仅仅出于推崇孟子吗?不是,主要是为他的“君权神授”立论寻找圣学依据。董仲舒不仅提出“天人感应”思想,还提出“君权神授”概念。天人感应的基本思想就是以君应天,以天应人。就是说君主的权力是由上天授予的,但是这个权力不能让君主为所欲为,也要顺应天命,并且天命与人民的意愿相通,天命通过人们的意愿表达出来。秦行暴政,忤逆天意,天意让人民起来反对秦朝,而刘邦顺应民意,推翻了秦,顺应了天命成了皇帝。汉景帝朝的国策辩论,引出了西汉政权的合法性问题。中国古代讲究忠孝,忠孝是中国道德的核心,其他道德准则都是从此引申出来的。如果按照忠孝的概念,那么秦末起义和西汉的合法性就存在问题。董仲舒为了维护皇权的绝对性,强调王权的合理合法性,故提出“君权神授”理论,目的是从理论上解决汉代替秦的合法性问题。董仲舒“天人感应”和“君权神授”不仅在理论上解决了封建王朝更替的合法性问题,也契合了孟子的天人合一和民本思想。

  宋理学家对孟子理欲观的诠释

  孟子曰:“养心莫善于寡欲,其为人也寡欲,虽有不存焉者寡矣。其为人也多欲,虽有存焉者寡矣。”孟子认为人的欲望寡浅才能保持住善良的本性,多欲则会丧失善良的本性。程颐说:“人心私欲,故危殆。道心天理,故精微。灭私欲则天理明矣。”这里所谓“灭私欲则天理明”,就是要“存天理、灭人欲”。朱熹在《孟子集注》中云:“人欲肆而天理灭”,他把破坏封建道德伦常的个人过度欲望叫做“人欲”,“灭人欲即是天理”,“灭私欲即天理明”,这里的私欲指的是人欲。此后朱熹又强调“天理人欲,不容并立”,必须“革尽人欲,复尽天理”,故“存天理,灭人欲”成为朱熹理欲观的高度概括。孟子提倡寡欲,理学家在此基础上提出“存天理,灭人欲”,是有特定的时代背景的。北宋王朝一开始就实行“不抑兼并”的土地政策,纵容大地主、大官僚以随意购买的方式兼并土地。在理学家看来,这种无限兼并是可怕的“人欲”,为了不让这种“人欲”横流,他们便应时提出了“存天理,灭人欲”的哲学理论。隋唐五代的长期分裂和混乱,使传统伦理道德规范遭到了极大破坏,纲常松弛,道德式微,显然不利于大一统政治的稳定和巩固。宋理学家提出“存天理,灭人欲”,是出于儒家学派革除时弊,拯救文化,整顿人心,重建伦理纲常,维护封建统治的需要。理学是建立在孟子哲学之上的理论体系,孟子强调寡欲,宋理学家要灭欲,要灭的不是人的生存之欲,是纵欲和贪念。不是否定孟子理欲观,是发展了孟子的理欲观,是挖掘孟子思想的时代价值。

  康有为借《孟子》言志

  康有为1901年创作完成《孟子微》,在序中言:“举中国之百亿万群书,莫如《孟子》矣。传孔子《春秋》之奥说,明太平大同之微言,发平等同民之公理,著隶天独立之伟义,以拯普天生民于卑下钳制之中,莫如孟子矣!”事实上康有为在《孟子微》中对孟子申发不多,真正意图是要借孔孟的权威,言自己的“大同”社会理想,论证维新变法理论的合理性,减少或消除维新变法的阻力。是借《孟》言志立说。“大同”一词,不管在中国,还是在外国,早有人说过,但像康有为这样,套用孟子思想,进行系统阐述还前所未有。所谓大同,康有为云:“大同之世,人人以公为家,无复有私,人心公平,无复有贪,故可听其采取娱乐也。”具体说就是仁爱亲亲、独立平等、民主民权、公举共政。“孟子立民主之制,太平法也。……所谓君者,代众民任此公共保全安乐之事。为众民之所公举,即为众民之所公用。……大同之世,天下为公,选贤与能也。孟子已早发明之。”不管是民主思想,还是社会理想,康有为都从《孟子》中找到了注脚。康有为的“孟子微”,实际是“大同微”,他打着孟子的旗号,绘制大同蓝图,其根本意图是为他的政治改良变法鸣锣开道,拉住孟子为自己的理论做免费广告,以便产生“名牌”和权威效应,用心何其良苦。康有为在《孟子微》中,托圣人之论,言自己的理想与主张。这样做,一是容易让读者接受自己的观点,二是可以减小实践中的变革阻力。这就展示了孟子思想的时代价值。

上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王小伟
更多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