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原创精神成为时代主流
发表时间:2013-08-02   来源:人民日报

  一个民族的希望,全然在于它的创造力,中国梦的构想,最终也要落在创造力这个统摄全局的根基上。中华民族从来就是一个具有巨大创造力的民族,包括四大发明在内的诸多原创杰作,甚至影响了整个人类的文明进程。我们的文学艺术,从《诗经》以降,几千年来,也是奇葩迭出,沃野绵延。时至今日,我们有理由拿出更多的原创佳构来,向历史致敬,为未来播撒雨露,但事实却并不尽如人意。各种篡改、戏说、拼贴、穿越风起云涌,语言油腔滑调、精神东倒西歪、内容胡编乱凑、包装金玉其外的各类新作飞沙走石。我们以为,无论发展与繁荣怎样规划与布局,其着力点都应放在对原创精神的弘扬与鼓励上,让原创精神成为时代主流,使创作者不断寻求改变,走上创新的光荣之路。

  原创不是一句空话,而是创造者的生命沉潜,杜鹃泣血,那是“十年磨一剑”的引而不发,发必中的。

  原创萎靡,盖因社会浮躁、急功近利所致。我们有数不清的频道、舞台、印刷机在催生着优秀作品的横空出世,这种排山倒海的催生趋势与过程,必然伴随着粗制滥造,皮焦里生,直至近亲繁殖,嫁接拼贴。曹雪芹如果有几家出版社催稿,恐怕不可能将一部《红楼梦》“披阅十载,增删五次”。司马迁隐忍半生,仅为一部《史记》,因此字字饱蘸血泪,句句蕴含深情。两千多年来,我们的文学艺术凝结为世代中国人的精神富矿,滋养着他们的精神生活。若没有蒲松龄的艰难时世,摆摊设案,以搜众鬼,哪里有今日的一《画皮》,再《画皮》。如果没有元杂剧《冤报冤赵氏孤儿》对历史故事的艺术化叙述,也不会有今日“赵氏孤儿”层出不穷。

  原创,是一个民族精神的最强律动,也是一个民族形象的最集中呈现。而这种捕捉与塑造,靠的是创作者“十年磨一剑”的引而不发和发必中的。如果文学艺术家都被裹挟在各种应景与时尚活动之中,忘记或无暇光顾历史、经典,自我放逐精神思考,远离了“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的创作苦难,只轻车熟路、随波逐流地“借尸还魂”、“借鸡下蛋”,那么原创的丰茂隆盛就永远成了一句空话。

  原创是对大地精华的深切吮吸,不是凭空捏造,缘木求鱼,是生命省察,是熔炼、锻打、淬火后的深情回报。

  原创精神是作家艺术家在深刻洞悉历史、关注现实后的深情吐纳。无论历史题材,还是现实题材,创作都需要紧紧咬住大地的脐带,深层开掘生活与生命的本质,从而发见别人不曾发见的有价值的东西。有些作品尽管也是所谓原创,但由于缺乏对历史与现实的深入体认和思考,几乎是缘木求鱼般地直奔虚假、浮泛、缥缈空蹈而去。任何有价值的思想、艺术,都来自生命的深刻省察,它是从这些生命体精神深层压榨出来的玉液琼浆。无论是思想家孔子困厄作《春秋》,还是诗人屈原放逐写《离骚》,杜甫穷困潦倒成诗圣,抑或是王阳明流放龙场悟道,都昭示后人,有价值的创作思想来之不易。唐宋散文八大家,除苏洵和曾巩外,其余六人几乎都饱受了官场的挤兑与摧残。不是说优秀原创思想与作品的诞生,必然伴随着作者个人的伤痛与磨难,而是说与时代发生强烈“摩擦”的思想者,终将成为最能揭示时代本质的原创家。

  时代尤其呼唤直面当下的现实主义原创力作,更多的受众,希望通过文学艺术作品,洞悉当下生活的深刻内蕴。这也是作家艺术家不能回避的历史责任。中华民族可能从来没有形成过如此多的财富积累,也从来没有经历过今天这样“地球村式”的文明对话、见识如此丰富的人类精神文明成果,然而,人的精神匮乏症也是前所未有地到处弥漫。在时代繁华的背后,更有为衣食生计忙碌,且内心苦焦不堪的人群,他们尤其需要文学艺术的观照与心灵触摸,参与到改变现实的队列中来。总之,这个丰富的时代,为我们提供了最具原创力的生命素材,我们只需要提高审美力与判断力,并紧紧贴俯在真实的大地上,去开挖有原创价值的作品。

  原创需守恒常之道,自觉承继历史,不作怪叫,不扮鬼脸,不搔首弄姿,它是一种人类文明的庄严承继。

  原创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不是浮萍,不是断线风筝。优秀的原创作品,恰恰是具有历史承继意识的脱胎换骨与凤凰涅槃。就像中国书画,如果没有森严的传统法度,就不是汉字书法,就不是中国画,任何优秀的书画原创作品,都深深浸透着历史的积累。又如中国戏曲,如果放弃了“唱、念、做、打”之“四功”修炼,舍弃了“手、眼、身、法、步”的“五法”规范,那表演出来的就不是中国戏曲,而所谓原创也就不能称之为戏曲的原创。传统艺术在今天的原创,一定是集传统之大成,综百家之优长,然后化合出来的一种别人还不曾尝试过的技艺,一种新的艺术哲学思维方式,一种独特新鲜的表现手段,舍此,“原创”就容易变成浅薄者的怪叫声,小丑的扮鬼脸,媚俗者的搔首弄姿,急功近利之徒的招摇过市。

  因此,倡导原创精神,就更需要持守恒常之道。这个道,就是经过人类几千年反复实践后,得出的那些颠扑不破的真理。比如真善美之于假丑恶的恒久博弈,比如科学、民主、自由之于愚昧、独裁、禁锢的不懈斗争等等,任何原创都是在继承人类文明优秀成果基础上的升级,而不是猛然断裂后的空中楼阁。

  我们今天呼唤原创精神,首先是要尊重原创的规律,否则,原创只会成为乱创。今天的某些文学艺术作品,也不能不说是原创,一些抗日剧的游戏、神话演义,一些“皇权真好”剧的反复兜售,就是缺乏历史意识与文明庄严感的典型现象。

  时代正如饥似渴地期待着荧屏、舞台、图书、网络上有更多能够揭示生活本质,准确反映当下生活的精品力作脱颖而出。时代的美好、时代的焦灼、时代的转型、时代的阵痛交织而来,这个时代的每一个生命个体,也正胶着在梦想与现实、欲望与理性、成功与挫败、富裕与贫困、安全与惶恐的纠结之中,没有哪一个时代具有如此多样的审视维度,让文学艺术有了如此宽阔的表现舞台。只要俯下身子,贴住大地,不搞花架子,真正把创作当生命去打理,优秀的原创作品就会源源不断地从功底扎实的作家艺术家的内心流淌出来,而原创精神也将不断汇聚,成为时代的主流。(陈彦)

上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王文宇
分享到: 
更多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