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赏鉴:习池高唱动山河
发表时间:2015-09-15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孟浩然《齿坐呈山南诸隐》赏析

  习公有遗坐,高在白云陲。

  樵子不见识,山僧赏自知。

  以余为好事,携手一来窥。

  竹露闲夜滴,松风清昼吹。

  从来抱微尚,况复感前规。

  于此无奇策,苍生奚以为。

  这首五言古风,记述了作者到习家池游山吊古的经历,气象高古,义蕴宏深。习家池是襄阳侯习郁于东汉初年创建的极具盛名的私家园林,堪称园林史上的异数与荆楚大地的奇观。这里曾是镇南将军山简纵酒奔驰的乐土;更是千古人豪习凿齿挥毫著史指点江山的栖居之所。700年后走来了白首卧松云的孟浩然。他在这里徘徊吟哦,创作了10多首华章,赞美这别出心裁的建筑。

  习郁造园最过人之处是其关爱民生的思路。习家池的营建,不只是为了享乐。它是以越国范蠡的《养鱼经》为模本建造的水产养殖式的园林。筑了一条长60步、宽40步的大堤,引白马山泉水放养鱼类。中有楼台亭阁,花木芰荷之胜。而且一直使用至今。

  孟浩然的《齿坐呈山南诸隐》写游感。“齿坐”指习凿齿的坐席。习凿齿是习郁五世孙,历任襄阳主簿、荥阳太守。著有《汉晋春秋》《襄阳耆旧记》等名作。他文章道德誉满天下,有四海习凿齿之美称。孟浩然怀着深深的敬意来此瞻仰。前六句为叙事,写来到白云环绕的高山凭吊遗踪。樵夫虽不知道齿公,山僧们却很敬重。我们这些好事者,结伴而来,以虔敬的心情一发怀古之幽思。

  后六句为全诗的重点,义蕴精深,妙思泉涌。“竹露”二句,写夜间与白日的感受;竹露于深夜悠闲地滴下,清凉的松风白天轻轻吹拂。“闲”字、“清”字写得极好,一篇之眼。将一段静穆清逸之情,表现得深致入微而采秀内映。正是“伫兴”之妙笔。所谓“伫兴”,是指在直觉引导下,通过诗料与情感的酝酿而顿然产生的灵感。“抱微尚”,是对个人抱负的谦称。意思是说作为一个胸有抱负的后辈,来到前贤面前,深为其宏图远规所感佩。诗里所说的“前规”与“奇策”是什么?我以为是有感于习家池所体现的厚生爱民的仁政思想,也是对习凿齿宏文大论的景仰。作为一方父母官,不能出奇策安顿天下苍生,那怎么能行呢?卒章显志。这样的结尾,充分体现出诗人高尚的胸襟与伟大的政治抱负。

  习家池在明代园林家计成的专著《园冶》中就被奉为“私家园林鼻祖”。据《梅田习氏家族谱》可知习氏初以国为氏,汉有习饗,其九世孙铉为广州教授,下七世襄阳公(习郁),下五世为习凿齿,携妻子隐于万载之书堂山,终卜居于南郊白梅,后支派繁衍,南北分流。其一支经河南邓州而迁陕西富平。习公仲勋则习郁之六十世孙。(周笃文)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王文宇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