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苏留英的花鸟画 且留柔情写英姿
发表时间:2013-01-04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图为苏留英作品

  

  图为苏留英作品

  

  图为苏留英作品

  我曾说,名字往往是词汇对于一个人的终生契约。留者,存也;英者,花也;把苏氏的满腔柔情留存在花里,也许是苏留英的宿命!难怪都说她的花儿画得好!说不定,她还有机会留学英国或去举办画展呢。

  苏留英的画路较宽:冬梅、秋菊、夏荷、春兰、紫藤、牵牛、海棠、水仙都进入她的视野和画面。然而她钟情最深,画得最多,也画得最好的,还是“佳名唤作百花王,独占人间第一香”的国花牡丹。

  牡丹,上古无此名,统称芍药,唐以后始以木芍药称牡丹。唐开元中,牡丹盛于长安;至宋,以洛阳为第一;在蜀,以天彭为第一。他花皆连用本名,唯牡丹独言花,故有花王之称。自唐以来,世人盛爱牡丹,至今不衰。

  牡丹,是最易画也最难画的题材。说它易画,在于画牡丹者多多;说它难画,在于画得好的少少。主要问题,一是俗,二是僵。看那几乎无处不在的牡丹画,有的像纸花,有的像绢花,有的像塑料花,有的像有机玻璃花乃至金花银花,唯独不是活花;没有富态贵态,没有娇态媚态,更没有香味香气。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王文宇
分享到: 
4.55K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