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京开音乐会 迪里拜尔:先唱好中国歌再唱外国歌
发表时间:2017-03-14   来源:北京日报

迪里拜尔性子直爽,接受采访时快言快语。

 

  迪里拜尔,是家喻户晓的维吾尔族歌曲《一杯美酒》的演唱者,也是通过米利亚姆·海林国际声乐比赛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国夜莺”,还被芬兰和瑞典两个国家抢着封为“国宝”。闯荡欧洲多年,迪里拜尔突然发现,自己已经11年没在北京开独唱音乐会了。

  4月8日,她将在中山公园音乐堂举办独唱音乐会,将一个人从头唱到尾。“没有嘉宾,没有主持,帮助大家恢复正确的独唱音乐会观念。”迪里拜尔那银铃一样的金嗓子,快言快语的爽直性子,丝毫不减当年。

  谈音乐会

  准备独唱7种语言的歌曲

  “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北京演出,从这个舞台到那个舞台,参加了很多各种大型活动,就是没有时间开个独唱音乐会。”迪里拜尔也没想到,时间过得竟然这么快。说办就办,这才是她雷厉风行的性格:“大话少说,咱们实实在在干点事儿。”

  可要办独唱演唱会的消息传出去,迪里拜尔却被朋友们的热心反馈震惊了。有朋友听说她要办独唱音乐会,马上问她:“你的音乐会要主持吗?我来给你主持吧。”她一听就蒙了:“音乐会还用主持人?不用吧!”

  还有一些同行的朋友非常关心地问:“独唱音乐会的嘉宾是谁?”迪里拜尔又是一脸震惊,独唱音乐会还能请嘉宾?“能啊,不少独唱音乐会都有嘉宾,你唱仨歌,嘉宾唱仨歌,另一个嘉宾再唱。”“那为什么叫独唱音乐会啊?”迪里拜尔脱口而出:“就应该我一个人唱吧!”

  迪里拜尔感到难以置信,“我出国至今快30年了,难道独唱音乐会的概念在观众心目中变了?”她想着,那就借这次机会恢复正确的独唱音乐会观念:“独唱音乐会就应该是一个人唱,古典音乐歌唱家的独唱音乐会也不需要主持人。”于是,迪里拜尔只邀请了著名钢琴家张嘉林担任钢琴伴奏,一口气准备了7种语言的歌曲:亨德尔的歌剧、浪漫主义时期的歌剧咏叹调、瑞士和芬兰的歌曲、俄罗斯的艺术歌曲,一个人从头唱到尾。

  谈美声唱法

  先唱好中国歌再唱外国歌

  这么多种语言的外国歌曲只占了独唱音乐会的上半场,迪里拜尔特意把下半场安排成中国歌曲的“专场”:从《教我如何不想他》到《我的深情为你守候》,从《那就是我》再到《秋——帕米尔,我的家乡那么美》。中国歌曲占到这么大的比重,迪里拜尔有她的用意:中国歌曲照样能用美声演绎。

  “很多人以为美声唱法只能唱外国歌、不能唱中国歌,根本不是那么回事!”1984年,迪里拜尔在第一届米利亚姆·海林国际声乐比赛中获奖,1988年被聘为芬兰国家歌剧院终身独唱家,以芬兰国家歌剧院为平台向整个欧洲展示她的美妙歌喉。几十年来,她精通意大利语、德语、法语等多种语言,可迪里拜尔依旧认为,最重要的是“要先把中国歌唱好”。

  近年来迪里拜尔常常回国,也在国内带了不少学生,和他们接触时,她被声乐界的一些弊病深深地刺激到了。不少学生一味爱学爱唱外国歌曲,可对语言本身并不理解,“就是照猫画虎地在那拼凑”。她在参加一些电视台节目的时候发现,有些声乐爱好者,甚至专业人士连中国歌还都没唱明白,“没字头没字尾,一点儿不连贯,一张嘴乱七八糟。”

  “母语是最没有理解障碍的,没有障碍都唱不好,更何况那些根本不懂的语言?”其实早在1979年还没有进入中央音乐学院学习时,她就已经这么想了,“这么些年我积累了不少教学和演出经验,作为一个中国人、作为一个音乐教育者,我要把中国歌先唱好,在这基础上,再去把外国作品唱好。”

  谈国内歌剧

  创排歌剧不能临时搞突击

  近年来,随着中国歌剧演出机会日渐增多,迪里拜尔也经常回国演出,参演过《冰山上的来客》等中国原创歌剧作品。“这几年中国歌剧发展真是快,一部接一部,不过我只是把我参演的认认真真看了、演了。”她的语速飞快:“其他歌剧我确实没有时间都看,就像刷手机新闻的‘标题党’,‘刷刷刷’看名字就看过去了。”

  听迪里拜尔说话,你一定以为她是个急性子,可她却说有时候回国排练歌剧,那才是真着急。她记得有一次要演一部剧目,离上台时间眼瞅着就只剩一个多月,排练还没开始。到了说好的排练时间,迪里拜尔和演员们都到位了,就是没人张罗开始,“我一问才知道,谱子没写完呢,还没送来。”迪里拜尔直拍椅子背,“哎哟,可急死我了,这都什么时候了!”最后用了三四十天时间,全组人夜以继日,终于如期把整部剧目送上了舞台,可迪里拜尔还是有些遗憾,“虽然算是史无前例,但是很多人连谱子还没弄熟呢。”

  “近些年中国歌剧发展确实很好,有人才也有作品,数量很大。”说起中国歌剧,迪里拜尔话语十分恳切,“但咱们坐下来老老实实地说,细节还是要注意。”“还是细节”,她经常把这两字挂在嘴边,一如她给学生上课,每句话是什么情感、每个字怎么演唱,乃至作曲家创作时是什么意图,迪里拜尔都要掰开了、揉碎了,逐一讲解清楚。“看细节怎么处理,就能看出来你是不是够专业。”

  “你看舒伯特的作品,又比如《图兰朵》这样的歌剧……”迪里拜尔常常拿经典作品来对比,演唱时什么声部应该用什么样的色彩,从作曲家开始就已经打磨很多次了,“细节决定成败,一点儿都没错。别老是搞突击,什么都突击,质量肯定是要打折扣的。”(记者 韩轩)

责任编辑:李雪芹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