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庆:能扛得住岁月摧残的只有才华
发表时间:2015-11-19   来源:新闻晨报

放下过去,刘晓庆与前夫陈国军如今可以心平气和地对话。

 

  纵横娱乐圈多年,刘晓庆的名字一直占据着新闻版面。她曾经是中国最受瞩目的女演员,开公司、当富豪,是令人艳羡的人生样板。她也曾经历422天的监狱生活,财产被查封,一夜落魄,然后又再度出山。昨日(18日),刚度过60岁生日的刘晓庆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办第三本自传性随笔集 《人生不怕从头再来》的新书首发式。她在回顾写这本书的过程时坦言:“回忆非常痛苦,几乎要了我半条命”;“我的这段人生,相当于活了好几辈子”。刘晓庆前夫、当年因离婚事件闹得全国皆知的陈国军,以及在2002年“秦城事件”前后鼎力帮助过刘晓庆的好友刘文萍等来到现场。

  在秦城,“一切都是黑沉沉的”

  在自传中,刘晓庆毫不避讳地回忆了在秦城监狱422天的生活,将她从人生最高峰跌倒最低谷,再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细节首次坦白。

  她说,危机来临之前,她每天如惊弓之鸟,公司被查封,妹夫失联,跟踪车辆形成了“活动笼子”,日常生活就是一部大片,自嘲“我一辈子都没有这么威风过”。

  刘晓庆回忆自己在秦城监狱的生活:“秦城,一切都是黑沉沉的。”她对自己说:“重中之重,是要把身体保护好。”她开始每天跑步,没有钟表,也不知道时间,每天早晨在只有几平方米的牢房中跑对角线,跑8000步。监狱冬天也没有热水,她就每天冲凉水澡,和号友们一起吃玉米面窝头,喝玉米粥。

  “屈指算来,自己工农兵学商都经历过,连去秦城都没有被落下,生命的密度岂能丈量?从古到今,名女人几乎全都演遍,历史长卷焉知几何?”刘晓庆说,活着的每一天都是赚来的,要向天再借一万年。

  当“横漂”,还清千万元债务

  走出秦城之后,刘晓庆连“从零开始”的资格都失去了。19套房产被拍卖,身无分文,债款高企,妹妹晓红打算去做小时工,她和狱友到处打听哪里可以领“低保”。

  她坚持锻炼,在朋友的帮助下重操旧业,杀回影视圈,做起了“横店第一漂”,在横店串戏、跑码头,从龙套到主角,一部戏接一部戏。她像“拼命三娘”一样释放出自己能量的极致,为人也学会谦和忍耐,在参演影视作品之余,还一步一步登上了话剧舞台。出狱12年的时间里,她拍摄了20余部电视剧、6部电影、1部舞台剧,获得了3次“华鼎奖”终身成就奖。

  在偿清债务、风波过尽之后,她和王晓玉步入婚姻殿堂。十几年的劳苦奔波、舍命拼搏,终于闯出了一个大写的“我”,而“人生不怕从头再来”,正是刘晓庆跌宕起伏的人生里发自内心的感叹。

  陈国军曝当年写书为还债

  昨天发布会,刘晓庆的前夫陈国军也来到了现场,当年他曾因写下《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而轰动一时。昨天,陈国军坦言,自己当年写下这本书,纯粹是受到身边朋友撺掇,目的就是为了挣钱。

  陈国军说,那个时候他欠了50万元钱,有朋友劝他赶快写本书,写一个不得不说的事。“我觉得这个想法能把账还上。问朋友借的钱也是他们一分一分攒的,人家不催你,比催你还难受。”但陈国军还是犹豫,不想写。另一个朋友劝他说:“你还是写吧,刘晓庆不是一般的人,将来有一天你们都会作古,你们走了之后这段经历谁也说不清楚。”于是就有了《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一书。

  昨天刘晓庆现场问陈国军,那本书后来挣到钱没有?陈国军回答:挣到了,比你这个书卖得还多。

  对于这本曾把自己搞得“特别臭”的书,刘晓庆最后还是选择了原谅。但她强调:大家要记住,他这本书是有偏颇的,有些是诬蔑。陈国军当场表白,自己对刘晓庆一直都是爱的:“这个伟大的女人,值得一个男人终身去爱她。”

  对于过去的恩恩怨怨,刘晓庆说,时过境迁,如今她的心里没有仇恨。“现在,我甚至可以和他们一起坐下来,喝茶聊天,笑谈往事,恩怨是非,云淡风轻。冤冤相报何时了?不报,都过去了。”

  [对话刘晓庆]

  谈仇恨

  记者:写这本书,你有顾虑吗?

  刘晓庆:我之前一直有顾虑,在写的当中也有顾虑,我的家人都反对我写这本书,不是我自己有顾虑,只是不想影响到他人。在写的当中,也是这部分考虑得比较多,重在内心感受,所有的感受细节都是真的。

  记者:对于曾经陷害过你的人,还会仇恨吗?

  刘晓庆:风波中对我不离不弃的人我肯定会涌泉相报,落井下石的也不完全怪他们,只要是在供词中没有胡编乱造,我都可以理解。编造的不做朋友就是了,也不会做仇人。

  记者:被指整容这件事,你怎么回应?

  刘晓庆:我被人说整容,其实这没什么了不起的,我就是怕误导大家。水滴石穿,一个人对生命的态度决定他的容貌,我的岁月无痕和我的快乐有很大关系。我明白快乐能让人活得更有质量,更加长久一些。我现在不知道究竟能活多久,活着看吧。我问过好多成功者,都是世界排名前几位的大富豪,他们的要诀就是生命第一,信誉第二。若问让我重新站起来的原因,我现在想来就是,我相信唯一能扛得住岁月摧残的就是才华。

  谈名气

  记者:你觉得名气对人意味着什么?

  刘晓庆:电影演员一出名脸就被人认识,我不喜欢做演员,只想当艺术家。

  记者:你如何定义作为演员的自己?

  刘晓庆:如果现在有人问我谁是中国最好的女演员,我还是会停顿两秒,1、2,是我。

  记者:你看上去很强大,在爱人面前会示弱吗?

  刘晓庆:还没一个男性朋友说我特别强。我在生活中从来都是照顾别人的。

  记者:你说自己已经263岁了,这个数字有何意义?

  刘晓庆:每一个人说我的名字时,都会说多少多少岁的刘晓庆,所以干脆就263岁吧。

  记者:为什么你偏爱演少女的角色?

  刘晓庆:我没单纯演过少女,每一部电视剧都是传记题材,在里面有年轻有年老,才会这样演的,而且这有什么不对吗?演员只演自己,也就不是刘晓庆了。

  记者:卸下你明星的光环,私下里喜欢做什么?

  刘晓庆:我从来不把自己当回事,我没有任何一个瞬间把自己当明星。我什么都喜欢做,打球,玩游戏;喜欢小狗,喜欢大自然。其实我打心底里本来就是这样的。

  谈遗憾

  记者:人生是单行道,如何从头再来?

  刘晓庆:青春和年龄不是一回事。人活明白了,一秒钟就能从头再来,活不明白,你一生都在禁锢当中。

  记者:你觉得自己还有什么遗憾吗?

  刘晓庆:我觉得没有什么遗憾。其实我都是在风雨当中成长,风雨过了以后,拿一个鸡汤的话来说,就是要感谢我的敌人,他们其实是老师,没有他们我不会成长,肯定就是一个很普通的,有点名气的人。我觉得我自己现在很丰富。

  记者:你会期盼一座小金人吗?

  刘晓庆:奥斯卡奖只是美国的奖,因为美国电影受世界欢迎,所以大家有期盼,这种期盼就是把命运的缰绳交给别人,我不会这么做的。我要牢牢把握自己的命运。(记者 徐颖)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李雪芹
分享到: 
更多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