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沁鑫:《青蛇》让我的性别意识复萌
发表时间:2013-06-25   来源:羊城晚报

 

田沁鑫(左)与秦海璐(右)、袁泉在《青蛇》排练中

 

田沁鑫 图/受访人提供

  中国国家话剧院导演,亚洲当代最具实力和影响力的导演之一,北京大学影视戏剧研究中心副主任。她的作品以对中国传统题材和世界名著的全新探索,对现当代社会话题的敏感捕捉,和当代艺术观念和东方美学相融合的舞台呈现,在中国戏剧舞台上独树一帜,在国际戏剧领域亦有影响。

  代表作品有:话剧《生死场》、《红玫瑰与白玫瑰》、《四世同堂》、《风华绝代》、《赵氏孤儿》,昆曲《一六九九·桃花扇》等。

  在当今中国话剧舞台上,国家话剧院导演田沁鑫无疑是极为引人瞩目的一位。她喜欢改编经典作品,将文字变成活人的艺术,在以男性导演为主导的戏剧圈,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今年3月,田沁鑫最新话剧《青蛇》在香港艺术节进行首演,引起轰动,随后的一路巡演亦是好评如潮。6月27日到30日,这出戏终于要在友谊剧院与广州观众见面了。

  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时,田沁鑫说,《青蛇》是她创作生涯中最为艰难的一部,从最初的意念萌动,到最后成品,整整耗去十年时间。

  《青蛇》台词

  因为有缘……缘起缘灭,有因有果,成住坏空。

  做人是不是就要形单影只,是不是就要自己面对了。我一天比一天聪明了,真是悲哀。

  我只想得到人的眼泪,人的头脑,和一颗人的心。

  男的什么都不会干。

  不知是慈悲还是恻隐,烦恼即菩提。

  追逐快乐本无过错,人人都希望生活安逸,情感满足,却把所有不快乐都当做不好的,想要千方百计逃避它。

  我不退转,我的爱,万劫不复,永不止息…

  我怦然...不能心动!

  生理上的劫数比心理上的劫数更直接。

  我知道人间不像我想像的那么完美,但作为人妻,我只想一力承担。

  爱欲之人,犹如执炬逆风而行,必有烧后之患。

  一生一世很长,姑娘不可当真。

  我向前走,这就是人间。

  谈经典改编

  找到高于原著的立意&从不逡巡于儿女情长之间

  羊城晚报:为什么您一直喜欢改编经典?其中的挑战和乐趣在哪里?

  田沁鑫:我一直在坚持排演一些中国的经典作品,这些经几十年甚至上百年而沉淀下来的中华文化瑰宝,是能通过舞台上的立体呈现传递给观众的。文化不是单纯的知识掌握,它是一种活法儿。我的话剧是以情感为纽带,勾连起观众情感。戏剧的内容必须是有品质的,形式则应该不拘一格、多种多样。 我在创作过程中,会使用快速的节奏,用一些观众可感可知的表现形式,让观众在看戏的时候不会觉得距离遥远,不会觉得无趣,这样更容易让年青一代认同我们的文化传承。

  事实上我每次解读经典的时候,都要找到小说之上的一个立意,依托于小说而又高于小说。比如《四世同堂》,平民史诗,老舍先生为什么没叫它《八年抗战》?这还是从一个家文化、民族性上来说的。《青蛇》也一样,它给了我一个人、妖、佛三界的认识,那么我就照着这个认识来改编它。

  羊城晚报:您说从改编话剧《生死场》开始,到《赵氏孤儿》,到昆曲《1699桃花扇》的筹备,一直处在男性叙事角度,您从小也不重视自己的性别。

  田沁鑫:我的作品一贯以大胆、热烈的“力量”型面对观众,这来源于我的“中性视角”。我与其他女性导演的区别在于,从不逡巡于儿女情长之间,而是将艺术创作的视角投射到更为微观的心灵隐私,及更为广阔的社会历史当中。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李雪芹
分享到: 
4.55K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