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别诗人雷抒雁:诗永在 诗人永在
发表时间:2013-02-19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1955年上小学五年级的雷抒雁

1982年雷抒雁采访张海迪

雷抒雁

  抒雁走了。走时,癸巳年正月初五凌晨的鞭炮刚刚燃响,这是送别,也是相伴。

  我和抒雁相识相处已经三十多年。因为太熟悉,平日从未丈量过他在自己心里占据的位置,直到他离开了,才发现自己心里竟出现了一片永远无法填充的巨大空缺。这些天,我总是想起抒雁的音容笑貌,心里的滋味是涩的,是苦的,想着想着,眼眶就湿了。

  上世纪的1967年,抒雁从西北大学毕业来到黄河滩上的一个部队农场接受再锻炼,之后,便从那个农场参军,成为第21集团军第62师政治部宣传科的干事。从那个时候起,他的诗作里出现了与大漠戈壁、哨卡军营相关的内容。这些诗作引起一位在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工作多年的老领导注意。1972年,周恩来总理指示《解放军文艺》杂志复刊,那位老领导直接点名将抒雁调到北京,当了《解放军文艺》的散文诗歌编辑,直到1981年转业到地方工作。

  抒雁去世的第二天,思量再三,我拨通了那位老领导家里的电话。我告诉他,抒雁走了。对方半天没说话,开口了,却是“你再说一遍”。我又说了一遍。电话那一端传过来一声深深的叹息,说,我要去他家里看看。这位老领导八十多岁了,行动已经有些迟缓,我说,你年纪大了,行动又不方便,就不要去了。他说,你把抒雁家里的电话告诉我,我给他家里打个电话。我刚要把话筒放下,老领导又说话了:抒雁是个非常有才情有思想的人。他为人刚正真诚,耿直坦率,从不说违心的话做违心的事。那年,因为刊物发表的一篇作品,“四人帮”向军队发难,相关部门的领导便要出版社写出检讨,否则,就要追究编辑的直接责任。大家都十分愤懑,但不好也不敢多说,只有抒雁在会上大声呼道:我们没有错,我们做的是一件刊物应该做的事情,是他们应该向人民检讨,而不是出版社向他们检讨。这件事,出版社的许多老同志都记忆犹新,在那个时代,敢于直言,是要顶着巨大的政治压力的。老领导在电话里说,抒雁是个战士,是个真正的战士。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桑小婷
分享到: 
4.55K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