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子建:好文学是朴素中的华美
发表时间:2013-02-06   来源:重庆晚报 

  近日,著名女作家迟子建的新书《黄鸡白酒》由湖南文艺出版社推出。《黄鸡白酒》收录了迟子建近两三年创作的5部中、短篇小说,均为首次出版。小说集继承了迟子建一贯的风格,以温婉的笔调讲述市井小人物的故事。昨日,迟子建接受重庆晚报记者的邮件专访,说起了自己的写作历程和文字风格,同时就当下的文学现状和观点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路途

  写作之笔是不离不弃的伴侣

  迟子建从1983年开始写作,至今刚好三十年。提到写作的原因和动力,迟子建表示坚持写作就是因为喜欢。迟子建说:“写作让我找到了一个不离不弃的‘伴侣’———那支看不见的笔,只要你不背弃它,它绝不会别你而去。”在她看来,这正是三十年写作之路留给她最宝贵的东西。

  迟子建告诉记者,她也曾有过对写作的困惑。“早期的写作中,老是对自己的作品有疑问,后来时间长了,认定了自己写作的路子,这种困惑就减淡了。”迟子建说:“其实对写作有困惑也不是坏事,这说明你还有发展的可能性。”

  当记者问及文学对她意味着什么时,迟子建没有直接回答。她说,她出生在北极村,生长在大兴安岭,在每年长达半年的冬季里,下午三四点钟太阳落山,第二天七八点钟才升起来,她感受了比别人更多的长夜,也比别人走了更多的夜路。“文学对我意味着什么?我愿意重复我曾经说过的这句话:提着文学这盏灯,你就不怕一个人走夜路。”

  得奖的愉快只会一闪而过

  迟子建是当代中国具有广泛影响力的作家之一,至今已发表以小说为主的文学作品五百余万字,出版四十余部单行本。她曾三次获得鲁迅文学奖,两次获得冰心散文奖,一次获得茅盾文学奖,加上其他奖项,囊括了散文奖、中短篇小说奖和长篇小说奖。

  无论是小说还是散文,迟子建都有奖项来证明自己的成就,那么她怎么看待这些奖项?迟子建告诉记者,写作是她一生的修行,得奖只是瞬间的愉快,“一个修行的人,怎会长久记着那种一闪即逝的愉快呢?”

  风格

  只写熟悉的北方,无法写重庆

  迟子建的作品,大部分都在描写北方的世界,尤其以她生长的大兴安岭、黑龙江为背景。迟子建告诉记者,这与她的生活分不开。

  新出版的小说集中,《黄鸡白酒》写的就是哈尔滨分户供暖改造引发的一些纠纷,她是故事的亲历者。迟子建说:“小说中的小酒馆、街巷,我都特别熟悉,因为我曾经在那一带生活了七八年。而这本小说集里的人物,或生活在哈尔滨,或生活在山林小城,都是我熟悉的人物,熟悉的生活领地,所以写起来没有隔膜。”

  对于是否会在小说中尝试全新地域环境?迟子建坦言,如果让她写重庆,她没有办法写,因为不熟悉,“所以我的笔还会游走在北方。一个北方,一生也写不完。”

上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卢 阳
分享到: 
4.55K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