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家叶庆文:让观众看得懂才是好作品
发表时间:2012-11-02   来源:钱江晚报 

  

  尹炳炎 摄

  若问起老杭州,杭州城里,哪些雕像让他们印象深刻,有两尊,必在这个名单里。

  一尊,是浙江大学的毛泽东雕像,另一尊,则是六公园里的志愿军雕像。

  老街逝去,高楼迭起,这些城市雕塑,依旧静静地伫立在老地方,见证杭州半个多世纪的人世变迁。

  而在叶庆文手里,诞生的人像雕塑,远远不止这两座。

  他曾主持南昌八一起义纪念碑《攻打敌营》大型浮雕的创作,从西陲之畔到东海之滨,祖冲之、顾炎武、文天祥、骆宾王、鲁迅、常书鸿等等大型纪念像,在他的一把雕刻刀下,以人们最熟悉的姿态,印刻在城市的各个角落。

  “550多件。”问起一共制作了多少雕塑作品,叶庆文不假思索地回答,声音洪亮。

  88岁高龄,他却一人住在临平,煮面、打扫、锻炼,孩子们常来,他还“不高兴”,“他们过来麻烦,我要一个人集中精神做点事情。”

  这点事情,还是离不开雕塑。

  1947年,叶庆文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国立艺专雕塑系,师承刘开渠(中国现代雕塑事业奠基人)、程曼叔(著名美术教育家),毕业后留校任教直至退休。他将西方严谨的现实主义传统,传给了几代人。

  在他一百平方米的房间里,门旁、床边、书架上、沙发旁、电冰箱上、电视机上,只要是能搁东西的地方,都被叶老师的雕塑作品占据了。

  光是毛泽东像,挥手的、背手的、垂手的,就有5座。

  客厅里,小女儿、大女儿、夫人,还有自己的肖像,排了一排。

  这是记者看过的,最特别的全家福。

  “他们都是我的模特。”他拿出一本旧旧的速写本,房东小巧、民兵队长、渔老大、妇女队长……这是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老人积累下来的人物速写,“生活不熟悉,人物就不会形象。”

  采访中,一说到某件作品,老人定要站起来,带我们去看。他步子跨得很大,不让记者扶,“我做雕塑时,从不坐下,都站着,身体早就练出来咯。”

  他说,今年站不动了,那就写写诗,他要写一本书画集。

  叶庆文的手,不大,长满了坚硬的茧子,这是雕刻时光,留下的人生痕迹,起起伏伏,深深浅浅。

  人物名片

  叶庆文 著名雕塑家。1925年生于浙江省兰溪市。中国美术学院教授。

  曾主持创作了南昌八一起义纪念碑《攻打敌营》等大型雕塑。铜质雕像《浴女》1995年获美国奥克兰特别贡献奖。著有《雕塑艺术》、《人物雕塑技法》、《雕塑技法》、《凝固的旋律》、《中外雕塑艺术》等著作。

  发不需丝丝分明,不能看到什么做什么,叶庆文的雕塑观是——

  自己讲不清的艺术,大众怎么欣赏

  如今美术学院的课堂上,学生们画素描用的女头像、男胸像,很多都出自叶庆文之手。

  新中国成立前,中国美院绘画系和雕塑系基本练习用的石膏像,都是从国外引进的,为了使学生了解中国人的气质和形体结构,1953年开始,叶庆文亲手制作解剖头像。

  这些头像、胸像和人体,制成石膏像后,成为了全国美术院校的课堂教具,还流到国内外市场。

  叶庆文家的沙发旁,摆着一个女孩头像,娟秀、清纯。这是他大学毕业时,为工艺系的一位女同学做的。记者很奇怪,女孩的头发并不是“丝丝分明”。

  “哈哈,我当时跟你想法一样,把头发做得一根根很精细,结果程曼叔先生看到了,把一丝丝的发纹去掉,他告诉我,做雕塑要有整体观念,这是根本,不能看到什么,就做什么,而要从里面做出来。”

  叶庆文说,这句话,他琢磨了一辈子。

  (以下记者简称“记”,叶庆文简称“叶”)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王文宇
分享到: 
4.55K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