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盾文学奖获奖者刘醒龙:<天行者>充满感恩的创作
发表时间:2011-08-30   来源:北京日报

 

 

 

  8月20日,第八届茅盾文学奖揭晓,刘醒龙的《天行者》以56票的高票获奖。他的一个朋友打电话给他,说自己几乎流了泪。醒龙则在给众多好友的短信回复中写道:“谢谢!无论早晚,朋友的每一个字都弥足珍贵!”

  其实,迄今为止,刘醒龙已出版长篇小说十部共十二卷,中、短篇小说集二十三部二十六卷,共计发表文学作品近千万言。并有五部中短篇小说集由外国出版机构翻译出版。他的作品曾获第一届鲁迅文学奖,第四、五、六届《小说月报》百花奖,1996年度中国中篇小说十佳奖、中国长篇小说十佳奖,第二届(2003-2005)中国小说学会长篇小说大奖,首届(2004-2005)世界华文长篇小说红楼梦奖决审团奖,第七届中华文学基金会庄重文文学奖等数十项大奖。

  四岁半上小学的大别山娃子

  刘醒龙曾深情写道:“很多时候,我都在觉得自己没有真正意义的故乡、故土和老家,无法像大多数人那样,有一座老屋可以寄放,有一棵同年同月同日生长的树木作为标志,再加上无论走的多远都能让内心踏实可感的一块土地。我是在古城黄州的黄冈地委招待所出生的。刚满一岁,父亲就请了两个挑夫,一位挑着我和姐姐,一位挑起我们全家的行李,一步一步走进大别山腹地,在一处名叫石头嘴的小镇上停留下来。”

  1960年秋天,才四岁半的刘醒龙同姐姐一道启蒙入读英山县石镇区中心小学。刘醒龙解释说,过早地上学并非由于自己早慧,只怪家里孩子太多,在供销社当售货员的母亲实在无法照顾,提前上学,是为了让自己呆在姐姐身边多些照顾。所以,自己才会在第二年再读一次一年级。1967年读完六年级拿到毕业证书后,刘醒龙再次被留下来读了第二个六年级。这一次是因为“文化大革命”的爆发,初中不招生了,他是所谓干部子弟,呆在家里没事可干,只有再次回学校读书。因为父亲工作的不断变换,这八年间,他先从最早的石镇区中心小学转学到红山区满溪坪公社金家墩小学,然后又是红山区中心小学,再后来是红山区西汤河公社完全小学,最后又回到红山区中心小学。少年时期的漂泊无定,所增加的生活难度,也带给刘醒龙后来写作时独有的丰富性。在不断变换的小镇与村落里,各种深刻的民间流转,无疑会在他心里产生比同龄人深厚得多的积淀,也为他后来迈向文学殿堂之路铺下了坚实的生活基石。

  1973年元月,刘醒龙高中毕业后,全家搬到雷店区。父亲要他去刚刚竣工的草盘区占河水库管理处做临时工。临行时,家里给了他一只父母结婚时买的已经十分破旧的木箱子,另加五元钱。买了一张车票后就只剩下四元二角了。报到后他就发现,因为其他人都是从修水库的民工中有选择地留下来的,像自己这样来此的一些人,被称为是从峨眉山上下来摘桃子的而不受欢迎。刘醒龙在此领了三次少得可怜的工资,第二个月的工资还被人从宿舍里偷走了。三个月后,因为张家嘴水库即将开工,县水电局要人帮忙,这类不受欢迎的人自然在被送走之列。在最炎热的夏季里,为了测绘新水库的坝址和库容地形图,以及未来有可能改地造田的百里西河两岸地形图,在地区水工队派出的技术人员的指挥下,刘醒龙扛着一根五米长的花杆,爬遍了西河两岸满是荆棘的山岭沟壑。后来在他的小说中,西河总是以各种各样的形态出现,除了这条河是他少年时期就从上到下走过之外,肯定也与初入社会后的这段生活密切相关。秋天,测绘任务结束,刘醒龙先是被派往石镇区桃花冲水库工地当施工员,两个月后,又被改派到全国学大寨先进典型、草盘区岩河岭大队岩河岭水库改建工地上。那一年,刘醒龙还不满十八岁。工地上号称有两万民工,当仅有的一位名符其实的技术员被调到别的水库工地主持用环氧树脂修补漏水隧道后,刘醒龙便作为“技术员”一直坚持到水库工程基本完工。2002年,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了他的一部以岩河岭水库修建过程为背景的长篇小说《弥天》,这是他迄今为止仅有的一部带有明显亲历性的小说作品。

1,2,3,4
责任编辑:谢小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