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怀兴:以写历史戏见长 感恩戏曲
发表时间:2011-01-05   来源:光明日报

 

  62岁的郑怀兴是著名的剧作家,与王仁杰、周长赋并称福建戏曲作家“三驾马车”。上世纪80年代,《半月谈》杂志选出9位“中国人物·当代编剧”,郑怀兴与魏明伦、郭启宏被并称为“戏曲界三驾马车”。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所近日为他主办了剧作研讨会,在人们慨叹戏剧作家流失,并为他至今仍住在仙游县执著戏曲创作时,他却说,是戏曲在他走投无路时给了他一口饭吃,他以感恩的心创作戏曲,而且十分快乐。

  尽管目前已是国家一级编剧、中国戏剧家协会理事,身兼福建省文联和剧协两个副主席,但郑怀兴仍是那么质朴和谦逊。1970年,退伍回乡的他没有给安置工作,于是动笔为剧团写一些小戏,靠此专长当上了民办教师,后来调到仙游县鲤声莆仙戏剧团作编剧,1981年他创作了描述处于内外交困的东晋小王朝的莆仙戏《新亭泪》,一举成名。之后,一发不可止,创作了《晋宫寒月》、《叶李娘》、《荷塘梦》、《神马赋》、《鸭子丑小传》、《要离与庆忌》、《上官婉儿》《傅山进京》、《王昭君》、《寄印传奇》等20多出戏,涉及莆仙戏、京剧、高甲戏、评剧、歌仔戏、越剧、汉剧等多个剧种。其中《王昭君》获第二届中国戏剧文学奖金奖,晋剧《傅山进京》获得第二届中国戏剧奖·曹禺剧本奖,并入选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剧目。

  郑怀兴以写历史戏见长,著名戏剧家郭汉城评价他的历史剧创作是“不为了历史忘掉现实,也不为了现实牺牲历史”。他笔下的历史事件和人物,均史出有名,且尊重历史。他深入辽阔的历史时空,将世道沧桑、人生奥秘与天地大化贯通起来,对民族乃至人类的历史以一种诗人的眼光和哲学的头脑进行宏观的透视和审美的思辨。他剧中的人物,都展示出人类普遍存在的自审情绪和顽强的生命意识。透过这种自审情趣,作者自然而然地引导人们对民族和人类的历史作出整体性观照,这样,他的作品就被赋予了历史剧所应有的凝重与丰厚。

  郑怀兴的剧作都很好看,因为他善于描写人物关系,重视舞台呈现,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如《乾佑山天书》中,寇准与丁谓的关系独特而耐人寻味:寇准曾因痛斥丁谓妄造天书而被贬,他为了重掌朝政违心附和丁谓,本想重新掌权后伸张正气,但却一步步落入丁谓的圈套。此外,《上官婉儿》中上官婉儿与武则天的爱恨纠缠,《潇湘春梦》中王闿运与名妓花艳芳的无奈爱情,《傅山进京》中傅山与康熙惺惺相惜却不愿顺从的矛盾心理等,都描绘得淋漓尽致,引人共鸣。

  时下,历史剧任意颠覆历史的现象屡见不鲜,剧作者多是为了求得轰动效应。郑怀兴尽管“看到别人的戏在媒体上出风头,我也倍感寂寞”,但传统的文化观念使他沉静下来,“如《周易》所说的那样,‘穷理尽性以至于命,精神专一,奋苦数十年’……就我来说,此生已安身立命于戏曲,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甘为戏曲作吐丝的蚕,燃血的烛。”

  不少剧作家改行写电视剧去了,郑怀兴也写过《林则徐》等电视剧,但他还是觉得写戏曲更过瘾。他说,1972年,他去看望曾创作出《春草闯堂》的著名剧作家郑仁鉴,郑为读不了书、写不了戏而苦恼。如今他赶上了好时候,他将继续戏曲创作。(徐晓萌)

责任编辑:张殊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