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学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
发表时间:2014-10-14   来源:光明日报

——中外学者座谈

习近平同志在纪念孔子诞辰2565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上的重要讲话

    编者按 9月24日,习近平主席在纪念孔子诞辰2565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暨国际儒学联合会第五届会员大会开幕式上发表重要讲话。当天晚上,国际儒联邀请于开幕式现场聆听习主席讲话的部分中外学者进行座谈。光明日报以纪要方式刊出学者发言,以飨读者。

  爱好和平的思想深深嵌入了中华民族的精神世界

  安乐哲(美国夏威夷大学教授、东西方研究中心主任):从习近平主席的讲话中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很有学问的领导。我觉得中国爱好和平体现在儒家思想的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包容性,一方面是和而不同。儒学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但是儒学不是教条性的学说,而是一个发展性的、开放性的学说,不但自身要有创造和发展,而且要吸收外来的东西,把大同作为一个目标,承认别的文化的价值,尊重别的文化的不同。儒学既是昨天的文化,也是明天发展性的文化。我们应该积极推动儒学的国际化,和平的儒家思想对世界文化应该有它的贡献。中国的声音近150年来在世界上并不大,可是现在,一个强大的中国应该在世界文化的“桌子”上有她自己的声音。

  岗村宏章(日本国立岛根大学教授):我想结合中日关系谈谈习近平主席关于这一点的论述。日本跟中国是一衣带水的邻邦,这几年关系却不太理想。我个人认为中国跟日本是两个搬不开的邻居,两国关系只能走信任与合作的路线。日本的历史大家都比较了解,连日本人的名字都是汉字,只是念法不一样。我们日本的文化也有自己的发展,但是基础是中国文化。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应当求同存异。我为什么要强调这些?因为在日本的历史上,曾经发生过汉学东渐,后来又发生了西学东渐,日本从近代开始向西方靠拢,跟中国背道而驰,之后导致了灾难性的战争。日本国内有不少人至今对历史问题的认识还没有很好解决。英国牛津大学有个教授写了一本书,叫做《被遗忘的朋友》,就是想客观公正地评价甚至是重新恢复中国对于当今世界和平与发展的突出贡献,我个人很赞同并准备跟他合作做进一步的研究。我认为,中国爱好和平的理念应当被融入世界,世界也应当认同中国的和平理念。中国随着国家实力的增强,应该把自己的文化实力,也就是国际关系学里面经常讲到的软实力,这个是中国的强项,向世界宣传和推广。你看中国历史上的发展,对外没有侵占别人的一寸土地,这就是因为和平的理念深入人心,世代相传。如果把中国的和平理念普及全球,就可以像习近平主席引用的那句话所说的:“于人之思想中筑起保卫和平之屏障。”我觉得习近平作为一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提倡这样的理念,他在处理外交问题时,一定是把和平放在首选的位置。我们两国人民应当共同努力,扫清两国关系前进道路上的障碍。

  戴安娜·安洁雅·戈麦斯(哥伦比亚国立自治大学教授、中国研究中心主任):在习近平主席讲话之前,有两位外国前总统发言,一位来自南美,一位来自非洲。他们在发言中都表达了与中国相同或相似的一些价值观,说明世界越来越重视中国文明,不但从经济角度,而且从更广阔的政治和哲学角度来理解中国文明。从两位前总统的发言中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孔子的思想是完全能够促进世界和平的。

  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中蕴藏着解决当代人类面临的难题的重要启示

  陈来(清华大学教授、国学院院长):什么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学术界一直在讨论这个问题,社会上也一直在关注这个问题。习近平主席的讲话对这个问题作了一个非常精辟的回答。习近平主席这次提出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道法自然、天人合一”“天下为公、大同世界”等十五个方面内容,把跨越时空,超越国度,富有永恒魅力,具有当代价值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精华具体化了。我认为,这是习近平主席第一次全面、系统地概括了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体系,揭示了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审美观,并代表中国共产党人提出要全面而系统地继承、发展和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习近平主席特别提到文以载道、文以化人的教化思想,这也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要求我们继承、发展和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要与治国理政结合起来。

  张岂之(西北大学名誉校长):从世界史可以看到,儒学对世界的文明进步有重大贡献。对于西方社会来说,18世纪法国启蒙思想家伏尔泰、狄德罗、卢梭等都受过儒学影响。法国思想家伏尔泰对孔子与儒学推崇备至,他认为,在奉行儒学的中国社会中有真正的信仰自由,政府只管社会的风化,却不会规定民间的宗教信仰。中国人用自身的道德伦理来协调人间的事务,具有明显的进步意义。伏尔泰甚至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写入法国最早的《人权和公民权宣言》中。狄德罗认为,儒学为主体的中国文化,在历史、艺术、智慧以及哲学趣味等方面都远远优于其他民族。由此可见,儒学对于18世纪的启蒙运动是有贡献的。德国哲学家莱布尼茨反对“自然法仅仅来源于上帝的意志”,他注意到了中国的儒学,甚至认为朱熹的哲学与他的多元宇宙概念有很大的相似性。20世纪,英国哲学家罗素认为,儒学具有入世、平实以及中庸的精神,是值得西方文化借鉴的重要品质。

  为什么中国儒学有如此巨大的能量?我想,这只有从儒学本身去找原因。中华诸子百家之学中的儒学是以“人”为核心的道德文化,以“人本”为经纬的政治伦理学说。儒学宣传如何做人,做有道德、有理想、有担当的“君子”;与人讲诚信友善,讲互相尊重,讲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讲人们只要努力践行,即可达到成圣成贤的目标。

  儒学本身不是宗教,而是一种行之有效的道德教化,它和宗教可以并存,能够吸取佛、道宗教中的某些优质,加以改造,使自身更加丰厚。

  儒学是讲爱心的文化,从“亲亲”到“泛爱众而亲仁”。儒学中探讨“天道”与“人道”的关系,简称“天人之学”,最高人生境界则是“天人合一”。这是中华古代农耕文化的折射,也包含有关注生态文明的因子。

  儒学为“君子”树立了认识论标准,这就是排除极端,践行“中庸”之道,反对“过”与“不及”。儒学讲“王道”,反对“霸道”,在社会观上倡导和平、和谐。

  儒学不是封闭的文化学说,它主张“和而不同”,倡导博采众家之长的文化会通精神。儒学重视教育,相信人们经过教育和自身努力,都可以成才;它不是少数天才的文化,而是中华民族整体的思想文化。

上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张慧磊
更多
深度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