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详解“2010年度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发表时间:2011-06-17   来源:人民网

  经过21位评委的无记名投票,“2010年度的十大考古新发现”今天(6月9日)下午揭晓,它们分别是:河南新郑望京楼夏商时期城址、山东济南大辛庄商代遗址、山西翼城县大河口西周墓地、江苏苏州市木渎古城遗址、陕西西安凤栖原西汉家族墓地、新疆鄯善吐峪沟石窟群和佛寺遗址、陕西蓝田北宋吕氏家族墓园、湖南永顺老司城遗址、江苏南京大报恩寺遗址、广东汕头“南澳1号”明代沉船遗址。

  今年的项目更多地体现了课题意识和国家文物局重点关注的文化遗产工作,今年入选的项目中陕西西安凤栖原西汉家族墓地、南京大报恩寺、“南澳一号”都面向公众进行过电视直播。

  本次评选自2010年11月底启动,从2010年1月1日—12月31日期间在我国境内进行发掘的合法考古项目中遴选出56个候选项目进入初评。初评由国家文物局考古专家组成员、中国考古学会常务理事和理事、全国65家考古发掘资质单位共同参与投票,最终,有25个项目入围。

  河南新郑望京楼夏商时期城址

  发掘单位: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

  发掘领队:顾万发

  望京楼遗址位于河南省新郑市区北6公里的新村镇望京楼水库东侧,黄水河从遗址西侧流过且从遗址西南部折而向东,郑新公路由北向南从遗址中部穿过。该遗址发现于1965年,1996年及2006年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分别以科研和基建为目的在遗址内进行过发掘。2006年6月,河南省人民政府将其公布为河南省文物保护单位。

  2010年,郑州市南出口暨郑新快速通道改建工程从遗址的东部穿过。经国家文物局批准,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于2010年9月进入现场对遗址进行全面调查、钻探和考古发掘。截止到2011年5月,共调查面积为400万平方米、钻探220万平方米、发掘4000平方米。发现了二里岗文化城址、二里头文化城址,并寻找到了二城址外廓城的线索,进而确定遗址总面积为168万平方米。

  二里岗文化城址保存较为完整,城墙均掩埋于地表之下,平面近方形,方向为北偏东15°。北城墙长约602米、宽10~20米,东城墙长约590米、宽12~19米,南城墙长约630米、宽7~20米,西城墙仅剩两个墙角,复原长度约560米,城墙残存厚度为1.5~2米,面积约37万平方米。经解剖,城墙由基槽、主体城墙及护坡组成。城墙的建造方法是先在生土上挖基槽,然后填土逐层向上夯筑,主体城墙建成之后,对其边缘进行修整后再夯筑护坡。东城墙上每隔20米均匀分布有墙墩,一般为2×3米,用途应为加固城墙。护城河紧贴城墙,宽13~15米,深2.5~4.5米。目前城墙上共发现城门3座,东城墙2座,南城墙1座,东一城门和东二城门将东城墙分成三等分。发掘最为完整的为东一城门,其占地面积为2000平方米,东城墙在城门处向内拐折形成“凹”字形,有专家指出,其已初步具备了瓮城的功能,体现了浓重的军事防御色彩。目前城址内发现并发掘遗迹包括道路、大型夯土基址、祭祀坑、房基、灶、陶窑、灰坑、水井、墓葬。结合钻探结果,我们初步划分了城内宫殿区、居住生活区、作坊区等功能区,“井”字道路网将各个功能区贯通起来。小型墓葬在城内杂乱分布,城墙护坡边缘及护城河上部也发现有小型墓葬。城内出土遗物包括铜器、原始瓷器、陶器、石器、蚌器、骨器等。其中陶器占大宗,为城址分期断代提供了有利依据。从地层关系及城内出土遗物可推知城墙始建于二里岗下层一期,二里岗文化下层二期和上层一期兴盛,二里岗上层二期废弃。

  二里头文化城址位于二里岗文化城址的外侧,其东城墙、东南角、东北角保存较好。北城墙残长32米、残宽0.5~1米,东城墙长625米、残宽2.5~5.5米,南城墙残长41米、残宽6.5米,厚度为0.6~1.2米。从南城墙及东城墙解剖沟可以看出,二里头文化城墙基槽被二里岗文化护城河打破,其护城河亦紧邻城墙,宽约11米。城内遗迹包括夯土基址、房基、灶、灰坑、水井、墓葬,出土遗物包括铜器、玉器、陶器、石器、蚌器等,陶器尤为丰富。从地层关系及城内出土遗物可推知城墙始建于二里头文化二期,毁弃于二里岗文化城址始建之时。

  在距望京楼二里岗文化城址城墙东北角约300米的马垌村东北部及村南发现夯土迹象,且村东北部夯土外为一条东西向的人工开凿的壕沟。据勘探,此壕沟东接黄沟水,西连黄水河,黄沟水及黄水河均为自然河流,这样,该壕沟与黄水河、黄沟水形成一个封闭的保护屏障,望京楼遗址的二里头文化及二里岗文化二城址均在其内。由此可见,外壕与夯土遗存的发现为下步寻找外廓城提供了有利线索。

  望京楼二里岗文化城址和二里头文化城址的发现为寻找史载夏商古国提供了线索。两城址位于同一地点,为国内首次发现,对于探讨二里头文化晚期与二里岗文化早期两种文化更替及王朝更迭,对于研究夏代晚期与商代早期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交流等方面均具有重要学术意义,是非常重要的考古新发现。望京楼二里头文化城址和二里岗文化城址既是考古新发现,又是夏商考古的新突破,为认识夏商都城军事防御体系、城址布局及中国早期城池建设等问题提出新问题及新认识。

  专家点评:

  点评人:刘绪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

  早在1970年代,望京楼遗址遗址就多次出土过商代和二里头文化时期的青铜器。就出土二里头时期青铜容器的遗址而言,望京楼是迄今为止除二里头遗址之外、唯一一处地点明确的遗址,其在学术上的重要地位可想而知。基于此,邹衡先生在1980年代初就指出,在中原二里头文化时期,望京楼遗址和巩县稍柴遗址的重要程度仅次于二里头遗址,非常值得关注。但长期以来,这里并未开展考古工作。

  2010年9月以来,在望京楼遗址进行的较大规模发掘,获得一系列重要发现,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发现二里头文化时期与二里岗文化时期城址各一座,这两个时期的城址同见于一地,此为首例,也是目前仅见。此外,以往在黄河流域共发现二里头时期城址3座(二里头、大师姑与古城寨),望京楼为第4座,而且面积仅次于大师姑城址。

  其二,上述两城的东、南、西三面由两河围拢,北面发现一道东西向人工挖掘的壕沟(内侧可能还有夯土墙),时代最晚属二里岗时期。壕沟的东西两端又分别与两河连通,如此,上述两城的外围被河流与壕沟所环绕,在城外形成一周防御屏障。这种人工壕沟与自然河流相结合的防御形式,在中原地区夏商周三代亦为首次发现。河、壕内的面积100多万平方米,在夏商时期亦属规模较大的遗址。

  其三,二里岗时期的城址,发掘出“凹”字形城门一处,形制独特,目前仅在偃师商城发现过。

  其四,二里岗文化时期城墙的建造,除主体城墙与两侧护坡外,在主城墙内侧,每隔20余米又加筑一宽、厚米余的加固主墙的“护墙墩”,构筑特别,前所未见。

  其四,城内发现多条大路,其中一条属二里头文化时期,其上发现有同时期双轮车车辙,再次证明中国在夏代确实有了双轮车(此前二里头遗址已发现过车辙)。

  其五,城内发现多种遗迹,包括大型和中小型建筑、灰坑、墓葬等,有的灰坑内埋有多个人头。据调查,1970年代曾在城址西部集中发现过数十个人头。集中大量埋葬人头的现象,以前仅在殷墟和郑州商城发现过。以上种种发现,均不可多得,甚至填补了空白,充分显示了望京楼遗址在夏商时期的特殊性和重要性,也为夏商文化研究提供了宝贵的资料。

1,2,3,4,5,6,7,8,9,10
责任编辑:王小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