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宪法尴尬”有赖“社会认同”
日期:2014-12-05
来源:绍兴文明网
作者:
中央宣传部、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司法部3日下午在北京举行的“深入开展宪法宣传教育大力弘扬宪法精神”座谈会引起社会各界热烈反响。大家普遍认为,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明确了宪法的重要作用,深刻阐述了宪法的重要地位,为新形势下全面贯彻实施宪法、更好发挥宪法作用指明了方向。因为中国要想将依法治国贯彻好,就必须将“以宪治国”的理念传播开去,让所有人都知识宪法的重要性,特别是在自己的宪法权益受到侵害时,能够主动寻求宪法保护,能够熟练掌握自己的哪些权利记载于宪法文本中。其次是人们要培养权利意识,遇到不能解决的纠纷向法律甚至宪法求助,而不是武力蛮干,久而久而,当然会对宪法和法律产生认同感,因为人们从法律援助中获益。

  中央宣传部、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司法部3日下午在北京举行的“深入开展宪法宣传教育 大力弘扬宪法精神”座谈会引起社会各界热烈反响。大家普遍认为,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明确了宪法的重要作用,深刻阐述了宪法的重要地位,为新形势下全面贯彻实施宪法、更好发挥宪法作用指明了方向。(12月4日新华社) 

  有什么事情比被当作“摆设”还尴尬?而宪法的尴尬或许只有法律工作者才能领会,它源自于老百姓的不解,也来自于法律工作者的顽自嘲。 

  笔者曾经研习法律,说不上精通,但也略微知道一些关于宪法的尴尬事件。早些时候,网上有则新闻报道,说是某高校弄了一个雕塑,一本宪法顶起整个地球,于是有人拿来开刷,说“宪法顶个球用”,已经足够讽刺。但事情还有续集,学校因为这则新闻就把托举的地球给撤了下来,于是还有好事者继续开刷:宪法连个球都不顶! 

  说归说,笑归笑,在犀利调侃的背后更多的是体现一种国民情绪——缺乏宪法认同。 

  在理论法学家眼里,宪法地位之隆、推崇之极是国家其它法律无法比拟的,但这种小圈子下的宪法至上并不能形成全民敬畏的氛围。更何况,有些法律工作者自己都不能认同宪法的地位,课堂上调侃揶揄最为常见,以自己所教授的学科为荣,而将宪法贬低得一文不值的现象亦不在少数。知识分子应该是“护宪先锋”,他们对于宪法的了解比一般人要更细致一些,但仅此而已,并没有彻骨撤髓的认同感。 

  在当下中国,普通人对于宪法的了解仅限于“知道”,并不知其重要性。全国人大赋予宪法至高无上的权力,但“法律的生命在于实施”,如果它没有可操作性,宪法只能是一纸空文,无法满足现代社会对于法律治理国家的需求。中国的城乡一体化进程不断回快,但中国乡土气息并没有完全消失,而且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广大农村地区,别说宪法,就连普通法律的实施都会有一些困难,人们更注重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唯有迫不得已才将纠纷诉诸法律,不然,宁可信关系,而不信法律,更遑论宪法! 

  宪法的身份很尴尬,一方面是国家将其放在法律的金字塔顶端,而另一方面却是不被理解和认同。 

  破解“宪法尴尬”处境的唯一途径就是寻求“社会认同”。小范围的宪法认同可能会让人陷入“形而上”的怪圈,应该扩大宪法的认知范围,不仅是社会精英团体,还包括最基层人民。因为中国要想将依法治国贯彻好,就必须将“以宪治国”的理念传播开去,让所有人都知道宪法的重要性,特别是在自己的宪法权益受到侵害时,能够主动寻求宪法保护,能够熟练掌握自己的哪些权利记载于宪法文本中。达到这种状态并不容易,首先是要求国家大力宣扬宪法精神,像宣传计划生育政策一样宣传宪法条文,耳濡目染之下,自然会在心里产生涟漪;其次是人们要培养权利意识,遇到不能解决的纠纷向法律甚至宪法求助,而不是武力蛮干,久而久而,当然会对宪法和法律产生认同感,因为人们从法律援助中获益。 

  “社会认同”需要时间,我们应耐心培养,让宪法成为人们内心的遵守而非“尴尬”时,它才能为“依法治国”提供至上而下的宪政服务。(何方之)

责任编辑:蒋超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