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承俊的文集
2015-06-01 08:08:15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六一”国际儿童节,这是世界孩子们所共有的节日,在这一天,孩子们的地位至高无上,他们可以暂时将繁重的课业丢之脑后,自由自在地玩耍和无忧无虑地欢笑,而动辄吹胡子瞪眼的家长们暂时退居二线,充当配角。人气节目《奔跑吧兄弟》也不失时机地凑起了热闹,最新一期节目就围绕着儿童节主题展开,让几位明星返老还童,扮演一个个肩负重大使命的小baby,让他们去体会儿童世界不一样的滋味。 
  让大人们跟自己换换角色?这个天马行空的想法如果真能成真,想必每个孩子都不会拒绝。要是孩子们经历的书山题海,让大人们也体会下那是最好,兴许在家长们在发出“孩子们也不容易”的感慨之后,孩子们的学习压力可以缓解一些,休息时间也不会被接踵而至的钢琴、美术、绘画之类所占据;“别人家的孩子”出现的频率也能更少一些,也不必跟在父母信口拈来的虚拟偶像之后邯郸学步。如果还是奏不了效,孩子们也完全可以在面对大人斥责之时,理直气壮以一句“你自己不也是做不好”作为回击,这可比“我下次一定会做好”这句管用得多。 
  然而,假设终归是假设,迫切重要的问题是,如何让大人们倾听孩子的心声。不少大人对孩子说话的语气都是从上而下的命令式语气,比如“我要你怎么做”,“你这样做是不对的,你应该那么做”等等。长此以往的结果只会有两个,一个是孩子产生逆反心理,要么公开顶撞父母,要么学会阳奉阴违,做表面工作;另一个是孩子从此人云亦,不再有自己的主见可言,成为循规蹈矩的标准化样品。也许家长们平时很忙,缺少与孩子们倾心交流的机会与时间,但六一,家长们可以将它当成与孩子们沟通心灵的最好时机,这一天孩子是当之无愧的主角,家长可以问问孩子们自己的想法,真正地静下心来倾听。知道了孩子们心理想的,了解了他们想做的,才是真正关心他们、爱护他们。 
  其实,静下心来思考,孩子们不容易,家长们也不轻松。竞争无处不在,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都不可避免地成为了一刻都不能后退的马前卒,“起跑线”观念也时时刻刻决定着人们的思维方式。在无法改变自己命运的情况下,孩子们便成为了父母们逆转人生的胜负手,大人的期望成为了“难以承受的生命之重”,过早地压在了孩子们稚嫩的肩头。于是,无论就读学校,还是授业教师;无论学习氛围,还是生活环境,凡是能比较的,都成为了一较短长的对象,无数的“虎爸虎妈”也就应运而生,目的唯功利论,方式唯意志论。孩子们成为了一只只负重向前的蜗牛。蜗牛背负的是足以庇佑自己、维护自己的家园所在,而孩子们背负的却是上辈人的殷殷期盼,默默无语却又无可奈何,默默无语的是家长根本无暇倾听自己的心声,无可奈何的是被告知这是获得成功的唯一路径。当“我要学”变成了“要我学”,这份动力能持续多久的问题,也就不言自明了。 
  在欧美儿童图书排行榜上,《野兽出没的地方》的销量一直都位居前列。如果单单只看题目的话,很难让人想象这是一本少儿图书。这本书之所以大受欢迎,是因为它描述的是一个孩子依靠自己的力量,征服了一个个所遇到的野兽,而这些野兽,代表的正是孩子成长历程中所要遇到的困难与危险。这本书的用意是即使是孩子,也有着突破自我的决心与力量。尊重这种决心与力量,难道不是为人父母者应该做到的吗?(曹承俊)

2015-05-18 07:56:13

  如果马路成为了角斗场,那么行驶在上面的车辆,无疑就是“角斗士”们最好的武器。近日,武汉街头就上演了这一幕闹剧,私家车和出租车在马路上来回s型行驶,短短80秒中双方互相别车9次,反复拉锯的结果以出租车一头撞向水泥护栏,私家车赢得了“当街斗法”而告终。  
  私家车主大可洋洋得意,毕竟在这场对决中,他自以为自己的行为就高了人一筹;出租车主不得不哭丧着脸,将车头报废的责任归结于自己技不如人。不过这一幕却慌了围观者,大家都不想好端端地开着车,前方突然“从天而降”两个愣头青,毕竟,在拼红了眼的“马路斗士”面前,再坚固的钢筋铁骨也挡不住刹那间的“亲密接触”。  
  平心而论,哪怕是一位彬彬有礼、温文尔雅的绅士,在手握方向盘之后,也可能“脱胎换骨”变个模样,毕竟,嘈杂的户外环境,见缝插针的大小电瓶车,动辄拥堵几十分钟的糟糕路况,足以让一个人失去耐性。再遇上些足以煽风点火、鼓噪气性的小事,一气之下,也难免意气用事,激动之余,粗口国骂势必倾泻而出。来而不往非礼也,投之以暴戾,那还之的自然也不会是善意了。于是“路怒族”勃然而兴,一言不合,大可拳打脚踢;无名火起,他人爹娘躺枪。而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一时之间对错的界限显得模糊不清。就拿前段时间的女司机被打一事来说,女司机恶意别车被打,打人者固然理应被谴责,而女司机也因为拒不认错的态度被人诟病,围绕这个事件,网络舆论一分为二,进而又产生了争执与纠纷,无数的谩骂和攻击油然而生。如果将社会比作一枚硬币,那身处这个信息时代,现实生活与网络语境就是这枚硬币的两面,烦躁是它的正面,极端是它的负面,非黑即白,非对即错,非胜即负的唯我思维在两端被发挥得淋漓尽致。这也是为什么“宁停一分,勿抢一秒”的礼让停留纸面,“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我行我素能够大行其道的原因所在了。  
  近来在微博上大红大紫的德国大v雷克将国人乱开车的原因归结于我们对社会没有信任感。此话虽然有些过激,但也不能说完全不无道理。对我们而言,社会就是身边的环境,如果我们所目睹的只是一幕幕得不到有力惩戒的交通乱象,那么我们所选择的只能信任自己,由着自己的性子在马路上纵横驰骋。如果违法、违规成本近乎于零,“路怒族”只会越来越多,人们心中积聚的怒气只会越来越重。如果仅仅把希望寄托于行驶者的“慎独慎行”上,这未免有些一厢情愿。只有设置严厉的制度,辅之以广泛的社会监督,才能将路怒族的“怒发冲冠”掐灭在襁褓之中,让人们的心里也能得到一方净土。毕竟,马路不是宣泄不良情绪的“角斗场”,它理应是安全驾车、文明行驶的代名词。(曹承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