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过年、家乡、团聚,中国人几千年来传承的主题。千千万万的游子,不论身在何处,不管是否能跋山涉水地完成归程,都依旧心心念念祖国、家乡、亲人。时间、空间的阻隔,让祖国和家乡的容颜变换,儿时的记忆和梦想或许在大多数人心中都不曾变过。中国文明网、新华网在春节期间发起了“家乡梦中国年”博文征集活动,许多网友通过中国文明网“文明博客圈”分享自己对新年的记忆和对家乡变化的感受。希望这些博文可以带给大家一些暖意,也希望各位网友能继续给我们投稿。(文/刘星星)                                                                                                >>>全部博文

 

      我小时候是那么的爱过年,尤其爱守岁,大人们劳累了一天都熬不住去睡了,我独自守着火炉,感受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年的神奇。到了黎明,熬不住去睡,醒来翻开枕头,压着崭新的压岁钱,我真是太喜欢过年了!总是向妈妈抱怨时间过得太慢,要等好久好久才能过上一次年。妈妈说“你现在还小,时间就过得慢,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一个年才刚过完就又到了下一个年”。

     

       每逢佳节倍思亲。春节是团聚的日子,平常四处奔波的一家人终于可以回到日思夜想的家乡,不管走过多少地方,最亲的仍然是故乡人,最恋的依旧是故乡情。与家人团聚,和亲友共欢,成了辛辛苦苦奔波一年来最向往的事。记着小时候最高兴的事儿,除了热热闹闹的团聚,还有收长辈们的份子钱。等孩子们都到齐的时候,爷爷奶奶把我们都叫过来拜年,说一句“爷爷奶奶过年好”,就给我们一个红包,据说这是可以辟邪的,那时候我一直认为收了红包,这一年都会过的特别顺利,现在想想小孩子的心理真出奇的可爱。生活一年一年好起来,爷爷奶奶的红包也年年涨,如今,我们长大工作了,不再拿红包了,只是有时候还去偷偷想念一下拿红包的幸福感。          

   

       和办公室前辈聊天,说起了他们小时候常想念的吃食——方糕。记忆中,那飘散着妈妈亲手蒸制的方糕及精心酿造的甜酒混合着的香甜浓厚的农历年底的气息,顷刻间让人觉得家的年味由远及近,开始侵袭我骨子中对年的最初记忆。据我所知,年底划方糕是很有讲究的。光做法上就要历经掏糯米、碾成粉、加水和、划成糕、上蒸笼等程序,细节繁多,讲究琐碎。    

 

 

  

      过年的另一个好处,就是可以“多”吃一些平时吃不到的饭菜。母亲和奶奶这时候最忙碌了,要提前蒸馒头、摊煎饼、出豆腐……几乎能做够年后一直到正月十五的饭菜。生活紧张,馒头不会蒸太多,主要用来招待亲戚,所以要做的有面子,面是反复的揉,蒸出来的每一个馒头白白的、软软的、还散发着浓浓的麦香。   

    

      小时候,最开心的事,莫过于看姥姥蒸豆饽饽。姥姥把籽粒饱满的红豆用水泡一夜,第二天,在锅上架起篦帘,铺上白粗布,把红豆捞在蒸布上摊开用大火蒸。蒸好的红豆表皮都开裂了,像哈哈笑的娃娃脸。凉透晾干水分后,用一块粗纱布包裹着红豆揉搓脱皮。姥姥把红豆馅儿拌入白糖,我们姐弟三个就围着姥姥不停地抽着鼻子,咂吧着小嘴,冷不丁地把小手伸进盆里捏一点尝尝,姥姥就开心地咯咯笑着,不时地用手中的筷子敲一下伸进盆里的小手。拌好了,姥姥一边用瓷匙每人挖一勺送进我们嘴里,一边说:小馋猫们,尝尝就行了,等姥姥蒸好豆饽饽,让你们吃个够。          

   所谓的年,不过是岁月在我们生命中留下的一个个印记,既是结束,更是开始。不仅在于每个人的生理年龄增加了一岁,更像是阅读人生这本书的一次次翻页。不管你是欣喜的期盼,还是无奈的蹉跎,年还是不喜不悲的准时来到。而你我,只有选择以怎样的心情和人生态度翻过这一页!于我,有家、有爱、有希望,每一天,不是过年也恰似过年!         

 

     记忆中过年永远与母亲的辛劳分不开。进了腊月门,尤其是过了农历腊月二十三,母亲就开始忙着准备全家人过年的吃食了。蒸饽饽,包包子,做豆腐、准备年夜饭……品种多,讲究也多,并且每一样食品都有各自的做法。最让我留恋的还是母亲包的年味饺子。在包饺子时,总是将糖果、花生、红枣、栗子、小硬币等包进馅里。寓意来年的日子甜美,财运茂盛等等。  

    2014年的马年新年就要到了,又是万家灯火的团聚之时,回乡过年就像总结这一年的酸甜苦辣咸,或许五味杂陈、或许喜忧参半、或许快乐无限、或许低落惆怅,不管怎么说实现梦想的道路有时候就是那么曲折,但是我们却总能找到回家的路,让乡愁变为实现梦想的强大支撑和动力吧,让梦想起航奔向美好的未来!

 

      我的家乡是一个偏远的小山村,三十多年改革开放,家乡也进入了巨变的历史时刻,但小时候过年的情节依然在脑海中闪现,难以割舍那段乡情,难以忘却那段乡音, 亘古不变的是留在脑海深处的过年琐事!1984年,村里的确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第一次吃上白面馒头,我第一次吃上南方运来的大米,最开心的事是我第一次看上了电视,而且还是日本产的25英寸大彩电,那是全村人共同拥有的一部电视机,也是改变村里人过年生活方式的重要志。                           

     

       2014年踏着轻盈的脚步一路欢歌笑语的向我们翩翩走来,我家乡盘锦,是一个鱼米之乡。春节的时候大家都赶年集、购年货,穿新衣,贴春联、包水饺,三十那天中午贴春联,下午就开始准备年夜饭,大人小孩齐上阵,在饺子里包钱、包花生、包糖果等等,都象征了我们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我的家乡近几年发展巨大,处处高楼林立,招商引资取得重大成功,人均收入辽宁省排名前列,百姓幸福指数逐年上升,商业、旅游业、工业发展取得长足进步......                            

     

       随着社会的发展,现在我们过年也有了一些新变化。物质生活丰富了,家人在年前不会再准备太多的食物,大多现吃现买;年夜饭可以不用辛苦烹饪,而是一家人到饭店欢欢喜喜地品尝大厨手艺;三十儿和初一家长都不提倡小孩子们放鞭炮,而且会告诉孩子们鞭炮会污染空气;拜年时大家都开着私家车,小区里都快停不下了;给孩子们的压岁钱有的变成了学习用品,有的变成了教育基金,总之更有意义了……             

 

家乡梦·中国年博文征集

参与方式

    请将博文发布在“文明网博客圈”并将链接发送至春节博文征集邮箱1120602526@qq.com

责任编辑 胡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