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国家大剧院舞台上
发表时间:2012-11-04   来源:光明日报

  编者按

  10月24日,本报在头版头条刊发深度报道《国家大剧院:艺术航母》,全面介绍国家大剧院5年来取得的发展成就。报道刊发后,国家大剧院上下振奋,决心继续秉承“人民性,艺术性,国际性”的办院宗旨,坚持专业化运营、科学化管理和人性化服务,以更多优秀的舞台艺术精品回馈广大公众。

  发展文化事业,就必须踏踏实实按文化规律办事。国家大剧院5年跻身世界一流,正是遵循客观规律、提高自身素质、努力开拓创新的结果。他们敏锐地抓住了“大剧院的业态”,抓住了艺术生产的规律,也得到了应有的回报。

  一上午,国家大剧院歌剧院内灯光散落,宛如黄昏。戴着黄色安全帽的工人们在舞台上来往穿梭,头颈上几十根吊杆在起落,电线开始铺设,不同的背景装置搬来挪去。台下,一排排红色的座椅静静地注视着这个“工地”。几天后,大型舞剧《孔雀》就要上演,这里将被照耀得纤毫毕现,美如梦境。

  国家大剧院落成之前,全世界最大的剧院——美国肯尼迪艺术中心,建筑面积为11万平方米,国家大剧院达到21万7千500平方米,几乎是前者的两倍。“我们现在是全世界最大的剧院,也是现代化程度最高的,”国家大剧院院长陈平说,“但是,我们的目的不是出租舞台。”

  “—个演员在表演,后面有多大的系统在支撑他”

  歌剧院舞台上空32米处的宽广工作平台,被称为“栅顶”。透过金属网格构架看下去,舞台上移动的黄色安全帽几如棋子。“你必须把口袋里的东西掏出来,留在外面。”师金建,国家大剧院舞台技术部技术保障组组长提醒记者,“我们做过实验,从这儿掉下一颗螺丝钉,能击穿舞台面的安全帽”。

  栅顶排满各式各样的电机设备,斜矗的钢管森林一样交叉盘错,遮蔽着光亮,师工用手电光指示着:“这是我们每天都要巡检的一个区域。何工带着几个人,7点钟就来,9点钟之前全部巡检一遍。”

  何工名叫何品龙,与机械打了一辈子交道。在国家大剧院歌剧院,师工、何工带着一群小伙子,从32米高处的栅顶到地下27.5米处的基坑,往返检视,“上穷碧落下黄泉”,把一片片一层层一排排的吊机、卷扬机、制动器、变压器、电频机安排得服服帖帖。即使在冬天,大强度的工作也足以让他们的内衣湿透。

  歌剧院的主舞台分为6块,可以同步或分别升降,还可以倾斜。主舞台下降到负9米后,86吨重的芭蕾舞台板能够快速移动到表演区。这些一瞬间就会出现或消失的舞台和最后方的环形旋转舞台,辅以61根电动吊杆上悬挂着几十吨重的不断变化的灯光、布景,足以给观众造成天翻地覆、阴晴无常的视觉效果和心理震撼。“让世界上每一位观众都流泪”的歌剧《托斯卡》、暴风雨中颠簸跳荡诡异无常的《漂泊的荷兰人》等经典剧作,都在国家大剧院的舞台上得到突破性的完美表现。

  这是一个异常繁复的组合:控制系统是大脑,电气系统是神经,机械系统就是舞台的臂膀。“每一块舞台、每一根吊杆的平移升降转动都必须达到平稳准确,误差不超过3毫米,竖起来的香烟都不会倒下。”师工说。这里仅导线用线量就达到280公里,一个继电器中就有1600多个螺丝,工程师们每天都要用螺丝刀进行检查、紧固,因为任何一点松动都可能让移动的舞台停下来——演砸了。幸运的是,这样的事并没有出现过,这也让工程师们充满自信。

  “一个演员在表演,后面有多大的系统在支撑他!”陈平说,“国家大剧院每年演出将近1000场,180多万人走进大剧院,没有技术支撑,没有人才的支撑是不可能的。”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王小伟
分享到: 
4.55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