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大众越演越火--杭州越剧院出人出戏出精品的奥秘
发表时间:2011-07-23   来源:光明日报

资料照片:杭州越剧院在浙江温岭农村演出。

  盛夏7月,杭州越剧院排练场上,演员正在挥汗排练。

  “最近每天晚上进杭州社区为居民演出。”院长侯军说,“天热,但群众有需求,我们的演出就不能停。我们的宗旨就是为大众演戏。”

  坚持为大众演戏,秉承“出戏,出新戏,出老百姓喜欢的好戏”这一宗旨,杭州越剧院近年来好戏连台,佳作迭出,出人出戏出精品,该院已成为戏剧界的一面旗帜,这一“杭越现象”已越来越引起中国戏剧界的关注。

  闯市场:为大众演戏

  戏曲不景气,地方戏曲更是走下坡路,这已是不争的事实。但杭越却一直火爆。谈及“杭越现象”,侯军认为最重要的就是:立足百姓,引领观众,争创精品,勇闯市场。

  杭越走过的“为大众演戏”之路并不平坦。上世纪90年代初,杭越深陷困境难以自拔。为挽救该院,当时担任杭州曲艺团主管营销副书记的侯军被调到该院任书记兼副团长。

  侯军曾是武汉空政文工团女高音歌手,转业到杭州市文化局,她到杭州曲艺团主管市场营销后,和曲艺团班子一起把一台以计划生育为题材的曲艺歌舞剧《爆炸》推向全国,连演2000多场,赢得了广泛赞誉。

  但当时的杭越演出少,收入低,演员士气低迷,每年过年都要向文化局要钱才能发奖金。

  侯军上任后困难重重。她决定闯市场,为大众演戏。她请来20多位广东各大剧院的经理“看样订货”,这“样品”是越剧《胭脂河》和《圣塘桥》。

  然而当《圣塘桥》票全部售出,演出前一天,女主演却因故不辞而别,全团人都在看新领导如何处理此事。

  侯军立即决定换戏,改上《胭脂河》。她命舞美等剧务连夜改装《胭脂河》布景,并告诫全团不许透露消息。

  次日晚上,剧场内座无虚席,大幕拉开,观众发现剧目换了,顿时起哄。但戏一开演,越剧迷们马上被演出吸引。演出有惊无险,演出商也纷纷签下了演出合同。

  然而,赴广东演出通知发出,请假条却纷纷飞来。演员们对商演没有信心,担心没人看越剧。

  担心并非没有根据。杭越此前就曾到福建演出,结果演出亏损,回来连买车票的钱都没有,杭州市文化局不得不派人带钱去福建把他们领回来。赴广东会否重蹈覆辙?

  团里召开紧急会议,侯军决定刹一刹不正的团风。临阵逃脱的女主演受到处分。接着,侯军要求全团对广东的演出进行表决。

  广东之行使杭越打了一个翻身仗,20多天演出,盈利20多万元。对这位作风凌厉的新领导,演员们开始刮目相看。此后杭州市越剧院团合一,侯军出任院长兼书记。

  侯军是一个敢说敢干的人,每次闯市场,她都亲自带人打前站,一家家企业一个个单位推销。1997年,杭越参加全国越剧小百花万里行,南京、武汉、重庆、遵义、昆明,行程2万多里,横跨6省13市,因过度劳累,侯军患血崩在途中做了手术,她躺在担架上指挥演出。至此,演员们对她由认可上升到崇敬。

  闯市场、为大众演戏救活了杭越。从此,该院南来北往闯出了一片新天地,社会效益、经济效益获得双丰收。剧院还走向全国,走向世界,先后赴韩国、挪威、美国、法国、加拿大、巴西、日本、印度等十几个国家和地区演出,杭越终于走出困境。

  定坐标:演大众喜欢的好戏

  “要说‘杭越现象’,其实就是出人出戏出精品。”杭越副院长、导演展敏说,“我们的戏‘上得了庙堂,下得了田头’,上可以进顶尖的大剧院,下能深入田间为农民演出,专家称赞,百姓喜欢,既能得国家级大奖,又能受农民欢迎。”

  浙江是越剧大省,上有名声远扬的浙江省小百花越剧团,下则县县有越剧团,还有数百个民间越剧团,“大树底下不长草”,杭州越剧院生存在夹缝中,既无小百花那样的知名度,又不具民间越剧团那样的活力,如何定位?

  “生于民间,死于庙堂”,越剧只有深入民间,扎根民众才能生存发展!杭越提出的目标是:出戏,出新戏,出平民喜欢的好戏;定位是:“小、土、精”的平民化戏路,即小投入,演风土人情,作品立求精益求精。

  正是这种平民视角、精品追求的定位成为杭越成功的一大原因。

  新编民间传奇剧《莲花湖》打响了该院平民化越剧的第一炮。该剧一上演就赢得观众叫好声一片。

1,2
责任编辑:贾五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