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8:当代艺术中的"中国制造"
发表时间:2011-01-03   来源:中国青年报

  杭间,清华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2006年11月~2007年6月美国康奈尔大学艺术与建筑规划学院高级访问学者。2008年至今,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主要论著:《中国工艺美学思想史》、《新具象艺术》、《艺术向度》、《身体的智慧-中国当代油画精神景观》等。

  在近日举办的第四届北京中青年社科理论人才“百人工程”学者论坛上,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杭间教授以“中国当代艺术与文化产业”为题展开演讲。在演讲中他对北京798艺术区发展成长的独特分析引起与会者的关注,为此《思想者》采访了他。

  中国当代艺术肇始于圆明园艺术家村

  《思想者》:您一直关注798艺术区吗?您怎么评价798艺术区现象?

  杭间:我家一直住在朝阳区,现在跟798也就一街之隔,挨得近,那里还有我的同事、朋友,有很多熟人,对798一直比较关注。我觉得,798很像是当代艺术中的“中国制造”。

  《思想者》:您所谓的中国“当代艺术”有特指的含义吗?

  杭间:我说的中国“当代艺术”,基本上不是指时间概念,而是偏重指先锋的前卫的艺术形式。30多年前,正值中国改革开放初期,那个时候,我们国家对各种现当代艺术形态还比较陌生。

  《思想者》:艺术家村呢?比如说798之前比较典型的有……我们知道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一些艺术专业毕业的学生成了京城较早的一拨儿流浪艺术家,他们大都居住在圆明园附近,以此为创作与生活的根据地。

  杭间:的确,最早的典型就是圆明园艺术家村的形成。他们选择圆明园,是因为这一带离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首都著名的高校近,也因为圆明园是一个文化象征,再加上那一带当年还是一个城乡接合部,房屋的租金处在非常低廉的状态。所以,当时以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毕业生为主的艺术家、诗人开始在圆明园住了下来。

  《思想者》:您怎么看圆明园艺术家村?

  杭间:曾经有一部纪录片《流浪北京》就是反映这个时候的状态,当年在圆明园条件是比较艰苦的,但是这里的艺术家有一个重要的特点,基本上以现代主义的理想处理艺术和生活的关系。虽然,当时那些人可能一天基本上就吃几包方便面,但执著于绘画,执著于艺术方面的追求,是圆明园这个阶段比较典型的一个特征。

  《思想者》:20世纪以来具有前卫特色、与传统文艺分道扬镳的各种美术流派和思潮,就是您说的现代主义吧。

  杭间:是的。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欧洲和美国的现代艺术被系统地介绍到中国,催生了中国的当代艺术。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大规模的西方现代艺术的绍介,中国的艺术走过了特殊的从现代主义到后现代状态的过程,有自己特点的当代艺术开始逐渐形成。当然,那个时候,中国的当代艺术还没有被主流意识形态认可。

  1990年代以来,在国际艺术界开始出现有影响的中国当代艺术家,但应该看到他们的价值观有相当大的部分受到西方的影响,而且不少人也有西方艺术资本的支持。在所谓的金融泡沫期间,一些中国的当代艺术作品在国际上已经达到天价,像有的艺术家的作品最高曾经被炒作到500万~1000万美元的价格。其实,有些作品的“先锋性”是可疑的,一些作品简单用了中国“文革”时期的艺术语言,再加上西方的一些符号;通过当代日常生活一些不合理的极端的东西对现实进行反讽,显得表面和简单。

  后来一些艺术家在商业上获得初步成功,艺术家有了较好的创作条件,也因为圆明园的“不合法性”,就逐渐离开了圆明园到了“宋庄”,他们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和美术馆。但宋庄的艺术状态已经跟圆明园的时候有很大的不一样。

  798:从“不认可”到走向文化创意产业

  《思想者》:从您的观察和研究看,798是怎么从当代艺术家村演变为后来的文化创意产业区的呢?

  杭间:在1950年代,北京朝阳区东南角大山子、酒仙桥这样的一些地方,聚集着我们一大批最优秀的电子工业,后来,从20世纪末开始,那里一些因产业结构调整的国有电子企业有不少闲置下来的厂房,受到从学院毕业不久的职业艺术家的青睐。

  由于798的影响逐渐增大,也有一些西方艺术家对它表示出一种兴趣和关注,同时798的文化产业也在慢慢做强做大。此时,“前卫艺术无害论”在政府的某个层面上渐渐有了默契。于是,当文化创意产业越来越成为国家文化发展战略的时候,原来曾经几次要被取消的798终于被认定为文化创意产业区。

  《思想者》:有的人认为798是西方后殖民主义在中国文化中的一个典型结晶,使中国当代艺术的独立精神受到前所未有的退化;他们的理由是,后现代的状态被挪用为一种商业行为的“借口”。您怎么看?

  杭间:据我所知,也有观点认为,萨义德的“东方主义”在非西方中立国家的解读不应该是简单化的,如果单纯地否定后起工业国家走向全球化的过程,把东方和西方高度抽象化,就有坠入民族主义的危险。所以,围绕798在美术界有不同的声音。但是话说回来,类似798这样的情景,其实跟欧美一些国家当代艺术中心的样子和状态是非常接近的。比如,美国纽约曼哈顿的切尔西艺术画廊区的格局跟798的格局其实是非常相似的。

  当然,有一个现象应该承认,在798画廊当中,有60%以上外国文化和商业机构的资本,这是一个客观事实。其中,以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最为典型。

  《思想者》:据说,2003年798艺术区曾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全球最有文化标志性的22个城市艺术中心之一。用老外的话说,“798在日益赢得世界的关注和认可之际,正成为一个充满活力的文化艺术核心地带。”

  杭间:我以为,“798现象”不仅仅是北京的现象,中国的很多地方都有了当代艺术区,不仅北京在798和机场周围、环地铁带的地方有,像杭州、成都、四川、重庆、广东都有。这些艺术区的出现也说明,中国的当代艺术已经逐渐融入国际主流的当代艺术的发展。从他们外在的语言和形态来说正逐渐日益“全球化”。

  798:将走向何方

  《思想者》:798在年轻人的心目中是非常时尚的艺术社区,也被很多人称为“小资”……您觉得应该怎么评价798在中国文化创意产业中的作用和意义呢?

  杭间:大家对中国制造有不同的理解,比如说类似有一些珠三角地区和长三角地区制造业的模式,这些制造业模式是外国资本和中国本土廉价劳动力的生产合作;而798在文化的传递上,也有点像“中国制造”这样的模式。

  但我觉得,只要中国人对自己的文化有足够的自信和反思,我们就可以坦然对待798。另外,从消费的角度看,艺术品需要有资本的支持,要有直接的艺术收藏对象;而通过不断的新的视觉革命和观念革命、拓展表达空间,也为艺术样式的丰富开拓了可能性。当然,798不断登场的艺术家有很多也是通过艺术经纪人用一种“秀”的方式来商业化推出的……但是没有关系。我的判断是:798对中国乃至世界当代文化的丰富都是有积极贡献的。

  《思想者》:您刚才提到反思,是对798作为当代艺术区的走向而言吗?

  杭间:是的,我认为有这样两个问题值得思考:

  一是重新认识以视觉艺术为主体的当代艺术。在中国当代文化建设中有个特殊情况,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在30多年的时间里,从当年诗歌的繁荣一直到20世纪末21世纪初视觉艺术的勃兴,不同时代有不同的文学艺术样式各领风骚。从世界当代艺术发展角度来看,视觉艺术的作用在今天表现得越来越特殊,因为它很综合,是利用很多综合艺术,综合媒介行为,通过综合的方式,能够很直接地切入大众的消费,同时,它还呈现出极其鲜明的思想性探索。这个特殊性,在今天文化建设中的作用是我们应该重新认识的。

  二是798如何成为先锋思想的发动机。我寄希望于798这类艺术区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的中心和先锋思想的发动机。我以为,目前我们将它视为创意产业区的策略,是有局限性的;因为这个创意产业区的商业文化政策会极大地削弱思想的革命性,先锋艺术的本质不会因为合理的服务和优雅的环境而改变。所以,对798的发展前景和定位,我建议应该有更理性的、更长远的考虑。(田心)

责任编辑:梁艳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