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追踪神秘的“敲头幽灵”
发表时间:2012-10-24 来源:解放日报
分享到: 
4.55K

公安人员在“3·18”敲头案案发现场

魏广秀被依法批捕

被缴获的金饰品

  文/刘翔

  1997年早春的上海,本该是春光明媚、花团锦簇的季节。经过了漫长“冬眠”的人们,多么想纵情地投入到令人心旷神怡的大自然怀抱,去感受那春天的温馨。然而,一个专敲妇女头颅的罪恶幽灵,竟会徘徊在上海的东北部,将美好的春光蒙上了一层浓浓阴影。一时间,全市满城风雨,人心惶惶。女性夜里不敢独自走出家门,一些家庭开始为不得不夜归的家人绞尽脑汁地采取种种保护措施,丈夫接送妻子、父亲陪伴女儿的现象,让警方倍感压力。

  血案频发

  这真是一个恐怖的幽灵。

  1997年3月18日晚6时30分许,风雨交加。和丈夫一起借住在杨浦区殷行街道东费家宅某号的26岁菜贩胡女士从集贸市场收摊回家,她撑着雨伞艰难地走到居家附近一空旷工地时,脑后部突遭歹徒袭击,当即不省人事。

  因胡的丈夫在市郊贩菜,周围邻居见胡久不归家即四处寻找,当找至工地时,已是深夜10时45分,发现胡已死亡,立刻拨打 “110”报警。

  3月20日,家住在宝山区淞南新村的41岁施女士跟同事在西藏路某饭店聚餐后回家,约在晚上10点50分行至家门口,发现忘带大楼总门钥匙,就径直走到阳台下,叫丈夫把钥匙从6楼扔下。可丈夫把钥匙扔下后,却迟迟不见妻子上楼,遂下楼察看,却见妻子已惨死在楼旁,身旁溅满鲜血,随身挎包已被劫走。经宝山警方勘查,施是被人从身后突然袭击,采用拳击撞墙等暴力手段致死。

  两起案件在不同的地区、不同的时间发生,但侵害的对象都是单身夜归的妇女。作案者是否同一人?

  此时下结论似乎为时尚早。

  谁知两天之后的3月22日,杨浦警方又接到一名居民报案:称其妻44岁的郑某21日晚9时10分左右,乘坐124路公交车在共青森林公园站下车,步行5至6分钟快到家门口时,背后一条黑影猛然蹿出,用钝器击打其头部,郑当即昏死过去,随身带的包被抢走。经法医验定,郑某的头部损伤主要在后脑头枕部,共有5个创口,并颅骨骨折。

  几乎在同一时间内的22日、 23日,宝山区又连续发生袭击单身妇女的案件,作案手段大体一致。宝山警方迅速将案情通报给杨浦警方。布控的大网已经撒出,在以后的一个星期内 “敲头幽灵”却没有出现。

  然而,从4月1日到4月6日这一段时间内,杨浦区的殷行、宝山区的淞南、海滨地区竟又发生了7起此类案件。至此,共有12名无辜市民遭到暴力袭击,其中两人死亡,数人重伤。

  显然,夜幕下,一个“幽灵”正在杨浦、宝山的接合部游荡,以极为残忍的手段伤及无辜妇女,猖狂地向警方挑战。

  流言四起

  面对这样一个灭绝人性、手段残忍的 “敲头幽灵”,在这短短的十几天中,申城的市民似乎有点谈 “敲”变色了。由于在短时间内,受害者频频被送入案发地唯一的市级医院长海医院救治,于是乎,消息迅速在社会上不胫而走。一时间全市各种猜测纷起,以讹传讹,越传越离谱。由于受害者没有目击到作案工具,先是关于一把钉有铁钉的大榔头被传说得沸沸扬扬;接着是一些市民开始在自己嘴中描绘起案犯的画像:说这是一个骑摩托车作案的犯罪团伙,他们来无影去无踪,准备专门挑100个长发披肩的靓丽女子下手;又有人说歹徒是用木棒把铁钉从脑后打入被害者的脑壳。关于作案人的动机和作案形式传言,竟有几十种不同的版本。

  顿时,全市满城风雨,人心惶惶。女性基本上不敢单独走出家门,一些家庭开始为不得不夜归的家人绞尽脑汁地采取着种种保护措施,丈夫接送妻子、父亲陪伴女儿的现象,成了一大奇观。在个别地区甚至出现了戴着头盔匆匆夜行的市民,不少人家早早闭门关灯,女性则是全部进入 “一级戒备”。在五钢集团工作的王女士尽管只有三站路车程,但上晚班一定得有丈夫充任 “贴身保镖”。不少饭店、娱乐场所更是 “损失巨大”,晚上根本就没有生意,只得关门大吉,大有风声鹤唳、人人自危之势,给上海的社会治安、社会秩序带来了严重的破坏。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李雪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