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明园修复文物全国巡展揭幕 唤醒沉睡的精灵
发表时间:2010-11-15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为纪念圆明园罹劫150周年,11月16日,圆明园修复文物全国巡展首场展览将在《南京条约》签订的静海寺揭幕。展出的150件修复文物是由谁修复的?如何修复的?修复的水平怎样?本文给出了答案。

工作人员在修补瓷器

修补后的瓷碗

 

  圆明园首次修复可移动文物

  “150件修复文物涉及瓷器、铜器、玉器和石刻等种类,这也是圆明园首次修复的可移动文物。”主持修复工作的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科技保护专项基金管理委员会执行主任于洋介绍,基金会在今年3月与圆明园管理处启动了“文物保护,我们携手——圆明园文物修复公益活动”,基金会承担部分受损文物的义务修复工作,截至目前修复已花费上百万元人民币。

  “长期以来,这些珍贵的文物一直躺在仓库里睡觉。对圆明园来说,只修复150件文物远远不够,今后文物修复将成常态工作。”于洋说,这次修复文物中以瓷器数量最多,大部分都有使用过的痕迹,其中不仅有康熙、雍正、乾隆三代帝王使用的精致器具,也有宫女、太监用的普通瓷器。其修复“原料”是来自历年圆明园遗址整修和考古勘探出土的3万多块残破的瓷片,这些碎瓷主要分布在畅春园、长春园等附近。“目前3万多瓷片只用了7000余块,剩余瓷片还将继续完成修复,希望能唤起人们对这段历史的记忆,激发国人自觉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热情和使命感。”于洋介绍说。

  大学生志愿者加入修复

  “要在3万多片碎瓷中配对、重塑出一件件没有原型参照的文物,好比一个庞大杂乱的高级拼图游戏。”于洋介绍,为了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同时扩大修复工作的社会影响,基金会在全国范围内招募高校文博专业的大学生作为志愿者。

  没有考古和文博实际工作经验的大学生能否担当具有很高历史价值的圆明园文物修复工作?对于笔者的疑问,于洋表示,对志愿者有专门的培训,由他们承担的主要是挑选、分类工作,负责从3万多瓷片中挑选出有关联性的瓷片。后期的清洗、整理和拼接成形工作主要由专业修复工作人员完成。“由于时间和专业修复工作人员有限,只能招募大学生志愿者,在专业修复工作人员指导下去完成前期修复工作。”于洋说,挑选出的这些志愿者大部分是来自北京高校相关专业的100多位大学生。

  修复工作挑战耐心

  “修复的进展是艰难的,甚至一个碗就需要两个半月的修复时间。”于洋介绍,康熙青花双龙戏珠碗是修复的一个奇迹,这个碗从3月26日开始修复,到6月16日拼成,历经两个半月,其完整度超过80%。此次成批修复的效果是令人欣慰的,完整度达到50%以上的文物达64件,许多完整度甚至达到70%以上,如康熙青花龙红海水纹盘和康熙釉里红龙缠枝花纹碗等修复完整度都相当高。

  按照有关规定,文物修复不能离开圆明园,因此主要的修复工作就是在一间不足60平方米的小房间内进行的。修复文物除了一些特殊工具外,也有一些常见的工具,如牙签、棉签、小刮刀等。牙签是用来调胶的,用棉签擦拭文物要比毛巾更好,小刮刀则是为了剔除瓷器表面的杂质。一位参加修复的大学生告诉笔者:“修复工作挑战的是耐心,每一个碎口都是唯一的,每拼接一片都要从上千残片中找寻,如大海捞针一般。”许多碎片都来自统一的器型和花色,没有耐心,是不可能完成工作的。

  文物修复要呈现残缺美

  笔者注意到,多数已经修复的文物仍然是残缺不全的,一些修复好的瓷碗上,还可以看到一道道白色的石膏线。“这次修复系展览性修复。”承担修复后期主要工作的北京金鼎方文物修复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孙丽娜介绍,文物修复按照修复的功能和目的不同,可分为商业性修复、考古性修复、展览性修复等种类,使用的材料和修复方法也不尽相同。这次修复采用的是石膏配补法,就是用白石膏来衔接,缺失处“留白”。

  在修复工程的第一步——拼对成功后,究竟该用什么手法修补这些圆明园文物,一度让修复团队犹豫不定。为此,今年6月,圆明园选择了20件价值相对较低的明清民窑破损文物,按照“可逆性”原则,分别采取白石膏配补法、配补处描金法和可识别性恢复原有图案修复法3种方式进行尝试性修复。在7月召开的“首批圆明园修复文物专家评审会”上,国家文物局科技保护专家组组长王丹华指出,虽然描金修补色泽上相对美观,但无法展现圆明园文物的沧桑。此次用白石膏修补的瓷器,石膏颗粒稍大,有些粗糙,不过可以显现出历史的沧桑感。

  专家一致认为,圆明园瓷器文物的修复,应根据圆明园遗址公园的特点保留其遭破坏后的历史信息,对于缺失的部分,在无依据的情况下,不主张进行图案复原。如在修复一件名为“五福捧寿”的青花盘残件时,修复人员曾根据该残件保留的三只蝙蝠图案为参考,绘制出缺损的两只蝙蝠。专家认为,这种修补不符合修复文物的真实性原则。于洋介绍,按照专家建议,第二批、第三批文物修复只采用白石膏配补法。以这种方式修复后,被修补的地方十分刺眼,精美的文物和白色石膏形成鲜明对比,从而突出了残缺感和沧桑感。(姚 敏)

责任编辑:白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