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牵手自闭症儿童 走进星星的世界
2015-05-19 09:56:00
导读:2015年5月17日是第二十五个“全国助残日”。今年“全国助残日”的主题是“关注孤独症儿童,走向美好未来”。
 

  2015年5月17日是第二十五个“全国助残日”。今年“全国助残日”的主题是“关注孤独症儿童,走向美好未来”。

  孤独症,也称自闭症,是一种特殊的精神残疾类别。患有这种病症的孩子,虽然不聋不哑,但很少开口说话,与外界的语言交流几乎为零。但他们的内心敏感而丰富,甚至有的还潜藏着超常的能力,因此也被大家形象地称为“来自星星的孩子”。

  第二次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结果显示,我国0-6岁精神残疾儿童占该年龄段儿童总数的0.11%,约为11.1万人,其中多数由儿童自闭症导致。在太原市杏花岭区特殊教育学校,有这样一批老师,他们也许一生也感受不到桃李满天下的愉悦,但他们无怨无悔,真诚善良地关爱着每一位自闭症孩子。

  特教老师无怨无悔

  “你们看,这是什么?这张又是什么?它们是水果还是蔬菜?”

  ……

  5月12日下午,太原市杏花岭区特殊教育学校的一间教室里,8名自闭症孩子正在家长的陪同下接受集中训练。这节课的训练主题是“认知、归类、总结、表达”能力训练。对孩子们进行训练的是该校特教老师李淑芳。在2个小时的训练时间内,孩子们要说出6幅图片(蔬菜、水果、动物各两幅)中的所有物品的名称,还要进行分类。目的是训练孩子们的表达反应能力,同时完成归类训练。

  如果不是在现场,你也许很难想象,接受训练的孩子中,年龄最小的已经7岁,最大的已经16岁了。而他们的认知,仅接近于三四岁健全的孩子,有的甚至还有暴力倾向。课堂上,有的孩子语言能力弱一些,不会组合句子;有的刻板行为严重,上课注意力难以集中。李淑芳耐心地引导着,重复着,时不时地喊一喊出现刻板动作的孩子,家长也在一旁及时制止,帮助孩子回归课堂。不知不觉中,两个小时悄悄过去,李淑芳对课堂上孩子们的表现还比较满意。

  “有家长陪同,效果要比没有家长陪同好很多,但这样也会导致孩子对家长的依赖越来越强,对他们今后独立能力造成障碍。但是没有家长陪同,孩子们对课堂上的内容接受起来很难,甚至为零。所以作为老师,我也很矛盾,很纠结,现在做梦都在找方法,有一个恰当的方法能帮助他们独立上课。”说到孩子们,李淑芳关切的眼神中流露着无奈。

  李淑芳从事特殊教育工作已经近20年,对特殊教育有着深厚的感情。2011年,针对自闭症儿童的教育,学校开设了课题组,对校内的30余人自闭症学生按年龄分成3组,在每周星期二下午,根据各组的情况进行集中训练干预。李淑芳和另外一名老师承担着其中一个组的训练任务,重点进行注意力的训练,逐渐向综合训练过渡。今年重点训练的是认知、表达、归类能力。

  几年坚持训练下来,孩子们的能力逐渐显现。最开始进行舒尔特方格训练时,有个学生要找全25个数字最快需要2分钟,经过一个学期的训练,现在只需要30秒就可以完成。有的孩子刚开始进行闪图记忆训练时,一张陌生的图需要闪多次才能记住,现在只需要闪一次,就能记得牢牢的。不仅如此,老师们在训练中还发现,有些孩子有着超人的能力,有个孩子能记住全世界每个国家的国旗,甚至连一些不知名的小国家的国旗、首都都能区分得一清二楚;有个孩子能把世界各国生产的各款汽车的标志熟记于心;有的孩子的英语特别好,可以用英语背诵《满江红》;有个孩子背诵《弟子规》、《论语》,比健全孩子还记得好……

  后续教育由谁来承担

  九年的义务教育,对自闭症儿童来说,是短暂的,是快乐的,也是收获满满的。每届毕业生离开学校的那一刻,孩子们对学校是那样的恋恋不舍,而老师们也是欣慰和担忧同在。

  “当9年的义务教育结束后,如果家庭中没有把学校的教育在家庭中进行延伸,往往只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孩子们在学校的教育成果就会一落千丈。”说到孩子们离开学校的后续教育,太原市杏花岭区特殊教育学校书记惠丰满是痛心和惋惜。

  而目前,家长和社会对自闭症孩子的了解程度不高,对这个群体接纳和包容度也显得很欠缺,这也是老师们担心的。惠丰讲述了一个前不久刚发生的事情,事情的整个过程让他们哭笑不得。“今年4月,太原市第四届少儿国学经典诵读活动在太原市少年宫举行。我们学校也派出学生参加了比赛。《弟子规》《论语》……孩子们的出色表现,出乎家长和评委们的预料。表演结束,我们和及家长带着孩子们准备离开时,有一个孩子想留下来看看其他人的表演。因为他平时的行为很好,能独自回家,而且身上还带着定位仪,家长很放心地就留下他去办事了。我们也就放心地带着其他孩子离开了。没想到,我刚回到家,就接到少年宫的一位负责人打来的电话,语气焦急地要求我赶紧去一趟少年宫。到了那儿,我一看,五六个人围着我们的孩子左拦又挡。原来是比赛结束了,我们的孩子想走,但工作人员不让走,孩子又急又生气,脸涨得通红。我用我们的沟通方法和孩子们说通后,孩子高高兴兴地走了,少年宫的那位负责人和工作人员也松了口气”

  一片好心,竟因为不了解自闭症孩子,不会与他沟通,造成了误会。了解自闭症,关心自闭症孩子的未来,已日益成为人们生活中需要掌握的内容。因为自闭症孩子就在我们的身边。“我认为,特殊教育需要延伸,需要全社会无私的奉献。家长需要努力掌握专业教育能力,社区也应该担负起后续教育的重担,为孩子们提供一个类似学校的环境,如“阳光家园”等,继续挖掘他们的潜力,帮助他们通过自身的特长实现就业,让自闭症孩子能够独立生活,甚至为这个社会创造财富和奇迹。”惠丰说。(三晋都市报 记者 文秀为)

来源:山西文明网责编:刘 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