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社区志愿者与居民自治:家和大院的“政委”和“院长”
2017-06-23 09:26:00
 

  今天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有两位——一位是许敏杰,今年65岁,是沈阳市沈河区新北站街道山东堡社区家和大院的“政委”;一位叫段文刚,今年54岁,是家和大院的“院长”。

  说起山东堡社区的家和大院,附近居民都知道,其实它原来不叫这个名字。

  以前,它和沈城许许多多的老旧小区一样,以门牌号命名——“言论小区176号大院”,是一个门不严、灯不亮、又脏又乱老旧弃管小区。短短两年时光,在居民许敏杰、段文刚等志愿者的引领、带动下,大院居民们演绎出了一个个生动感人的幸福故事。今天,咱们就唠唠家和大院“院长”和“政委”的事儿。

  “政委”许敏杰(右一)和“院长”段文刚(右三)(图片来源:沈阳日报) 

  “政委”老许上岗

  许敏杰1997年前后搬进言论小区176号大院。

  作为一个老旧小区,176号居民大院的路面坑洼不平,排水井盖塌陷,夏天垃圾堆积恶臭难闻。“那时大门敞着,啥人都能随意进出楼院,大家伙一点儿安全感都没有。”雪上加霜的是,小区又被弃管了。“看着这样的家,我和居民们一样,心里难受啊!”许敏杰说。

  两年前转机来了,沈阳市沈河区实施了楼道清洁革命。在新北站街道、山东堡社区干部的组织和指导发动下,原本就是社区志愿者、且已经退休在家的许敏杰坐不住了:“咱自己的家,不能再这么脏、这么乱了!咱自己必须管起来!”

  因为许敏杰心里装着大家伙,遇事考虑周全、细致,成为了居民们主心骨,大家伙亲切叫他“大院政委”。他也从那时起,决心带领居民自己管理小区,把弃管小区变成居民自治小区。

  居民自治自管,自己的事就得自己出主意、想办法、自己掏腰包,建设自己的幸福美丽家园。

  大院居民你一嘴我一言,大家意见趋于一致——大院改造势在必行,首要问题是安全,得把小区的门和单元的门关严实,让小区变得更安全!对,装安全门!大院全部10个单元都要安装带对讲系统的单元门,出入的大门安装上车辆道闸,不能再像以往那样随意进出了。可安新门可不是一笔小费用,每家每户都得贡献力量。

  小区改造,居民们是支持的,可真要让各家各户拿钱,有的人就不干了:“为啥要我们自掏腰包啊?”“政府不给钱吗?”“齐啥钱啊?二十年都这么挺着过了,继续凑合过吧!”

  为了大家能有一个安全、舒适的家,改造计划不能搁浅!万事开头难,许敏杰和社区业主委员会的成员们,通过入户、电话联系、张贴公示、上门拜访等多种方式,终于征得了所有居民的理解和同意。不到20天,137户居民全部交了安装新大门和单元门的费用。

  此后,在区、街、社区、城管局等相关部门和所有居民的支持下,大院相继完成了车杆、监控以及路面、边石、防水坡的改造、23个排水井进行翻建等工作。那会是许敏杰这个大院“政委”最忙的时候。他和许多志愿者、热心居民和业委会成员一起,每天都在现场帮助协调用水、用电,监督施工质量。有时,大家还参与劳动,经常是晚上九十点工程队的车离开后,他才上楼回家吃饭。赶上大院压路面的时候,为了防止车辆随意出入把路面破坏,许敏杰甚至连续好几个晚上不眠不休,替大家伙把大门,不放一辆车进出。

  这期间,赶上一次社区党员开会,从不请假的许敏杰对社区书记段国会说:“书记,我回趟辽阳。”段书记知道,许敏杰的老父亲一直住在辽阳老家,已经80多岁了。“是老许的老父亲身体不好?”段书记心里合计了一下,可看老许啥也没说,书记也就没在细问。过了几天,大家伙又在院子里看到了老许忙碌的身影。可老许的好“搭档”段文刚悄悄告诉段国会:“老许的父亲去世啦!他怕大家伙知道,料理了后事当天就返回了沈阳。”

  “大院的环境好了,咱管理也得跟上!”在今年的共同缔造行动中,许敏杰号召大院居民在小区建设中各尽其力:懂技术的,琢磨大院咋改造;不懂的,就参与简单的清洁和卫生。现在,大院居民们自发组织了一个20余人组成志愿服务队,这其中还有好多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只要有需要,许敏杰召唤一声,队员们随叫随到。

  如今的176号院面貌一新,居民们的幸福溢满面容。大家伙经常聚在一起整个百家宴啥的。对了,居民还一起为大院起了新名字——“家和大院”。

  “老许好样的,真该给他发个奖状啥的!”居民们这样说。

社区内的便民服务一角(图片来源:沈阳日报)

  “院长”老段热心

  说到这儿,故事的另一个主人公老段该出场了。

  老段大名叫段文刚,他正是家和大院的另一位带头人,居民们称他为大院的“院长”。

  段文刚今年54岁,他下岗好多年,原来只是一名社区保洁员。老段的妻子身患重病,常年需要他照顾;家中还有80多岁的老岳父。但生活的艰辛没有打磨掉老段顽强的意志和待人的热情。

  作为大院保洁员,他在干好分内事的同时,心还想着大院。这还不算,生活中的老段更是个热心肠儿,大院的邻居们谁家需要修修补补啥的,只要找到他或是喊一声“段大哥”,他立即就会赶过去帮把手。

  “老段为人正直,还爱帮助别人!”“我把家门钥匙都放老段手里一套,就怕万一哪天忘了进不去屋。”“楼上楼下住着,有东西不好拿的,放老段那儿让他保管,放一百个心!”提起老段的事儿,居民们有说不完的话。“老段就是闲不住的人,天天都能看到他在院子里忙乎,我这心里可踏实了!”居民李柱石的话朴实而真挚。就是这样的老段,在大院改名以后被大家选为“院长”。

  成为“院儿长”以后,老段更闲不下来了。不久前,他琢磨着,大院里上年纪和身体残疾的居民上下楼太不方便,自己偷偷跑到废旧市场,淘了好些旧料回来,和几名大院志愿者一起,给居民楼的外楼梯安装了扶手。可焊接铁制的楼梯扶手毕竟是个技术活儿,自学成材的老段为这还把脚烫伤了。看着焊好的楼梯扶手,老段哪还顾得上疼。

  此前,老段靠他出租车库微薄的收入补贴家用。在大院实施环境整治的关键时候,老段的车库影响到了大院的整体环境。“一方面,我自己得给大家带个好头;可另一方面,这点小钱对别人来说可能不算啥,可我家的经济条件实在不好。”咋办呢?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老段放弃了“在车库里再安装隔断对外出租”的想法,把车库里的杂物进行了彻底清理,拆除了隔断。这样一来,他家的收入减少了,但大院的环境却更整洁了。

  “摊大煎饼,卖黄土,打煤坯,住偏厦,科级干部只俩仨”。记者采访时,不止一位大院居民说起这段“顺口溜”,它道出了家和大院所在的山东堡社区真实的过往。一个老旧居民院落,原来居民们恨不得早点把旧房卖了换新房,搬出去住;现在,外面好多人反倒愿意到这儿租房子、买房子!

  “社区怎么建,老百姓说了算;社区怎么管,老百姓自己定。”山东堡社区书记段国会说,越来越多的大院居民达成共识,愿意为大院建设出力,愿意把自家的房前屋后事管起来。

  都说远亲不如近邻。大院有车族最近还成立了“爱心车队”,只要居民有需求,“爱心车队”就义务出车,提供送老人就诊、接行动不便的病号回家等志愿服务。

  在“院长”和“政委”的带领下,目前,拢共400多人的家和大院参与建设和义务奉献的居民达200余人。(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 张晶 特约记者 刘蓉/文、李浩/摄)

来源:沈阳文明网    责任编辑:刘 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