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最美家庭:沈阳市金连佐一家四代27人与沈飞结缘
2017-06-14 09:32:00
 

  到沈飞航空博览园参观,很多人都会在展馆内的一张家庭合影前驻足。这张标注金连佐一家三代23人在沈飞工作的照片,从2001年6月博览园建成之日就挂在这里,当时全家三代在沈飞累计工龄达485年。16年后,这个家庭的第四代也进入沈飞工作,全家在沈飞工作的总人数达到27人,累计工龄超过700年。今年5月,在全国妇联举办的评比活动中,这个与沈飞结缘的家庭获得“全国最美家庭”荣誉称号。

  68年前,当时36岁的金连佐被女儿介绍到沈阳一家维修飞机的工厂工作,从此与沈飞结缘。

  这样一个现在看起来颇有些戏剧性的开始,在68年后变成了一段传奇。这家维修飞机的企业就是被称为“中国歼击机摇篮”的沈阳飞机工业集团,而金连佐和他的儿孙们共四代27人先后在这里工作。

  近日,记者与金家第三代代表金波相约,一起梳理这个传奇家庭的沈飞情缘。

  尚未见面,金波就展示了这个家庭的严谨态度。约定6月9日8时20分在沈飞附近的一个住宅小区见面,结果一分不差,就在8时20分,金波在约定地点发来短信,详细告诉了她所在位置和所穿衣裤的颜色。

  进入金波家,第二代代表——金波的四伯父金宝林再次证明了这一点。十几年前的事,甚至是几十年前的事,他说出来时还会精确到具体哪一天,而在谈到工作细节时,已经退休8年的他,仍然没有忘记自己的责任,每次涉及机型他都会以“某重点机型”来代替。

  金宝林(中)、金波(左二)正和家人在看老照片,回忆美好时光。(辽宁日报记者 万重 摄)

   

1949年就进入沈飞工作的金连佐老人。(辽宁日报记者 万重 翻拍)

  进厂:各不相同的结缘之路

  在这个荣誉家庭中,1913年出生的金连佐是第一代沈飞人,但他却不是这个家里第一个在沈飞工作的职工。1949年,金连佐的大女儿金秀菊率先进入沈飞的前身鲁班部队,随后她把父亲也带到这个当时只负责修理飞机的工厂里。作为沈飞的创业者,父女二人随后都成为厂里的骨干力量。

  也是在那一年,金连佐一家搬到沈飞所在的三台子地区居住,家中第六个孩子金宝林也在那年出生。

  让金宝林对沈飞产生兴趣是因为父亲金连佐的一次得奖。当时,金宝林还在读中学,突然有一天父亲抱着一大堆奖品回来了,不仅有极为罕见的“三五”牌座钟,还有《敌后武工队》《林海雪原》两本小说。一问才知道,原来当时在总装车间做配备工的父亲,解决了歼-6飞机的油泵漏油问题,这些奖品是对他个人的奖励。

  此后,金宝林偶尔会把《敌后武工队》《林海雪原》两本小说带到学校去炫耀,并暗下决心也要像父亲那样去造飞机,像二姐、二哥那样进沈飞工作。

  1967年,18岁的金宝林正在离家不远的体育场打球,突然有人说起了沈飞招工的事。问清楚之后,金宝林第二天就从家里找出户口簿,到厂里报了名。报名之后,金宝林又到体育场打球,结果却把户口簿弄丢了。巧合的是,捡到户口簿的人刚好与父亲金连佐在一个车间上班。

  几天后,金连佐回到家,问谁拿了家里的户口簿,这才得知金宝林要到沈飞上班。几天后,招工名单公布,金宝林正式进入沈飞工作。

  金宝林说:“我们家人跟沈飞特别有缘,尤其是我三哥。当时他已经在沈飞技校读书,结果非要去当兵,到了部队还是没离开飞机,当的是海军航空兵。1970年退伍后回到沈阳,结果又被分到了沈飞。还有我二哥,不仅两口子当年都在沈飞工作,现在连孙女都已经在沈飞上班了。”

  相比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学毕业就可以报名进沈飞上班,近些年,沈飞招工的门槛越来越高,要求也越来越具体。2005年,94岁的金连佐老人离世,这一年作为金家第三代代表的金波刚好进厂,当时她手里拿的是沈飞工学院的大专文凭。而作为金家第四代代表,金丽娜初中毕业时以高分考入为沈飞对口培养人才的沈阳航空职业技术学院。在学校里各科成绩都是第一名的她,毕业后顺利进入沈飞工作,而在她毕业那一年,全班只有三名女生被沈飞录用。

  成家:不断壮大的“沈飞家族”

  金连佐共有2个女儿、6个儿子,8个孩子中有5个在沈飞工作,而这5个孩子组成家庭时,也都没离开沈飞这个大院。大女儿金秀菊和丈夫都在沈飞工作,1959年两人同时被调往西飞工作。二女儿金秀兰和爱人王辉同样也都是沈飞职工。

  金宝林说:“我们小时候,三台子地区还不是市区,连公共汽车都不通,住的大多是沈飞家属。那时我们进入沈飞工作是很正常的事,找一个沈飞人成家也很自然。”

  金宝林的爱人杨云霞也是沈飞职工,“她在前机身装配厂工作,她们装配完,下一道工序就到了我父亲那里。从总装厂装配完,飞机就可以上跑道了。”金宝林告诉记者。

  1968年,金宝林进入沈飞热处理厂工作后的第二年,认识了一名刚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的大学生,在同一班组工作一年后,这名大学生结束基层实习回到技术岗位,再后来就成了厂里的领导。金宝林说:“退休之后有一天我俩遇见了,他说他儿子司毅正在跟我侄女金波谈恋爱。结果我一问我家老六真有这回事。司毅那孩子我是从小看着长大的,他父亲的为人我也了解,那一家人都没说的。”

  其实金宝林2009年才退休,他退休时司毅和金波都已是他的同事,只是他不知道两个人在谈恋爱。司毅说:“2002年,‘心连心’ 艺术团到厂里慰问演出,专门请来金家20多口人观看并现场采访,几天后还上了央视‘焦点访谈’栏目,当时我觉得跟金宝林做同事还挺幸运呢。金波进厂后,我很快就知道了她与金宝林的关系。”

  金波成长在一个与沈飞结缘的家庭,司毅的父母也都是沈飞的退休职工。金波、司毅两人的孩子现在也在沈飞实验小学读书,他们工作和生活的点点滴滴都与沈飞有关。

  进沈飞工作,与沈飞人恋爱成家,在这个不断壮大的“沈飞家族”,四代先后有27人成为沈飞的正式职工,而这还不是在沈飞工作的金家人的全部。金家人中,有人以劳务派遣的方式在沈飞工作,有人在沈飞附属学校当老师,还有很多人在为沈飞做配套的企业工作,而这些人都没有被计算到27人名单中。

  有人曾跟金宝林开玩笑:“你家在沈飞工作的人太多了,干车工的,干数控的,干热处理的,干装配的,你家人自己都能造飞机了。”金宝林听后总是笑笑说:“哪有那么简单的飞机?我在厂里干了一辈子,都不知道飞机一共有多少零件。”

  传承:责任在肩确保无差错

  作为沈飞第一代创业者,金连佐在上世纪50年代就成为厂里为数不多的八级工。车间里不管遇到什么技术难题,到了他那里,大多会迎刃而解。

  八级工是那个年代工人的最高职称,相当于现在的高级技师,但人数很少,有的工厂别说八级工,甚至连七级工都没有一个。金宝林清楚地记得他与八级工在工资上的巨大差距:“我评上二级工时,每个月能拿到42元工资,我父亲是八级工,他的工资是113.4元,差不多是我的3倍。那时候,交8元钱就可以在食堂吃一个月,我父亲当时的工资能养我们一大家子人。”

  作为“镇厂之宝”,金连佐参与了我国第一代战斗机——歼-5的装配,并亲手解决了歼-6系列战斗机的油泵漏油问题。但是身为技术专家的金连佐,很少对儿女们的工作提出具体要求。金宝林记得父亲最爱说的就两句话,一句是“公家的东西不能动”,另一句是“干活时不能胡来”。

  这两句话虽然不能让儿女们的技术有什么突破,但是却可以督促他们在工作中不出错。沈飞的管理极其严格,但金家的儿女们从来没出过什么乱子。

  金宝林只读了中学,在那个特殊的历史时期,甚至连毕业证都没拿到。沈飞招工报名时,他专门找到自己的班主任开了证明才算过关。但是在工作中,金宝林却极有悟性,临近退休时,车间全部更换成自动化设备,他一样可以熟练操作。对此,金宝林特别感谢自己的母亲:“我母亲一个大字都不识,甚至连名字都没有,我们家搬到三台子时需要上户口,当时是我大姐给我妈起的名字。但是我妈心特别细,只要是她的事,全都记得一清二楚。”金宝林还特别说了买豆腐的事,“那个年代买什么都凭票,粮票、布票、油票、肉票、豆腐票,别看我母亲不识字,但她把票上的图案记得清清楚楚,买什么东西扯什么票,她从来没错过。”

  严谨的父亲,细心的母亲,给了金家儿女严谨的生活态度,也让他们在工作中牢记肩上的责任。已经退休8年的金宝林说:“我最喜欢看的就是军事节目,一看到战斗机就兴奋,然后就会想到沈飞,想到曾经工作42年的生产车间。其实我就是一名普通工人,平平凡凡地干了一辈子,我最骄傲的事就是这么多年从来没出过任何差错。”

  2002年5月,中央电视台“心连心”艺术团到沈飞慰问演出,金连佐一家被安排到场地中间观看,并接受了朱军的现场采访。当时陪伴在父母身边的金宝林已经53岁,也是在那时,他发觉自己和那些战斗机的距离是那么近,关系是那么亲密。

  补记:默默奉献

  最近有一个特别火的视频,让无数中华儿女看得泪流满面。

  视频是清华大学上海校友会艺术团参加 《出彩中国人》节目,结果这些平均年龄72.3岁的学霸们,以一曲《我爱你中国》引爆现场,主持人撒贝宁眼含热泪,评委蔡国庆泣不成声。

  在这个合唱团中有一位把青春献给大漠戈壁的将军,他叫张利兴。1965年从清华大学毕业后,他就与夫人一起到新疆沙漠深处的核试验基地工作,直到去年才返回上海。他说的一句话代表了很多在那个时代默默奉献的无名英雄:“我们干的是惊天动地的事,做的是隐姓埋名的人。”

  在沈飞这个被称为“中国歼击机摇篮”的荣誉企业中,金连佐一家就代表了那些默默奉献的普通工人。

  作为金家的第二代,金宝林1967年进厂,2009年 退休,在沈飞热处理厂一个车间里干了42年。他每天都要面对除了起落架之外根本叫不出名字的零件,但每一次他都小心翼翼。他说从进厂第一天开始,他就知道这些零件都是往飞机上安的,哪一个都不能出错。每天走进车间时他都会提醒自己,不能出任何差错。他就这样默默无闻地干了一辈子,最骄傲的事也仅仅是这么多年从来没出过任何差错。

  在沈飞,有很多这样的普通工人在一个车间里干了一辈子,甚至不知道自己加工的零件往飞机的哪个部位安装,只是飞机在跑道上试飞时会一起担心,试飞成功后会一起欢呼。

  金宝林说直到53岁的一天,才发觉自己和那些飞机的距离是那么近,关系是那么亲密。那是2002年5月20日,中央电视台“心连心”艺术团到沈飞慰问演出,金连佐一家被专门安排到了场地中间。金宝林说,至今他还记得电视节目播出的那个晚上,几十个祝贺电话打到家里来。他说那天他特别兴奋,也感到特别幸运,因为在沈飞有太多像他这样的普通工人,有太多像他家这样的普通家庭。

  坐在金家的客厅里,第三代沈飞人金波手捧着不同年代的全家福,一一介绍已经离厂的第一代、第二代金家人,再一一讲述合影中的小女孩如何走进沈飞,成为金家第三代、第四代的沈飞人。在她的讲述中,每个人都是那么普通,但每个人都与腾空而起的飞机有关。(辽宁日报记者 李波)

来源:沈阳文明网    责任编辑:刘 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