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魏县:农村红白事刮起“节俭风”
2017-01-12 10:56:00
 

  魏县推动移风易俗引领文明乡风工作纪实

  日前,邯郸市魏县德政镇后西营村刘富景在村红白理事会的帮助下,为母亲办理了十周年祭日,仅花了不足一万块钱,比以往省了两万多,既“风光体面”,又节省了家庭开销。“以前家里办个事儿,都是打肿脸充胖子。现在真好,村干部是村里的红白理事会成员,有个事他们都帮着办,办事儿省钱顺当,还不丢面子。”刘富景感触很深。

  近年来,魏县在全县开展了以“树立文明乡风、减轻农民负担”为主要内容的农村红白事大操大办治理工作,通过采取积极有效的措施,深入推动移风易俗,引领文明乡风,在全县逐步形成了“婚丧从简、厚养薄葬”的文明新风尚。

  制定上限,不搞“一刀切”

  随着农村经济社会的发展,农民群众的生活水平和生活条件不断提高,在红白事操办方面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有的地方喜事越办越阔、丧事越办越大,讲排场、比阔气、盲目跟风互相攀比,造成有的群众举债办事、因事返贫。

  为此,从2014年9月份开始,该县在全县561个村(居委会)开展了红白事大操大办治理工作,将红白事大操大办治理工作列入年终精神文明建设创建考核的重要内容,对乡村领导实行问责制,明确规定乡镇(街道党工委)书记是第一责任人,宣传委员是直接责任人,要求党员干部带头执行红白事新办、简办。

  治理农村红白事,不能硬着来,要用一套好的机制,逐步改变群众固有的风俗理念,引领其崇尚和自觉接受文明简朴的新风俗。为此,该县建立了县、乡、村三级网络格局,专门成立农村红白事治理办公室,指导引领全县治理工作。按照小村1个、大村2至3个的原则,在全县所有农村(居委会)成立了红白理事会,成员由村内德高望重的家族长、老党员、群众代表和村干部组成,成员名单在村内显著位置张榜公布,群众认可同意后,上报县级民政部门备案。

  在办理席用烟、用酒和饭菜标准上,该县不搞“一刀切”,县里只拿出指导标准,由乡村在不突破指导标准上限的前提下,以“乡规民约、村规民约”的形式制定各村办理标准。在村红白理事会的直接参与管理下,帮助村民办理红白事。

  为浓厚工作氛围,让农村红白事大操大办治理家喻户晓,该县印发了《禁止红白事大操大办,实行婚丧事新办简办》倡议书,各乡镇(街道办)印发了公告,各村红白理事会充分利用村内喇叭广播、黑板报、明白纸和标语等宣传阵地,多形式广泛开展宣传。

  同时,在县电视台、《新魏州》报等县内媒体开设《革除婚丧陋习,树立文明新风》专栏,利用新闻、评论、专题等多种形式,对治理红白事大操大办工作进行深入宣传报道。并利用新闻媒体的引导教育作用,抓好正反两方面典型,对厉行节俭、红事新办、白事简办的正面典型,进行大力宣传报道,弘扬新风正气;对大操大办、铺张浪费的反面典型,公开进行媒体曝光,进行警示教育,在全县营造了浓厚的舆论氛围。

  自主监理,不下“硬命令”

  “章法,先给你道喜啦,这是咱村的红事办理明白卡,你先看看,有啥想不通的地方,你尽管对我说。”说着,德政镇后西营村支书、村红白理事会会长刘贵山把一张粉红色的明白纸递给了村民刘章法。

  原来,刘章法的儿子即将结婚,刘贵山和村红白理事会的几名成员,来到他的家里,为其送来了红事办理告知书。告知书上写着,办事之前向村红白理事会报告,并按照村里制定的红事办理标准严格执行。

  刘章法看完明白纸后,笑眯眯的说:“这办事铺张浪费陋习就应该好好管管了,恁为俺操办事,俺是一百个放心满意。”

  在村红白理事会的监督和管理下,刘章法按照村里的办理标准圆满完成了婚事操办。

  刘贵山介绍说,刚开始启动时,群众意见不统一,就召集村干部、全村党员和群众代表召开了座谈会,成立了村红白理事会,对红白事实行简办,并规定办事标准。办事桌数最高不超过15桌,烟降到了10元,酒降到了20多元,菜金一桌最高标准120元,一个事下来只需七八千元左右。村里还规定添孩子不办十二天,白事不办一周年、三周年,帮忙人员忙完事,一律回自己家吃饭。

  村民按照制定的标准简办红白事,村红白理事会成员事前、事中、事后全程参与服务,做到了事前确定标准,事中掌握规模,事后确保效果。同时,村“两委”干部在及时掌握村民红白事办理情况的基础上,发现大操大办苗头性倾向,及时劝止,进行正确引导。

  该县双井镇南街村的张亚蒲是90后大学生,“张小生包子铺”创始人,已创建了100多家连锁分店,月营业额突破300万元。他和妻子范艳丽结婚时,在村红白理事会的帮助下,带头儿举办了一场“环保婚礼”,让周边村的群众羡慕不已。结婚当天,妻子不仅将一万元彩礼钱原封不动带了回来,娘家还陪送了冰箱、彩电等随亲嫁妆。他们还对每一位前来道喜的亲戚朋友,发给一张2元彩票,当天共发出500张彩票。婚礼上,不仅用彩票代替了烟酒,扎花车用电动车代替了小轿车,还用一碗碗独具魏县特色的大锅菜代替了排场的宴席。“这样的形式挺好,省下的钱还可以发展我们的包子生意。”说起当时的情形,范艳丽满脸的幸福样儿。

  而在以前,周边村小伙儿娶媳妇置办酒席,包括烟酒,平均标准在700元左右,还得在事前向女方家送数额较高的彩礼钱。张亚蒲、范艳丽小两口的婚事在周边村反响很大,很受大家推崇。

  如何降低彩礼标准,让农村小伙儿娶得起媳妇,过得上幸福生活?魏县在治理农村红白事大操大办的过程中,将乡村“红娘”纳入到村红白理事会成员中,严格控制村内结婚青年的结婚彩礼标准,并在村显要位置设置“光荣榜”“曝光台”,“光荣榜”表扬红事儿简办典型,“曝光台”通报超标准办红事儿典型,“天价彩礼”现象得到有效遏制。

  该县文明办主任刘文贤说:“为使移风易俗工作真正落到实处、抓出实效,县里定期召开各乡镇(街道办)宣传委员例会,认真总结分析工作情况,乡村之间相互学习交流经验,推动移风易俗工作深入持久开展,切实减轻群众家庭负担,培树形成文明乡风。”(河北新闻网 通讯员 张佩 郭海民 王强霞)

来源:邯郸文明网    责任编辑:邯文宣